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章 当黑暗来临之时

章节字数:2853  更新时间:15-05-03 22:5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界目尔第十七区•布鲁赫家族•待客室】

    “嘭,嘭!”房门被人横腰斩断,十五位血族同时出现在斯瓦特的身后,他们的身体被暗红色的大袍包裹,只留有一双晶莹的眼睛,腰间配着一把黑色的幻刀,每个人的气息相拥相补,形成了一股很诡异的气场。

    这十五个人正是布鲁赫家族的精英自卫队,每位成员都由斯瓦特亲手带大,每个人的手上都染过上千条性命,他们继承了吸血鬼最原始的本质,没有感情,没有心,只是听从命令的傀偶,仅此而已。

    “夜帝公爵,难道没有人教过你吗!虽然狮子和老虎都是兽类的王者,但是幼年的小老虎却只是狮子的盘中美食,纯血又如何,未开花的纯血也只能是异血食物而已。”斯瓦特得意地说着,退后几步,给自己的杀手留出了战斗的空间。

    听了斯瓦特的话,夜澈不气也不恼,只是微微地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坐姿:“呵呵~~斯瓦特叔叔,您刚才说的那些话很正确,但在这我要纠正您的两点错误。”

    斯瓦特有些诧异,没想到在这种情况下这位夜帝大人还有这种兴致,不禁问道:“哦,是什么?还请夜帝公爵指教。”

    “第一:我是幼虎没错,但是我并没有看到您所说的狮子;第二:当那朵名为纯血的花朵品尝到鲜血的味道时,他们就已经开始绽放了。”

    一股寒流穿过,夜澈完全是在火上浇油,是在赤裸裸的挑衅,斯瓦特怒了。

    “是吗?那就看看我们谁的理论更正确吧,今天就算是在这杀了你,领主大人也绝对不会知道。”好戏开始了,斯瓦特静静地后退着。

    眼看着面前的杀手摆好了阵势,夜澈却把手伸进了怀里,从怀中掏出了一个黑色的小球,小球颤抖了几下,然后在他手中舒展开了翅膀,黑色小巧的身子,正是小蝙蝠蒂洽。

    “啊哦!!”斯瓦特在看到蒂洽时觉得一阵好笑,难不成这位公爵大人想要用这只蝙蝠来拖住自己的精英卫队,争取逃跑时间,而不是立刻召回自己的护卫,哦,对了,自己差点忘了,那个什么所谓的护卫现在恐怕已经是一具尸体了,但他现在的想法也未免太过于蠢了吧。

    “蒂洽!”夜澈唤了一声,蒂洽拍拍翅膀立刻飞了起来,那双看似正常的翅膀边缘部分隐约被一层透明的东西覆盖了。

    飞到半空中,轻蔑地看着那些怪怪的家伙,嗯……好吧,也许在那张蝙蝠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但是蒂洽真的没把这种血族放在眼里,欺负弱小这种事,它是不屑做的,但是弱小主动送上门来让它欺负,在放过,那就不是蒂洽的原则了。

    “杀!”斯瓦特阴狠的命令出口。

    十五个人同时拔刀,从手臂上取出自己的鲜血祭奠手中的刀,长刀仿佛有生命一般将血一滴不剩的全部吸入,当最后一滴血进入时,刀刃均被一层红光所包围。

    不管什么情况,杀戮就是他们唯一的目的。

    蒂洽在笑,不知是因为对方的愚蠢,还是因为即将见到血的兴奋。

    在空中一个轻盈的反转,蒂洽整个身体直冲地面坠下,接近地面时,身体一侧,翅膀伸展,尖端擦着地面飞行一段距离,随即在一翻身,恢复飞行在空中的状态,直冲入了十五人的包围。

    在那一刻,斯瓦特明显有一瞬间的震惊,那是恐惧的前奏。

    看着地面深达七厘米的划痕,夜澈可不认为他们的脖子会有眼前的地面结实。

    【界目尔第十七区•布鲁赫家族内部】

    布鲁赫家族内部,一具具尸体倒在墙边上,每具尸体都是被人扭断脖子一击致命的,并没有伤到血管,因此也没有流一滴鲜血,更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黑暗中的恶魔正悄悄地向内深入,原本就不喧闹的城堡现在更是安静的过分。

    幻刃出手都是以快、狠、准著称,在无声无息中剥夺着一条条生命,记录着那一张张惊恐的面容。

    藜苣走过一条又一条回廊,最后停在了第十四个房间前,因为无聊,所以她是数着一扇扇房门走过来的。

    “叩叩叩”很有礼貌地敲了敲门。等了一会儿,里面却没有半点动静。

    “叩叩叩!”

