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浮巴黎  第二十章 是插曲还是尾声?(2)

章节字数:2855  更新时间:10-05-07 11:0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两年前,安澜的称呼有很多,尤其是在那个家的时候,她听到最多的除了那一声懒懒之外,就是这一句“小姐”。

    时隔两年,当安澜再次看到这张曾经对她万般亲切的人这般唤她时,她却是如置深渊,整个人僵在那里,仿佛连血液都停止了流动,一阵透心凉。

    咬咬牙,安澜听到自己强装镇定的声音说,“良叔,好久……不见。”

    接下来这个房间只剩下一片的死寂。

    不是没有想过这一天的到来,但她总是幻想着一切都会过去的,抱着侥幸的心态一遍遍的告诉自己,她的人生是可以重来的。可是现实的打击总是来的那么毫不留情的,竟然在她以为终于可以幸福的时候,再一次将她的美梦撕裂。

    安澜始终问不出口良叔来的原由,哪怕是拖延一秒,也是为了争取陆烬衍的回来,虽然这一切的希望都是那么的渺茫。

    她打小就明白,良叔不仅仅是沈家的大管家,更是老爷子的左膀右臂,替他处理很多台面下的事情。如今能使他亲自出马来找她的只有老爷子一人,而老爷子要找的人从来都是逃脱哦不了的。

    烬衍,你在哪里?你快回来啊。

    “小姐,两年不见,你还是一点也没有变。”

    安澜扯了扯嘴角,可笑里却尽是苍白,“是吗,所以我就是这样被你们找到了?”

    “只要是老爷想做的事就没有做不到的,我想,这点小姐是很明白的。”良叔是没有正面回答安澜,言语间却已然暗示了这次出现的用意,提醒着她别再做无谓的挣扎。

    “不,我不明白。”安澜依旧倔强,“两年前我离开的时候,老爷子没有阻拦,等于是已经默认了我的行为。这两年也是一直风平浪静的,为什么到了今时今日他才想要我回去?”

    “小姐当年走的时候,老爷确实没有阻拦,但是他老人家也只是想让你出去散散心而已,给你们一个冷静的机会,并不是永远离开沈家。在老爷心里,他还是非常心疼小姐你的。

    ”说罢,良叔低头叹了一口气,从身后的黑衣保镖手里接过一张纸,递给了安澜,“你看完这个你就明白,老爷急召你回去的缘故了。”

    安澜接过,上面密密麻麻的皆是英文字母。她看了半天才明白上面用的是专业医学名词,尤其是其中的那几个字更是触目惊心。她望着良叔,满目皆是忧心。

    “怎么会这样?我记得他身体一向是很好的啊,为什么才两年的时间,居然会严重到这个地步?”

    待在老爷子身边的时候,安澜一直努力去讨好他,迎合他,她承认,这是她为了在沈家立足的一种手段。可是这么多年的相处,又怎么会没有感情呢。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十多年的相处,还有老爷子对她种种的好,都让安澜无法不打从心里爱着这个老人。如今他生病了,她又怎么能大担心的。

    “小姐你是知道的,老爷子年轻的时候打仗就落了伤病,这几年虽然一直在调养,但到底岁数大了,抵抗力自然大不如前,又加上操心的事情多,身体便每况愈下。如今老爷子就是怕自己熬不过这关才让我把你带回去的。”

    “原来如此。”黯然垂首,心里是一阵的酸涩。“可是把我带回去又如何呢?”

    “难道小姐真的忍心不再回去见老爷了吗?”

    安澜知道,良叔是在软硬兼施。这是他惯用的伎俩,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不到万不得已,他是不会与她来硬的。她也许不聪明,可是跟在一群聪明人身边这么多年已经足够让她了解聪明人用的聪明手法了。而她确实无法在良叔的目光下说出一个不字,那么她就只剩下一条路——妥协。

    离开这个可以给她幸福的地方,重新回到那个让她心碎的深渊里,没有了当初不顾一切的孤勇,她还能继续走下去吗?

