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主  六十四、三堂会审(2)

章节字数:3051  更新时间:12-03-08 19:4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邵文澄的小厮名叫子墨,虽然邵文澄把福小离放在了自己的身边,但是却没有把子墨撵走,而是两个人一起监视福小离。这个邵文澄到底对福小离有多深的戒备心啊?

    “那就对了,为什么三个人到了悬崖边上,你们却只看到了一个人的脚印?

    之前福小离也说过,他所看到的是悬崖边有一团足迹,可以看出有人来过,却看不出有人从悬崖边走着离开。他才会发现已经落下悬崖的两位公子。

    试想一下,如果不是因为福小离比两位公子更晚到达悬崖边,那么,你们在雪地上就根本看不到任何的脚印,而不是只能看到福小离一个人的脚印。

    因为两位公子的脚印根本就是早就被积雪覆盖住了。难道,这不能说明,福小离是在两位公子落下悬崖以后,过了一段时间,才去悬崖边上的吗?”

    我的一番分析让若有的人都哑口无言。

    幸好出事的那天下了小雪,也幸好宋霖廷的小厮说话漏洞百出,福小离抬头向我投来了感谢的目光。

    “等一下!!文澈媳妇,你这么说岂不是在替这个凶手说话?你怎么能向着一个凶手说话呢?文澄和我们家霖廷还都躺在床上昏迷不醒…………”

    宋夫人听了我替福小离辩解,立刻就不答应了。

    “姑母这话又是从何说起?如果福小离真的是凶手,那么我的确不应该替他说话。可是您现在能拿出什么证据来说明他福小离就是凶手吗?

    福小离晚于两位公子出现在悬崖上,雪地上的足迹不能说明这一点吗?

    先到的人足迹被雪花完全覆盖住,晚到的人足迹被雪花遮掩了大半,这是大家伙有目共睹的,这可是老天爷在替福小离辩解,而不是我呀。

    要依着我说,两位公子说不定是因为自己不小心失足落下悬崖,这也是有可能的。毕竟当时的情况如何,没有一个人是亲眼所见的吧?

    而在两位公子失足落下悬崖的时候,本该服侍的一众下人自己醉得不省人事,错过了救治的最佳时机。

    反倒是福小离找到了两位公子,保护着他们平安度过一夜,他不该是有功的吗?否则的话,在那样下雪的天气里,没有人发现的两位公子,很有可能是会被冻死在山里的。

    姑母,您不知先谢谢福小离救了您儿子的一条命,怎么反而听了下人的一面之词,想要恩将仇报呢?

    说到底,怕是有些下人为了掩饰自己没有服侍好主子,才把罪责推到别人的头上,好让自己得以瞒天过海,先保下自己的平安再说…………

    你说对不对?宋家表哥身边的那位小哥儿!?”

    最后,我干脆把矛头直指宋霖廷身边的小厮,他已经被吓得抖如筛糠,瘫坐在地上了。

    “你!!你难道想说是霖廷身边的小厮将那两个人推下悬崖的吗?你大胆!!我宋家的下人怎么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宋夫人也哆嗦了,不过她是被气的。

    “算了,善萍,文澈媳妇并没有说霖廷的小厮就是凶手啊,只是说他失职而已,事实也的确如此没有错,你就消消气吧。

    大姐叫文澈媳妇来审这个无头公案,文澈媳妇审得不错啊,至少证明了那个孩子是清白的。

    而且文澄和霖廷也的确有可能是自己摔下悬崖的,那天不是一直在下雪吗?悬崖边上一定很滑…………

    我可怜的文澄,在家的时候,我都不会让他去那种危险的地方。果然是出了门去,这些下人都不能尽心尽力的伺候主子,这些滑头的东西真是该罚…………”

    舒宁小夫人一提到她儿子就开始抹眼泪,邵文澄果然是她的命根子。

    “我跟你很熟吗?你有什么资格直呼我的名字?我可是邵家家主的亲妹妹,岂是你这个小妾可以直呼我的名字的?

    你还敢叫我嫂子‘大姐’?你真当自己生了儿子就可以跟我嫂子平起平坐了吗?”

    宋夫人瞪了舒宁小夫人一眼,直到她将哽咽全都咽下去,才又把目光挪回到我的脸上。

    “总而言之,你这样的判断,我是不能服气的,既然你说福小离不是凶手,那你倒是给我交出一个凶手来呀?

    别以为我会就这样善罢甘休,我一定要替我们家霖廷讨回一个公道来。你若是办不到,那我直接去找我大嫂好了!!”

