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章 南山福地 乐不思蜀

章节字数:4857  更新时间:18-05-04 14:4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自从离开公主府,和端康分手搬上南山,除了一开始看到容止,两人大哭过一场之外,自己的心理仿佛有些时候,与以前不同了。

    容止的闲散和不动声色的敏锐、容忍的温柔是她所喜欢的。

    比如今夜,身体不适的她竟觉得有一种莫名的难过。

    她趴在容止胸前,手紧紧地揪着他的衣衫,容止只是任她揪着,过了半天伸手揽她在怀里:“不舒服?”

    她“嗯”地应一声。

    容止轻轻把脸贴着她,温柔地紧紧拥着她,同她说话,玉言还是难受,低低地说:“容止,我想……我不舒服……容止……”

    看着怀中虚弱的、受着煎熬的人儿,容止一瞬的失神。

    硬生生压下心底那一抹恸绝凄厉的哀伤,缓缓俯身,脸贴了她的脸,轻轻若耳语般对自己、也对她道:“玉儿,等你好了,容止整个人都是你的。听话。”

    她娇憨地笑,手抚上他的脖颈,故意捣蛋摩挲他衣领内的肌肤,露出一大片“春光”。

    他苦笑,顾不上“春光乍泄”的胸膛,微微反手钳制住她的手臂。

    “玉儿真会选对象,这种时候应该南霁云来侍候公主嘛。”

    玉言笑:“我自然知道该找谁。容止,”玉言蹙眉道:“这几日血气尽失,真的好难受……”又狡黠突兀道,“容止总是很圣洁的样子嘛……”

    容止笑,眼中黯然滑落一丝不易觉察的痛楚。

    玉言抬眼,看到一抹笑意从他眼睛里缓缓蔓延到脸上,嘴角微微翘起,这才慢吞吞地开口道:“公主以为呢?”

    “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男人。”玉言咬他一下报复。

    “玉儿,不要总是玩火,到时候可没人救你。”

    “容止太秀色可餐了,看得人色心顿起,怪不到别人啊。”

    容止似是难为情地含笑,微微别过头,神情流转之间也是静穆动人。

    玉言不由呻吟一声,佯作遮挡他的样子……

    容止皱眉,苦笑,懒懒地躺下来眯着眼:“我现在正式装扮活死人,公主可别再栽赃陷害容止,为自己的好色找借口了。”

    容止一睁开眼,发现重重纱帐的窗外已是红日曈曈。

    玉言已醒,正懒懒斜倚靠垫,翻着一卷文稿。

    容止凑过去一望:“公主真是佛心不减。”

    玉言笑:“哪里,不过是乱翻翻罢了。‘六根清净,一尘不染’,我差得远呢。”

    “公主金枝玉叶早经离乱,却有一颗平常心,视万物如浮云,枯荣宠辱不挂心,已是难得,若再用功,就怕公主也要舍我们而去呢。”

    “容止舍不得?”容止微笑不答,起身梳洗。

    “聚散莫执着,须知情重娑婆苦。”玉言又道,“这话说来别有一番道理。”容止一怔,不再言语。

    梳洗之后,容止道:“公主,今日气候和暖,我们去山中随意走走如何?”

    玉言待要赖定纱帐之内,却被容止强拉起身,随身带了水相携出门。

    这玉公主的别馆“玉园”外青山叠翠,溪水潺潺,树木葱茏,景色幽丽。

    因还算早上,怕山中阴凉露重,容止特意嘱咐丫头细竹拿了单披风来帮玉言系上。

    玉言出来只觉风和日暖,两人往山林深处走去,只见一路郁郁葱葱,苍松古柏、千岩万壑、怪石清泉、奇花异草,真是好一个人间胜境。

    林外太阳高照,但这林中却是树影婆娑、清风阵阵,林子深处远些的地方,幽深静寂、飞云荡雾,或笼以青纱、或裹以冰绡,由清晰而朦胧,由朦胧而隐没,玉言感到遍体生出些清爽的凉意。

    越往山林深处走去,越看到千峰碧屏,幽静清寂。

    渐渐听到水声隆隆……两人对视一眼,往水声处进发,远远地便看到一练飞瀑:落差超过10米,急流飞溅,直下深潭,响声如雷。

    下面潭清见底,细石如鳞,历历可数。

    瀑布下游流势平缓,形成一湖。

    水面波平如镜,湖周青山似屏。

    远远地看到瀑布便遍体生寒的玉言,看到湖水倒觉有意外之喜,与容止携手来到湖边。

    水声隆隆,水沫飞溅,不一会俩人的衣服便已沾上了一层蒙蒙水气。

    湖水倒是清湛异常,波光潋滟,水边倒映出两个人影。

    玉言道:“不意有这等妙处,可以烧野味来这里吃。空气又好,水也方便。”

    容止笑:“不料出家人也惦记烧烤野味,多煞风景。”

    “你哪里知道,是真名士自风流。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你没听过吗?先饱了口腹之乐再说。”

    容止道:“公主真是爽快人,面对美食美色,向来心地坦白来者不拒。”

    玉言莞尔。

    “唉,公主既生此意,我便勉为其难吧。”容止慢悠悠道。

    起身拍拍手,领玉言往林子深处走,玉言心下奇怪:“容止,你这是带我去哪里?”