    可,她从来没有选择的机会。在现实面前,她抗争过,于是她在那场血色里选择做一个逃兵,却始终逃不开命运的枷锁。

    “良叔,我明白了。我会跟你回去的。”意料之中的答案,从第一眼看到良叔的时候她就已然预见了自己的未来,可当真正说出来的时候仍旧是那么的沉重,压得她的心都要崩溃了。

    “小姐长大了,懂事了,不枉费老爷对你的爱护。”良叔甚满意地点了一下头,站起身来,“那么我们现在就走吧。”

    安澜皱眉,“现在就走?这太匆忙了吧。”

    可是良叔完全不给她犹豫的机会,“直升飞机已经停在楼顶了,时间紧迫,如果不是要紧的物件,小姐就不要收拾了,直接和我走就可以了。”

    “可是……”

    安澜心里惦记着陆烬衍,她不能就这样丢下一切和良叔离开。这个地方已经是她的家了,即便是如今迫不得已要走,也不是以这样的方式。

    “良叔,今晚我不能走,我必须要留下来。”

    “小姐,老爷子等不了多久的。医生说了,手术拖延一天,老爷的生命就危险一分。之前我们为了找你已经耗费很多时间了,我不能再拿老爷的身体冒险。”良叔不认同的与她说事情的严重性。于他看来,事情既然已经决定就不要再节外生枝,如果小姐坚持不合作,他不排除采取极端的手法。

    但凡是沈家人,从来都只注重结果,而不在乎过程的。不管手段如何,只要成功便好了,这是老爷子一直推崇奉行的。上行下效,从不例外。

    安澜别开眼,餐桌上烛光依旧如星星般闪耀,盖子下她还能想起猎人汁诱人的滋味,可是与陆烬衍坐在这里一起度过浪漫的一夜却已经是多么遥远的一件事了。她还没来得及告诉他,今天是他们正式交往一个月的日子,却已然要面对未知的离别了。

    烬衍,为什么你还没有回来?到底是我们缘分不够,还是我真的没有获得幸福的权力?

    安澜忽然觉得伤心又绝望,一次次与幸福擦肩而过。曾经以为她已经抓住了幸福的尾巴,可它却又在下一秒悄悄溜走,丝毫不给她喘息的空间。

    难道这就是她的报应吗?为此她已然付出了生命的所有,剥蚀华丽的躯壳,残破如她,难道还不能偿还当年所犯下的错误吗?

    一滴泪滑落眼角,安澜迅速地用手抹去,倔强地不让人看穿她面具背后的软弱。当转过脸面对良叔时,她仍旧是当年骄傲如公主的沈安澜。

    “好,我们走吧。”

    如果幸福已然选择抛弃她,那么她亦不会卑微祈求。

    从离开的那一刻起,她就不再亏欠任何人了,谁也别妄想再从她身上夺走任何的东西。

    这一秒,她不是许愿池边无望苍白的安澜,不是塞纳河边疯狂肆意的Vivian,也不是埃菲尔铁塔上幸福拥吻的澜澜。

    那么她是谁?

    她是沈安澜,沈家骄傲犹如公主的六小姐。

    唇角勾起一抹邪恶的笑话,她从来不是天使,在别人伤害她之前,她绝对会毫不犹豫的先去伤害他。最后看了一眼巴黎的夜空,安澜坚定地走进了直升飞机。

    “aurevoir,Paris。”

    —————————————————————————————————————————————————————————————————————————————————今天是我20周岁最后一天,而第一卷《梦浮巴黎》正式结束。

    在法国,安澜只是一个简单的女孩,会微笑,会刁蛮,有时候就像一个天真的孩子,可有时候又冰冷地让人难以接近,但是这一切的她都是真实的,且是快乐的。在这里,她与陆烬衍之间的爱情终于成长,一颗心的开启就已是成功了一半,但是突如其来的分别又会为他们的爱情造成什么样的后果。当陆烬衍回到家,看着满室清冷,他又如何去寻早失踪的安澜呢。

    第二卷《公主归来》,讲述的便是另一个不一样的安澜,骄傲华丽,会耍心机,会使手段,清甜的笑容里随时都藏着一把刀。也许会流泪,但是也决不会放过任何让她哭泣的人。重拾公主外衣的安澜能否在过去的伤痕中再一次蜕变,破茧成蝶?而穆子风的再一次回归又会她的生活带来怎样的精彩?

    一切尽请期待,O(∩_∩)O谢谢。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