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节:破茧

章节字数:3489  更新时间:13-02-21 10:4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这些图案都是成双成对的,情侣的玩意。一天刻下了就永远都不能磨灭,代表着两人之间的爱情永固。留住爱人,无论分开多远,都要记着她。

    图案不是坊间流行的图案,设计粗疏幼稚,有女性的味道,跟允量这粗犷的男生配在一起,显得格格不入,显然这是自绘的。

    背后定有其意义的,很想去知,很想去问。

    是一份爱。他久遗了,那种滋味再想不起了,已遗忘了。现在什么都有,却没有人爱,所爱的人不知在何方何地,维持着生命,枉杀了不少人,心曾有过悔疚。但毕竟这是命运,弱肉强食,是世界生物的规则,谁人不为己?残留干枯快要干枯的心,为了谁?为了再能见她一面,要她肯定他的爱。

    他的付出是有价值的。

    他一直在沉思着,不知过了多久,回过神来,始发现面蹲在面前的允量已面无人色。僵硬的身躯,扭曲了的面容,两眼翻白,诡异的神情,一动也不动,像一个冰封多年的尸骸,全无半点气息。克洛收起手来,之前那股狠劲竟荡然无存.指头上的利爪猝然缩回,身上又紫又蓝的静脉已平伏得多了。他感觉到血脉倒行,呛了一口血,激喷在地上,血液所到之处尽被溶蚀。

    他从来未有过这种情况,魔功一出,没法可以收回,血脉逆行更是一大忌。

    好生奇怪,不知所以然,只暗忖可能是运功是分了心,想了不应该想的事情,想了人间的情感之事。

    后悔自己的所作所为,将一个本有大好前程的人杀了,为的是吸取他的武功而已。他虽然曾杀人无数,但每次都不会后悔,为了求存,不得不杀人来减轻对死亡的恐惧。他一定要活着。

    忽然想到,如他的爱人失去了他,一定会很伤心,他是始作俑者,是凶手。一段大好的情缘就被他轻易地断毁了。深明真爱难求,自己得不到,也不应令人得不到。一个人魔竟然泛起怜悯之心来。

    「为什么人人都要为我而犠牲呢......?」克洛心中突然想到了这个问题。「瑞珊,我为你犠牲这么多,我可得到什么?」他真的很想高声喊出这句心底话。

    克洛隐约见到允量眼帘微微颤动,一息尚存,还有生命的迹象,于是即倒吸了一口气,凝聚一股气透过掌心输送至他的后脑。这股气劲即向允量的身体四方八面流窜着,也像一股洪流渗进他本已干枯的身躯内,然后猛然鼔胀起来,皮肤慢慢地转红,两颗本成灰色半透明的眼珠也从上方回落到本位,渐渐回复生机。

    克洛也不见得好过,由于所用的功力达至顶峰,浑身顿时发虚,满面红胀,青筋暴现,像快要爆破的血球。在那一刻,他突然有这一念:自己可死不足惜,人不像人,是一个遗害世人的大魔头,比起这少年,他该死一万倍。为了他,他竟然不顾一切,从来只有他杀人,没有拯救过人,而且是危及自己生命的那么反智。问问为何而生?只想到一人,他的所爱──瑞珊。他留下来就是为了她,却要犠牲千千万万的人,这犠牲不会是太大么?然而每每想到这一点,就不会再想下去。再想下去,只会把千头万绪缠得更紧。

    为了挽救允量,不知耗尽了几多内力,疲累不堪。安躺在地上,心中却有说不出的宁静,身心有莫名其妙的轻,像天空中的一片浮云随风飘荡,最平凡的,竟也是最舒坦的。他想不到。

    在这短时间内使出几乎所有的内力,存在不低的风险,如他调控得不恰当的话,不单功力尽失,而且生命也会受到威胁。救人者也不能自救,甚是荒谬。这絶不是一个练魔功的人的所为。

    克洛盘坐于地上,闭目养气,回想也不知自己因何会如此冲动,冒着生命的危险来拯救这个素未谋面的少年。像他从前为了瑞珊也不顾一切一样。

    过了好一段时间,两人的机能终回复正常,但四肢仍未能如常运作,两人四目交投,默然良久。天还未放晴,这个夜晚比平日更长。每逢克洛要杀人的晚上,时间会被他的气魄所影响,会滞留在一个时空,而不受人们所察觉。所以这晚特别长。

    「你为什么要救我?」允量不甘救他的人亦是想杀他的人,感觉被愚弄。士可杀不可辱。

    自问几乎花了一生的时间习武,造诣日一天比一天上进,可恨是直至今天仍比不上克洛,就连一成功力也比不上。就算今天未曾遇上他,穷他一生的时间,都难达到他的境界。虽说人见人恶的大魔头,但在武林中无不垂涎他的武功造诣。要练到他如魔的境界,然而一旦入了么界,永远都不能回头,付价很大。