    “去一个地方,公主可以去歇息一下。一会儿等着吃美味便可。”

    玉言惫懒,脚下竟走不快。

    忽觉身子一轻,已被那人抱起,掠地疾飞,林木纷纷后退……

    心下大惊,一时的羞窘竟也忘了:日日相伴,自己竟不知这家伙还有两手,还道他是个文弱书生,不知他还有多少秘密是自己所不知道的。

    不禁心下纳罕。

    现在技不如人被人“挟持”,也只有听他安排的份。

    出了玉园,自己竟成了任人摆布的弱女子,是让她觉得新鲜的事情。

    不长时间,容止的速度慢了下来,缓缓停在一处地方。

    玉言四顾张望,四周都是参天的林木,一个不起眼的小木屋出现在眼前。

    容止往里走去:“公主也进来吧。”

    屋子里面是一只极大的床,这没有什么稀奇的,容止在玉园的屋子也是如此,他喜欢睡得舒服,只是屋子里四壁笼着轻纱,洁净安谧,倒比自己的屋子更像个女子居住的地方。

    还有个木头原色的柜子立在地上,除此之外倒是别无它物,床铺上也是轻纱层叠,容止揭下一层,笑道:“公主看我这地方如何?东西都很干净,公主可以休息一会。我去去就回。”

    玉言禁不住问:“你几时自己筑了这么个清静小屋?可比我懂得享受多了。”

    “公主喜欢这里,那就多来玩玩,不过就只怕那边有人找不到公主,我可就麻烦了。”容止只笑着,打开柜门拿了东西便出去了。

    歇息了一会,听到门口有动静,玉言便自己跑出门去。

    果然是容止弄了一堆干树枝在生火,几只野味拔了毛摆在近旁。

    玉言诧异:“你自己弄来的?”

    容止在火堆上用树枝转动着手中一条长长的东西,看清楚后玉言“呀”地倒退三尺:“蛇……蛇。”

    容止不怀好意地笑,伸出手来:“快好了,要不要尝尝?”

    吓得玉言远远地跑开了,心跳不已,又怕近处有蛇冒出来,惊疑不定地站住了。

    “唉,你既然不领情,这美味只好跑到我肚里啰。”容止笑吟吟道,“蛇有什么可怕的?有我在呢,别怕。来,你自己烤个东西吃吧。”

    玉言仍是不动,且四下里看着了。

    “公主啊,你到底来是不来?要不只好小人拿着这东西去劳烦公主了?”

    “你敢!”玉言啐道。

    那人却真的站起来了,玉言转身就跑,幸亏那长长的披风丢在木屋里了,跑起来方便多了。

    却只见那人身形一摆,已到了眼前。

    玉言失色,急急后退几步,脸上露出惊恐退避的神色。

    容止忍不住笑:“没想到公主居然怕这个。嗯……”竟然作思索状,“公主从来不怕我们这些男人,竟然怕这个东西。真是想不到啊。”

    “容止!”玉言怕他再逼上前来,情急之下不得不低低地哀声阻止他。

    容止脸上滑过一丝不易觉察的狡黠,笑笑地站定了,然后慢悠悠走向火堆:“公主过来自己弄别的吃,这个我吃好了。”

    说着用树枝杈了一只拔了毛的鸟递给玉言。

    见玉言仍是不动,只好两手各拿一只在火上烤,野味吱吱地冒油,很快就有浓郁的香味飘散开来。

    容止在身旁取了点调味料洒上,野味的香气更加浓郁了。

    容止一手举了蛇来吃,另一手伸给玉言。

    玉言接了,果然肉香四溢,马上口舌生津,香喷喷地吃了个饱。

    嘴巴上都是油渍,却呆呆地看着吃着晃悠悠的蛇肉的容止,不知那刚才还在火堆上尾巴弹动的蛇肉是怎么被眼前这男人吃下肚去的。

    容止笑,玉言只觉眼前一晃,嘴巴已被另一只嘴巴吻住,大惊之下起身呸呸了好几口,想着那软软的活动的蛇肉,不禁一阵惊惧,对住嬉皮笑脸的容止怒目而视。

    那人却若无其事地继续斯文地吃完,扔给玉言一只手帕,自己也闲闲地擦了嘴。

    连接被戏弄好几次,玉言简直懒得搭理那人,便回屋取了单披风,“我要回去了。”转身便走。

    只想快快地离开那人,回到自己的屋子去。

    没走几步,便被那人挡在身前:“生气了?”

