梦浮巴黎  第十七章 你和我(1)

章节字数:2615  更新时间:10-04-30 22:5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你的心情是不定的天空

    我仰起头怎么也看不透

    晴天就是你露出笑容

    阴天就把我关在雨中

    寒冷的冬天还要过多久

    春天是对岸的海市蜃楼

    爱情像落叶一片一片

    可惜它被风越吹越远

    我期待你闪躲我深埋你诱惑

    拥抱以后却不能感觉一丝温柔

    你放纵我宽容你矜持我等候

    就算全世界当我是你害怕寂寞的步骤

    爱如何回到最初的简单

    风带来你的问候他说你是真的爱过

    ——《你和我》BY张杰

    葡萄酒庄在国外,尤其是欧美,一直是传统的旅游胜地,尤其是到了丰收的季节,满载的葡萄,大家就会聚在一起庆祝。安澜最喜欢其中的踩葡萄的环节,可以肆无忌惮的盛满葡萄的盆子里踩踏,一不小心,溅起了葡萄汁点缀在裤腿上,仍旧是没心没肺的快乐。

    “你就别想了,我今天是不会让你去玩踩葡萄的。”

    好专制的语气啊,敢对安澜这么说,除了陆烬衍,自然是别无他人。

    一早坐着车来了Pomerol的酒庄,安澜的心情在某人说一大堆不许之前都是相当好的,尤其是看到酒庄里一堆人在踩葡萄的时候,更是脚痒难耐,可是这一切都在陆烬衍不解风情的禁令之后,瞬时化为乌有。一双幽幽的大眼睛看向在场唯一的救命,陆安泽身上,企图博取一些师徒之爱,只换得了人家无可奈何的一眼。

    “安澜,但凡是烬衍下定心意要做的,连我也是劝不动的,倒不如你放宽心,四处看看。”

    额……人家还没求呢,唯一的救星就已经撤退了。

    “……老师,你真的不帮我?”哀怨,幽怨,怨到深处无绝期。

    看到安澜这样的表情,陆安泽怕是忍不住就要不善良的笑出声了,不过心知如果真的笑出声了,怕是安澜更要惆怅了,赶紧找了个借口就要离开,“这话你还是对烬衍说比较有效。老师很久没有和老朋友叙旧了,先过去了,你们俩在这好好玩。”

    说完,也不待安澜再说些什么,就径直走开了,看得安澜是一阵的目瞪,回过头,一副你很惹人嫌的语气,对着陆烬衍说道:“天啊,连老师也被你吓跑了。”

    反正也不是第一次被安澜亏了,陆烬衍倒是应付得相当得心应手,“你确定是被我吓跑的吗?”

    “当然是你,一副面目可憎的模样,尽只会说些让人讨厌的话。”

    一般人顶多只是睁眼说瞎话,而安澜说的时候,分明是闭着眼的,要不然怎么就能如此轻易无视了身旁一堆热情的姑娘们投来的爱慕的目光呢。当然,这些目光都是属于陆烬衍的。

    可是显然那个被人污蔑的人并没有表现多少生气的举动,反而还是对着安澜一如既往的温柔笑着,不知道羡煞了多少的少女心。

    MR。EM的酒庄有一个很美的名字,漫云山庄,一瞬间,仿佛置身在一片白云世界里,夹杂着深深浅浅的紫色,蜿蜒的蔓藤纠结缠绕,周围都是葡萄味四溢的酒香。

    这是一个多么美妙的世界啊。

    抛下陆烬衍,安澜躲到一边,一口饮尽杯中的甘醇,仿佛全身都在一瞬间舒展开来。是谁说过,对于男人而言,葡萄酒就好比是女人诱人的胴体,而于女人而言,它便是滋养的血液。从这点上说,遇见葡萄酒的安澜是一个小酒鬼,带着一点雅致和轻佻,调皮与诱惑,勾画着酒杯,似含苞待放的郁金香。

    “猜猜看,这杯是什么?”

    看着陆烬衍递过的红酒,隔着眼镜片后流过的光彩,安澜摆着脸色,但到底伸手不打笑脸人,还是接了过来。漫不经心摇晃了两下,嗅着鼻下清淡柔和的果香,点了点头,从容饮下。仿佛是在破铜烂铁堆里发现了黄金一般,小脸袋顿时阳光灿烂的,就只差没燃烧了。

    安澜大喜,“oh,myGod!PinotNoir!你哪里弄来的啊?”

