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9章 血 中 血 魂

章节字数:4556  更新时间:15-05-05 20:3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界目尔第十七区•布鲁赫家族•杀戮场】

    接到溯忱的信息,宇雏变得更加兴奋了:“喂,你们的任务是怎么安排的,那家伙现在在哪?”

    “额?”听到宇雏的话,弑迷一阵诧异:“我记得,任务的分配内容应该跟你说过呀?”

    宇雏看了他一眼,很理所当然地答道:“我只记属于我的部分

    “……”意料之中的回答,弑迷笑的一脸无奈:“溯忱进入的位置是布鲁赫家族的后方,以行进速度来看,如果他现在在目的地的话,那么离我们大约有五百米左右,但如果是在目的地,那么溯忱应该在二十分钟前就到了,而他却现在才联系我们,按照时间再把距离缩短,那么他现在所在的位置就应该是我们所在的位置。”

    “什么意思?”宇雏不解,这家伙打什么哑谜。

    弑迷笑着耸耸肩,貌似在说:我也不知道。

    “那他到底……”话还没说完,地面突然一震,紧接着整个杀戮场都开始晃动了起来,如同地震了一般。

    “怎么了!”宇雏和弑迷在地面的颤抖中试图站稳自己的身体。

    “不对劲,这里好像要塌了。”弑迷摆动着身体不紧不慢的说着,依旧挂着那幅笑脸。

    看着弑迷的笑容,宇雏真想上去对着他的脸痛扁一顿,吼道:“废话,这种情况,白痴都能看出来!”

    拿下黯翼,把它深深的插入地中,勉强站稳了身体。

    四处开始崩裂,一条条巨大的裂缝呈现在了地面上,上方的灰土大片大片的往下落,巨大的吊灯也在激烈的晃动中挣扎着闪动了几下,最后完全熄灭。

    地面又一阵巨颤,整体凹了下去,下一秒,整个地面全数碎裂,掉了下去。

    “下面竟是空的!”宇雏心中一惊,还没等作出反应就随着碎石一并掉了下去。

    四周都是灰尘和下落的巨石,仿佛整个世界都塌陷了,宇雏和弑迷混在灰尘中闪躲着巨石,并踏着巨石与他们一起下落。

    “轰隆,轰隆——”巨石找到了着落点发出阵阵巨响,尘土被震了起来冲出好几米,碎小的石块也在激起阵阵灰尘。

    几分钟的功夫,整个杀戮场就变成了一片废墟,灰尘渐渐落下,慢慢的平静下来,只是这种平静没有维持太久。

    落下的巨石又一阵颤动,一些石块被掀起,两个身影从石堆中冲了出来,尘土渐渐散开,地下变得一片狼藉,宇雏深吸了几口气,调整了下混乱的呼吸。

    “切,搞什么,这破地方也太不结实了。”

    “嗯”弑迷赞同的点了点头,掸去身上的灰尘:“不过,我想我们到地方了。”

    “呃?”环视了一圈,四周的场面十分的混乱,好像刚经历过一场恶战,许多布鲁赫的族人丧命在这里,还有许多身上散发着吸血鬼和人类气息的不明物体,他们的眼瞳均为红色,肤色更是白的吓人,十分恶心的倒在各处,各种容器的碎片散在那些尸体周围,还流淌着大量的绿色液体,散发出非常刺鼻的气味。看样子,这里应该是某种实验室,只是,在十大家族中怎么出现这样的地方。

    “假血。”弑迷看着那些尸体,脸上的笑容终于有了一丝波动。

    “上万年前由两族定下的条约,你们血族竟敢违规!”宇雏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但并没有表现出过多的担心。

    “不对,布鲁赫家族不可能有这个胆子。”看着满地的尸/体和那些破碎的仪器,弑迷绝不相信现在的布鲁赫家族会有这种本事。

    “切!真是麻烦!。”宇雏从石堆上跳下,绕过那些恶心的东西朝不远处的五扇大门走去,临进门时还不忘回头喊了一句:“喂,那家伙交个你了,解决掉。”

    “唉?”弑迷惊疑,对于宇雏会主动放弃猎物,真是不太敢相信

    “唉!算了,我就是个劳碌命呀。”

    弑迷绕了半圈来到石堆后方,在那阴暗的角落,一个肥肥胖胖的家伙正颤抖着蜷缩在那里。

    “呦,怎么!堂堂布鲁赫家族的BOSS怎么会卑躬屈膝的躲在这里,会不会太委屈您了,用不用请人将您送到安全的地方呀?”弑迷调笑着,看着都在角落里的那一堆胖肉。

    斯瓦特似乎还没刚才的恐惧中回过神来,低头看着弑迷的影子,颤抖着将手上的戒子和身上的宝石拿了下来。

    “这些……这些……都给……都给你,请,请不要杀我,别杀我。”