    玉言不语,走不了便站着,只不看那人。

    那人低低道:“玉儿,别生气了……”

    不知为何,那人每次低低的一声“玉儿”,她的心总是会被柔柔地牵动,然后是莫名地心软,就是板着的脸也紧绷不起来了。

    她低头,沉默着。

    他轻轻揽她在胸前:“今天的玉儿与往日不同,容止不知不觉就……玉儿别生气了,都是容止不好。”

    他拉她去瀑布那里的湖边洗手,瀑布溅起的水花雾蒙蒙地扑面而来,俩人衣衫都很快蒙上一层湿意。

    往回走的时候,太阳已升得老高,大约已是午后,太阳照进深林的缝隙,留下如梦如幻的光晕。

    中途再次借用了容止的掠地疾飞的轻功,二人很快回到玉园,却见南霁云满脸焦躁地等在门口,见到二人,便急得口不择言道:“公主一大早去了哪里?山里野兽那么多,真遇上什么怎么办?让大家都悬心着,你们两个人倒是放心。”

    容止弯弯嘴角,望向玉言,示意先行一步。

    玉言呆立半晌,柔声道:“霁云,你别担心,容止他好像有些身手,不会有事的。”

    霁云还要争辩,玉言见他着急的莽撞样子煞是有趣,便踮起脚,轻轻触上他的唇。

    霁云愣一下,呆在那里。

    玉言突然赧然,便低头往里走。

    霁云这才反应过来跟了上来。

    进了屋子,一地拖着的幔帐,衬得屋子静寂无声,玉言只觉脸上依旧发烫,便俯身在床上,重重纱帐遮着脸。

    霁云俯身用手臂环住她,低低道:“霁云今天好担心公主。”他灼热的气息拂过她的耳畔,她的心不禁微微地抽紧。

    一个翻身,俩人一起靠了垫子,玉言伏在他那袭黑色劲装的衣襟上,踌躇半天,轻轻说:“霁云,你喜欢我吗?”

    那人没有说话,手指抚过她柔顺的长发,玉言起身推他,嗔道:“说啊……”那人抿嘴,垂了眼皮道:“很早了……”

    玉言伏下身去,喃喃道:“有时候我想,我不是个好女人……也许我真的是错的。霁云,你怪我吗?”

    南霁云沉默,心里滑过一丝痛楚。玉言坐起身来,倚在他身边,“霁云,我真的太坏了。可是我对自己没有办法。不过你是自由的,如果霁云有一天爱上别人,或走或留,我没有二话,这是我唯一能答应霁云的。霁云,这样好吗?我们像最亲密的朋友一样,开心地、无忧无虑地,享受在一起的所有时光,不要去想太多好不好?真到了必须面对的一天,我们就坦然面对,并且接受它,好不好?我们的心里不要有‘执著’,只有‘珍惜’好不好?”

    霁云沉声道:“这样的话,你是不是对容公子他们也一样说过?让驸马娶妾室,是不是也是为了堵他的口,让他先觉得欠你,然后无法再出口干涉你?”

    玉言身子一僵,辩解道:“不是那样的。你知道什么?!当日若不是他先对不起我,对那歌女先有了意,我自然不会心冷。我何必厚了脸不自觉去作恶人从中作梗,索性遂了他们的意。自18岁父皇做主将我下嫁于他,我真的待他一片真心,为此不惜伤害旧人,可他竟弃之如敝履……你只看到今日的驸马殷勤相问,却没有看到当年伤心欲绝的玉言……”

    南霁云沉默,心中恻然:“公主太过仁善,只要公主有意,那歌女和驸马必不能成其好事。”

    玉言却冷然道:“心已生变,那样有什么意思。我倒愿意顺其自然。”

    南霁云不由又问:“那容公子……”他微微迟疑:“……我听说容公子是公主少年时在柳州恭王府的旧人?”

    玉言沉默,良久才以低不可闻的声音缓缓道:“容止便是我刚才所说的‘旧人’。”

    南霁云不由呆住了。

    玉言垂首,神情迷惘,像是回到了少女时候那清风拂面的旧地柳州:

    “容止是恭王府的旧人,我们相爱,但是父皇不可能将我嫁给一个府内的小小主簿。父皇看中了欧阳家的家风和人品,又深知我的性情,要我嫁给太师府的长子欧阳端康。我当时争取无果,恨极了容止,万念俱灰,便答应只要那人真心待我,我便认了。那时端康真的一心待我,我便从此不再见容止……”她说到这里竟再说不下去了……

    南霁云默然良久,起身将玉言轻轻揽在胸前:“公主不要难过……这一切都是天意。若是容公子心中没有释怀,想必也不会回到公主身边。”

    玉言不语,低低道:“可是容止已不是当年的容止。”说罢泪如雨下。

    已是入夜时分,屋外,虫声唧唧,夜风清凉。

    玉言已沉沉睡去,南霁云静静地看着她睡梦里微蹙的眉头,竟忍不住心中那份难舍的疼惜。

    他暗暗嫉妒欧阳端康,又对容止升起一种莫名的感触,“不想平日沉默清脱的容公子,竟遭受过如此残酷的过去:爱上公主,眼睁睁看她嫁给别人,然后被心灰意冷想面对新生活的公主狠心丢弃。那样高雅出尘的人儿,怎么又会重新回到公主身边,他对公主想必是情根深种,无法自拔。不禁又想到自己,自己是容公子安排到公主身边的,这样一想,也真是奇怪。他怎么想的?!可自己呢?自己又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她与容公子有情人终成眷属,自己却是在做什么?!”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