    宋夫人虽然没有明说,可是眼睛里对我的鄙视却是写得一清二楚的。恐怕不单单是因为我是采菱女的低贱出身,她是连文澈也一起鄙视了,因为她很清楚文澈的身世问题。

    “姑母急什么?之前两位公子一直昏迷不醒,是因为他们的随从之中,并没有人给他们医治过,恐怕也没什么人懂得医术。

    既然回到家了,田大夫的医术,您还信不过吗?我想,两位公子能够清醒过来,也是指日可待的。

    等到他们两个完全清醒了,直接问问他们不就可以了?还有什么人比亲身经历了那件事的两个人更清楚事实真相呢?”

    前提是那两个人没有被摔成植物人吧!

    “我的霖廷啊!!…………他摔得那么重,天知道他什么时候才能醒得过来啊?…………要是他有个三长两短的,我也不活啦!…………”

    一想到儿子还卧病在床,两个当娘的就开始抱头痛哭,完全看不出宋夫人刚才还对舒宁小夫人抱有敌意。

    “好了,好了,吉人自有天相,两位也不用太过伤心了,你们哭坏了身体,岂不是让两位公子也无法安心养病?

    好了,先把福小离关回柴房去,两位公子的贴身小厮留下,其他人就先散了吧,你们服侍不周的事情,本少夫人会另行处置。另外,派人把田先生找过来,我有事要问他。”

    福小离恐怕在那两个人清醒之前都不能获得自由了。

    众人听说自己要受罚,都苦着脸退了下去,不多时田大夫就出现在了我们的面前。

    “老朽见过三位夫人、少夫人。”

    田大夫这两天劳累异常,脸上的皱纹似乎也跟着增加了不少。

    “田先生客气了,您请坐吧。”

    田大夫落座,立刻有小丫鬟奉上了热茶。

    “本少夫人请田先生过来,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想问问两位公子的伤情如何,需不需要我帮您做些什么?”

    一定要那两个人尽快醒过来,这样福小离才能真正摆脱危险。

    “呃,是,这件事即便少夫人不问,老朽也应该主动禀告才是。

    宋家表公子的伤势主要在头上,老朽看着,像是落地时撞到了石头上,才会伤成那样。

    他脑内怕是有大量的淤血,需要靠汤药佐以针灸加以治疗,所以并非短时间之内能够醒过来的。

    至于三公子嘛,他的头上也有伤,但没有宋家表公子严重,应该只是撞到了地面上而已。他的外伤更重一些,想是落下悬崖是碰伤的。

    外伤比较好治,头内的淤血也需要靠针灸帮助疏导才行。

    此外,还有一点…………呃,这个…………”

    田大夫要说的可能是邵文澄中毒的那件事,以他谨小慎微的性格,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怕是不太敢直说的。

    “此外什么?田先生,是三公子的病情有变还是宋家表公子的?”

    他不敢说,也得说。

    “是三公子,他身上除了坠崖的伤以外,还有…………还中了毒…………”

    田大夫到底还是很无奈地说出来了。

    “你说什么?文澄的身上还中了毒?要不要紧?你赶快给他解毒啊!!”

    舒宁小夫人一激动,站了起来。

    “小夫人稍安勿躁,听老朽给您细说。

    三公子身上中的是南疆少见的热毒,是几种罕见的毒药组方而成,解毒之药不是随便什么地方都能找得到的,必须要去南疆寻找才行。

    眼下,三公子身上的毒,老朽已经用药牵制住了,似乎是有人在刚发现三公子中毒的时候,就用什么方法帮他处理过,老朽现在用药牵制毒气才能见效。

    所以两位公子清理头内的淤血才是首当其冲的紧要事,拖久了,两位公子的伤势只会更加严重。

    可是老朽身边的童子只会跟着帮忙抓药,针灸之事只能靠老朽一个人,老朽实在有些忙不过来。少夫人您恐怕还要另外找人帮忙才行。”

    处理过?热毒?肯定是福小离处理的没错,可是他用的是什么方法?他是在悬崖下找到那两个人的时候,通过诊脉发现邵文澄中毒的,那个时候他有什么可以用上的治疗手段吗?

    “啊!!田先生,小的想起来了,那个福小离,他是懂医术的!我们在田庄的时候,他就曾经给庄里人治过病,还有我们找到两位公子的时候,他也给两位公子包扎过。

    您要是想找人帮您给两位公子治病的话,让他来行不行?”

    令人很意外的是,一直和邵文澄一起监视福小离的子墨,毫无芥蒂地向田大夫推荐福小离和他一起为那两个人治病。

    所有的人都被惊呆了,难道子墨也不认为福小离是凶手吗?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