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八章电刑伺候

章节字数:2005  更新时间:22-09-03 09:1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胡来和张飞带进宪兵刑讯室后,两个狱卒立刻把胡来和张飞戴上了刑具:八十斤重脚镣和二十斤的手铐。冰冷的脚镣手铐他铐得死死的。接着把他们俩个各绑两一根十字架的横木上。脖子套上皮套,全身动弹不得。

    旁边各有一盆燃烧正旺的熊熊炭火。炭火中的烙铁早以烧得通红。火星四溅。

    张飞高声说:“狗屁政府,不是说好了,放了我们,让我去杀鬼子,现在又把我们抓起来,啥意思?谁是管事的?出来和老子说话!”

    这种场面张飞见得多,胡来还是第一次。不过,张飞原来见到的刑审室没有这么阴森,这里同阎王殿似的。

    “哎哟哎哟……”声音凄惨无助。

    “哇!老总,我说我说……别打了!”是犯人吃痛不过交代的声音。

    “嚓嚓嚓……哎哟我不知道!我真不知道!”是带刺的皮鞭声和犯人的求饶声。

    “啵啵!”是冰水浇头的声音。

    周围不断地传来犯人受刑的嚎喊声。令人肌肉发颤。

    张飞喊了一会,见没有人回应,便笑着说:“胡兄,好沉的脚镣手铐,看来这一回死定了。他们想把我们往死里整!怕不怕?”

    “死都死了几回了,怕啥?”胡来说:“老子从小都是在刀尖上过日子,你说,我怕吗?死有何惧,生亦何欢,老子看得开了。小鬼子来到中国,每天不知有多少人被小鬼子杀死!我能活到现在早就赚了。”

    “胡兄,偿过女人味么?”

    “没有。”胡来说:“我是叫化子,那有那个福。”胡来笑道:“张老弟都这个样子了,为啥跟俺说这些?”

    “想么?”张飞笑了笑说:“不瞒胡兄,我一天不想女人就受不了。尤其是倒霉运时,只有用想女人来打发时间。”

    “那有男人不想女人的。”胡来说:“这次能否出得去还不一定呢。这年月,命不值钱,说没了就没了。老子把脑壳扎在裤腰带上。如今,俺干的是国家大事,命没了,还可追认为烈士什么的。今夜他们要老子的命,随他拿,老子不会皱眉头的。”

    张飞仍笑嘻嘻地说:“大哥,是条汉子,放心吧,我们都有九条命,死不了。到时候,小弟带你去偿鲜!”

    “老弟,现在我们从良了,是国家的部队,那样做,是要犯军法的。”

    “放心,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张飞嘻嘻地说。

    “别说话!”

    这时,刑审室走进来一个人,三十岁的样子。有点偏胖,白净净的。他是今晚的主审官,叫唐浚。他是萧山令请来的主审官。是宪兵队后勤处处长,此刻,他一脸狐疑,不知萧山令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审犯人是警官的事,他不是什么法官,也不是警官。

    唐浚穿上穿皮夹克,戴一副墨镜,倒背着手,在刑讯室里来回地踱着方步。在胡来和张飞旁边各站着一个五大三粗壮实得像大公牛一样的打手。他们各拿着一根带钢刺的皮鞭,这种鞭子一旦抽在人身上,会连皮带肉地刮一条厉害非常。一般人要不了几鞭,就会痛彻骨髓,如果在伤口撒点盐,更是雪上加霜。

    这是宪兵队的刑讯室,有七十二种刑具,每一种刑具都能使人生不如死。到这里来的犯人,如果不招供,没有人能活着出去。宪兵在诸兵种中,又叫魔鬼部队,都是冷漠杀手。

    唐浚开始把每一样刑具的功能介绍给张飞和胡来听。介绍完了之后,唐浚才慢条斯理地说:“听说两位是重犯,犯下累累罪行,你们进军统是何居心?军统是你们想进就进的吗?你们真是胆大包天!只可惜你们的行为,全都在我们的掌控中。古人云:识事物者为俊杰,良禽择木而栖。如今的中国是日本人的天下,日本人占了东北三省,建立满州国,蒋介石无可奈何。淞沪一战,看来前景很不乐现。**事变,日本一万多人,把东北军几万人赶鸭子似的打得溃败而逃。这样的时局,我想二位应该明白。胡来,张飞二位都是吃江湖饭的。是这个社会中凭真本事,硬功夫闯天下。在这样一个乱世,到那里都是吃香的喝辣的。你们阳光大道你不走,偏要去走独木桥。进混进军统,洗清你们的罪恶!”唐浚说到这里,走到张飞身边,用右手掌端着张飞蒙着黑布的脸,奸笑着说:“张飞,老子早就认识你。你想死还是想话?如果不想死的话,就好好交代这几年犯下的一件件盗窃案。所有的赃物交出来。如果你不配合我要你偿遍这里所有的刑具偿过遍,然后送你上西天。你是个聪人,你选那样?”

    张飞笑着说:“你是谁?声音好熟,我偷你家东西了?对,我就是一个贼。只想逍遥快活,并不想进什么狗屁军统。如果不是看在龙长官救我的命的份上,打死我也不进军统。军统是什么东西,你以为老子不知道?这里我不想说。老子进军统,只想杀鬼子。你们这些狗屁军统,小鬼子还没打到南京,见到小日本浪人,就像见到你的爷老子。还是个中国人吗?这年月,好死不如奈活着,谁想死呀!”张飞说到这里,嘻嘻地笑着说:“我现在不想参加军统,我退出军统,你就放了我吧!”

    “放了你?好呀!你这个大窃贱!你早就该死!”

    “是吗?老子不叫窃贼,叫神偷。专偷**贪官的,你是**还是贪官,老子好像认识你!把我脸上的布掀下来。让我看看你到底是谁?一定不是什么好东西!想要老子死,老子不怕死!你又奈何我?哈哈哈……”

    “你!”唐浚气得说不出话来,停顿了好一会才说:“你这个飞贼,我现在就毙了你!”

    “开枪呀!早死早脱身。”

    “窃贼,看你油嘴滑舌,不动大刑,你不会说实话!”唐浚大声地说:“电刑伺候!”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