    PinotNoir,别名黑品诺,是一种非常难种植又难酿造的葡萄品种,在加州的酒厂,被称之为令人头疼的葡萄。这种娇弱的贵族葡萄品种,最好的种植区在勃根地,在那里它有最佳的表现,同时,来自勃根地的红酒可能是世界上最奢侈昂贵的酒了。它香气十足,年轻时有丰富的水果香(也有人戏谑称之为马尿味道)及草莓、樱桃等浆果味,陈年成熟后,富有变化,带有香料及动物、皮革香味而且成熟老化,有着回甜、非常讨好的味道。

    “看来,你对葡萄酒了解的不少啊。”陆烬衍也顺着酒杯喝了一口,暗喜自己投其所好,“那么,这杯黑品诺是否能弥补你刚才的遗憾呢?”

    陆烬衍这一声服软服得相当妥帖,至少平了不少之前她的怒气。但得了一分便宜自然是要卖一分乖的,安澜仍旧强绷着俏脸,肃颜道:“只是这一杯吗?那你的诚意未免也太浅薄了吧。”

    “呵,当然不止。我手里正巧有一瓶,若是你肯收下,我当然是感激不尽。”

    估计连陆安泽都未曾见识过自家儿子伏小作低的模样,也只有安澜这样的小心眼才能吃得住。可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是愿打,一个愿挨,谁又能说谁的错呢。

    “看在你这么有诚意的份上,我不收下岂不是太没礼貌了吗。”典型的小人得志,得了便宜卖乖,“那好,本小姐大人有大量,暂且就原谅你了。”

    “好,谢谢美丽的安澜小姐给我这个荣幸。”夸张地做了一个绅士礼,陆烬衍觉得自己可以写一本书了,书名叫驯悍记。

    安澜灿然一笑,低垂的眼睑一不小心遮住了眸中的狡黠,“烬衍,闭上眼睛。”

    “怎么了?”

    “闭上眼我就送你一份惊喜。”安澜一脸的神秘兮兮。

    “怕是惊吓吧。”陆烬衍不客气吐槽,却也不想再惹她不快,只能无奈的把眼睛闭上了。心里也颇有几分好奇,安澜又出了什么鬼点子。

    “我数一二三,你不能中途睁开眼哦。”安澜不放心的叮嘱。

    “okay,Isweartogod。”

    “一。”

    ……

    安澜悄悄地往后退开一步。

    “二。”

    ……

    双眼始终不离开陆烬衍紧闭的双眼,安澜小心翼翼的再往后挪着步子。

    ……

    深吸一口气。

    “三!”

    安澜立刻拔腿就跑。

    当陆烬衍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的就是那个挤在人群中没心没肺的笑容,张扬而肆意。眉头深深皱起,几乎挤成了一个川字,一步一步走到安澜身边,陆烬衍说话的语气绝对不像是天使。

    “安澜!我记得我刚刚才说过,你不可以玩。请问你还想不想要黑品诺了?”

    威胁,这是红果果的威胁。

    “烬衍,我们一起玩嘛。好东西就应该大家一起分享的,那样才会开心啊。”安澜立刻装乖,一副乖宝宝的模样,眨巴着眼睛看着陆烬衍,真是好不惹人心怜啊。

    言下之意,就是大不了我们现在一起踩葡萄,回去一起喝黑品诺。

    安澜小心的瞅着某人的脸色,双腿是绝对舍不得离开葡萄桶的。看着陆烬衍皱起的眉头,在他说出拒绝的话之前,索性一不做二不休,趁着他没有防备的功夫,直接抓起他的胳膊,就要把他拉进来。没想到动作太猛,竟害陆烬衍一个踉跄,直直地往安澜身上甩去。安澜措手不及,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陆烬衍迎面而来,终于和葡萄做了最亲密的接触。

    “啊~~~~~~~~”安澜惨叫。

    “oh~~~~~~~~”群众们热烈的欢呼声。

    人生啊,果然是大喜伴着大悲的,只不过是安澜之大悲,群众之大喜而已。至于陆烬衍又是怎样的心情,恐怕是五味陈杂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