    “……”

    “叩叩叩!”

    “谁呀!敢扰老子好事!!”当藜苣第三次敲响房门时,里面终于传出了一句极其愤怒的声音。

    听到有人回答,就当主人是默认了,藜苣用力一推,反锁的房门就这样被打开了。

    一百多平的卧室中,金银饰品挂了满墙,残破的衣服被随手丢在地上,被白纱笼罩的大床上,一男一女竟然正在运动着,粗重的喘/息和呻/吟充斥在房间内。

    藜苣眉头一皱,强忍着恶心的感觉,踏步走了过去。

    感觉到有血族气息的靠近,男子瞬间从那女人的身体上爬了起来,这突然的动作毫无意外的牵扯到了那女人的私/密部/位,女人更加亢/奋地叫了一声。

    男人本想去拿床下的武器,但当他看清站在不远处的是一个大美人后,不由地停下了动作,露出了龌龊的笑容:“呦!原来还有上等货,怎么不早点送过来。”

    遇见这种恶心的东西,藜苣真想立刻宰了他,但为了维护自己的淑女形象,还是礼貌性的露出了微笑,举起写字板:“请问,您是斯瓦特伯爵的子嗣斯卡伯爵吗?”

    看到美女的举动,斯卡撩开白纱走了下来,回道:“是呀,怎么?你不会说话吗?”

    裸着身子朝她走进,细细地打量起这一等一的美女,不禁赞叹:“尤/物啊,真是尤/物!”近距离地观看美人,斯卡都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沸腾,全身的血液都叫嚷着往下身冲去,忍不住的伸出手想要一探究竟。

    眼看着男人的靠近,藜苣心中顿时杀气大盛,几乎是本能地抓住了那只伸过来的脏抓子,飞起一脚,重重地踢上了那人的下巴。

    “砰!”的一声,男人直接被踢飞了出去,在空中划过一个抛物线,又重重地摔倒了地上。

    斯卡有点发蒙地爬了起来,“噗”的一口将嘴里的血和两颗牙吐了出去,愤怒地骂道:“臭/娘们儿,你TMD不想活了!”

    就这一句话,可算是彻底惹怒了藜苣,女孩怒极反笑,再次举起了写字板:“说脏话的孩子可是要受到惩罚的呦!”

    接着,不等斯卡反应,藜苣迅速冲了过去,突然跃起,第一脚踩在了一边的床柱上,然后用力一蹬,凌空跳舞般的一个转身,两只脚狠狠地压在了斯卡的肩膀上。两脚一夹,然后腰部用力一拧,“咔嚓”一声清脆的响声,斯卡的脑袋很不自然的被拧成了一百八十度。整块颈骨都被绞断了,这一系列动作几乎在三秒内全部完成,容不得对方有半点反抗,堪称瞬杀。

    藜苣跳下去后,斯卡的尸体就瞪大眼睛直直地倒了下去,床上的那个女人早就被吓傻了,呆呆地坐在床上,一动不动地盯着斯卡的尸体。

    藜苣走了过去,把写字板放在了她眼前:“送你去跟他团聚吧!”

    随手捡起地上的刀,毫不留情地砍了下去,鲜血溅出,染红了她那绿色的衣裳。

    血的味道一旦散发出去就像是触动了警报一般,藜苣可以清楚地感受到四周那些蠢蠢欲动的家伙们。

    【界目尔第十七区•布鲁赫家族•待客室】

    十五个血族被拆的七零八落的散落在血泊里,根本无法在分清哪个零件是哪个人的,乍一看,就像一堆血肉被堆积在了一起。

    蒂洽在围着夜澈绕圈圈,还不忘“吱吱”地叫几声,似乎在向主人炫耀自己的战果。

    斯瓦特傻站在墙边,两眼的瞳仁非常的涣散,像是受到了巨大的惊吓,全凭靠着墙才没让他那肥胖的身体倒在地上。他的腿上还往下滴着血,只是不知道是谁的。

    让蒂洽停在自己肩上,夜澈揪起斯瓦特的头发,使他面向自己,冷笑着:“当黑暗来临的那一刻,您就应该有所觉悟了,不是吗,斯瓦特叔叔。”

    斯瓦特已经完全听不到夜澈的话了,他的眼里只有血红的一片,他听到的只有利刃割破血肉的声音。

    黑暗中的古堡渐渐被染成了夕阳一般的红,仿佛是黑暗中待放的花苞。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