    克洛已断了陆亲,仍抛不下情欲,否则他已不是现在的他了。

    遇上了克洛,允量早已豁出去了。是生是死,已掌握在他手里。像一只地上的蚂蚁。只要他伸出一只手指,便能轻易地揑死牠。

    「你认为我会感激你么?」允量激动地吆喝着,尽管喉头喊得刺疼灼热。那股声响似尖锥,要剌破耳膜似的。

    「我不明白,一个夺去了我全部武功的人怎会冒死来救我?」允量百思不得其解。他宁可就这样死去,算是死得轰轰烈烈,一点也不害怕。总胜过任人鱼肉。

    克洛没有答理他,紧闭双眼,一动也不动,成千上万的银白色的幼丝顷刻从他的衣底裤管内钻出来,向四方八面延伸着,在他身上纵横交错地编织着,然后密密麻麻地把他的躯体包裹着,成了一个银光闪闪的茧。

    允量一一都看在眼里,被吓得目瞪口呆,心里才忆起先师曾说过的“银蛾化蝶”这种盖世奇异的魔功!世人对这种魔功都敬而远之,此武功虽强,但要犠牲所有,变成一个不断吸取别人武功的魔头,赖以生存,所以人人都恨之入骨,要把他诛灭。

    但谈何容易,成事往往就这样荒诞不经,毫不撘理,黑白颠倒。

    邪真的不能胜正?

    偏偏他就是世上武功最强的人,虽说人人都满口仁义,信誓旦旦要铲除魔头,但谁会踏出第一步?谁会当第一个犠牲者?个个都不是对自己现在拥有的不肯放手吗?只好噤若寒蝉,过着自己应有的生活。只希望下一个犠牲者不是自己便庆幸了,苟且偷安。

    那个茧时而乌黑,时而亮彩,时而冰冷,时而灼热,不停地在变异。允量被它深深的吸引着,就连这个逃走的机会也差点忘了。当他企图拔足逃跑时,始发觉两腿被不明所以的牵引力所拉扯着,没法迈出一步。一阵不知从那里吹来的风,骤变成一道小龙卷风,紧紧地缠着他,使他进退不得,眼睁睁地看着那个茧不停地变化。

    「嘭!」一阵巨响压像巨轮嘎嘎的碾压着四方扑面而来,允量没法躲避,只提起两臂交缠在脸前,抵挡嗖嗖而来的气压,一下子,那个茧已变成粉碎散落在几公尺以外。面前只剩下满身七彩斑烂的克洛,那七彩的光华是来自他黝黑皮肤底下的身躯。浑身透着光,呈半透明状,内里似有着七彩的液体流动着,比天上的彩虹还要美还要绚烂。

    克洛面容冷峻,两眼满布血丝,透着红光,两道鲜红的泪水哗哗而下,但即被蒸发了,只留下两道泪痕。略略抬头直勾勾的望着离他不远处的允量。允量发觉他跟之前不一样,面上两行不知是血还是泪,那种神情直教人心寒,有一种说不出的魔力,牢牢的震慑着他,怔着不动。克洛已复活重生,蜕变成另一个人。

    「你-爱-过-么?」克洛用那干涸了的嗓子一字一顿地问。

    这个问题已埋藏在心底多年了,没有对象可问。没有亲人,没有朋友,他是一个死神,每个人遇见他都拔腿就跑。永远都活在一个孤独的世界里。无论他蜕变多少次,都放不下心中的情感,还流离在人与魔之间,可以说道行未够高,所以未能完完全全地成魔,也可以说他还留恋人间的爱欲中。

    允量猜不到克洛破茧而出的第一句话竟是这一个问题,甚感意外。莫说是练魔的人,就算是普遍习武的人,留恋情情爱爱是习武的大忌,没准练武不成反毁了自己。

    如此一问,允量心感奇怪,完全摸不着头脑。面前的人武功盖世,理应是无恶不作,性格乖张凶残的人,为什么会如此感性问有关于爱的问题呢?

    「你到底也曾爱过一个人,我是知道的。」允量似被看穿了,心想这魔头在耍什么把戏,还不敢轻举妄动,胡乱应对。他心中暗忖,大魔头的爱情世界必已干涸多时了,在他处于的境地,跟本没有人会爱他,甚至朋友也没有。

    伴君如伴虎,谁想当另一个犠牲者?

    允量忽然想出了一个点子。嘴角暗翘,虽然面临死亡,任由蹂躏鱼肉,但也收起了惧色,要藉此机会反愚弄他一番。

    「那你为什么要练魔功当大魔头,残害世人,你活得快乐吗?」允量轻蔑地反謿克洛,要他知道他征服了世界又如何,不比平常人活得快乐。白费心神,自毁一生。这显然是攻击他的心理,他虽然雄霸武林,无人可匹,但他始终得不到快乐,彷佛快乐在不平凡的人的生命里是多么罕有的。

    「快乐」这两个字像无形的利刺,来来回回反反复覆地刺痛着心中最深处。这两个字已被无数的鲜血,无数的生命,无数的情感深深地活埋,不见天日。几乎已遗忘了它的意思,它的意义,它的味道。像未曾存在过在他生命里。

    「我也不想这样......」克洛说时眼角渗着浅浅的泪水。泪水还未流下前,已被他灼热的脸蒸发掉。他不想别人看到他哭,被人讪笑。魔鬼是没有泪的。

    克洛垂下了头,默默无语,情绪低落。

    允量看见由他两眼升起来的水气,知道他在哭,但却不想被别人发现,他始觉得克洛跟别的魔头不一样,不知他为什么有感而发。但他也醒觉这也是逃生的最佳时刻,于是便悄悄地走到他的后方,慢慢走出他的视线范围,以为可以偷偷地逃脱。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