    弑迷靠近他,一把扯起他的头发,迫使他抬起了脸,斯瓦特猛吸一口冷气,看着面前这张恐怖的笑脸,手中的宝石全掉在了地上。

    “这是送我的礼物吗,谢谢,不过不起这些,我更喜欢您身上的另一件东西。”说完,不等斯瓦特反应,弑迷的另一手瞬间穿过了他的胸腔,穿透了他的心脏,斯瓦特瞪大了双眼,连叫喊都还没来的及发出,接着,一声骨骼断裂的声音,弑迷快速将手抽出,连带着斯瓦特的一根肋骨,斯瓦特的身体抽搐了几下向前倾倒,与他那些宝石堆在了一起,鲜血涌出来覆盖了一切。染红了那张看不见的面孔。

    “嗯,收藏品又多了一件。”弑迷擦拭着手中的肋骨,将它收入了怀中,危险地眯起了那双碧色的眼眸。

    在他后方,一个带着骷髅面具的人静静的站在那里,灰黑色的衣服上面刻着一个紫色的月亮,那双黑色的眼睛里透漏出许些玩味的目光。

    虽然没有露出杀气,但弑迷知道这个家伙很危险,竟可以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他身后。

    “呐,你是谁?应该不是布鲁赫家族的成员吧。”弑迷依旧保持着礼貌的微笑。

    那人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斯瓦特,“噗”的笑了出来,道:“放心,我只是来要他命的人,既然他的命已经被人取走了,那就不用我再动手了。”

    听声音判断,这应该是个很年轻的男人,至于是何种族,目前还看不出来。

    瞄了一眼斯瓦特,似乎再确认他是否真的没命了,男子很自然的从弑迷身旁走了过去。

    “谢啦,帮我解决了这个恶心的家伙。”说完,男子朝宇雏进入的门走了过去。

    “是友非敌吗?”弑迷小声的问着,又想在自言自语。

    男子的身影一顿,回道:“说反了吧,应该是‘是敌非友’”

    弑迷眼里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狠戾,伸手抚摸上脖子上那一道细小的伤口,将那一滴血抹到手上轻轻放在了唇边。

    那扇门后,是更加完整的实验室,整整一长排的器皿中,每个里面的都装着一只接入血液的人类,也就是假血。

    男子看着这些失败品不禁莞尔,白白浪费了这么多材料,布鲁赫家族还真是一群饭桶。

    “呃?”感受到一股熟悉的气息,男子斜视了下后方站住了脚步。

    破空声传入,一把巨刃就这么横在了他的颈侧。

    看了眼身后的女孩,男子无奈的的说道:“宇雏,不要忘记你的任务。”

    宇雏皱眉,将黯翼更加贴近了他的脖子,诡异的一笑:“离洛,我说过,我只会按照我自己的意思做事,再管我的事,我会让你们付出惨重的代价。”

    被称为离洛的男子将脖子旁的巨刃拨开,道:“随你,只要能完成任务就行。”

    “你又来这做什么?”宇雏把黯翼收回,平静的问道。

    “灭布鲁赫,取斯瓦特首级,只是没想到他们会是幻刃这次的目标,害的我白跑一趟,浪费这么多时间。”离洛耸耸肩,似乎在为浪费的那些时间感到可惜。

    “活该!”

    “喂!你玩的倒是开心了。”离洛有些不满,凭什么她就能按照自己的意识做事,自己却只能听他们的命令行事:“算了,你的‘同伴’们快过来了,我先走了,拜拜~”感受到快速接近的气息,离洛收起了不满的情绪立刻消失在了宇雏眼前。

    没有等快要赶上来弑迷,宇雏直接朝夜澈他们的方向走去。

    而当弑迷赶到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震撼的场面。

    浓重的血腥味充斥着嗅觉神经,夜澈站在尸/体中间,慢慢舔舐着刀上的鲜血,将粉嫩的小舌变得鲜红,犹如在黑暗中狂舞的恶魔,反衬着吸血鬼的真理。

    “夜澈!”弑迷半天才回过神来,愣愣的看着那个陌生而又熟悉的人,这样的人不像夜澈,不像血族,像是只在黑暗中存在的嗜血恶魔,演绎着吸血鬼做原始的本性。

    夜澈回过头时,那双被欲/望填满的赤眸以变得清澈无比。

    “别担心,我承认我喜欢杀戮,我也不否认那是嗜血的天性,但我不会被这种天性吞噬的。“

    弑迷淡淡的笑着,就像平时一样,似乎刚才的慌张根本不存在:“知道了,那么,这些……”

    满地的假血尸体,血气开的是那么的妖/艳,让人打心底里发寒。

    “看来这次的事情严重了”夜澈面色凝重,道:“时间差不多了,先走吧,溯忱善后。”

    “是”溯忱答道。

    宇雏和弑迷随着夜澈一起退了出去。

    “血魂凝结,幻刀,名曰:时移。”

    紫色的幻刀从溯忱的左手心中抽出,紧握着刀刃的手掌被深深割开,流出的鲜血被幻刀瞬间吸收,给人一种强烈的生命气息。血族血液中凝结的血魂就是唤醒幻刀唯一的钥匙。

    溯忱将幻刀插入地面,一圈圈金色的古文纹路迅速向四周荡开。而手掌上的那道伤口早已在纯血的作用下完美的愈合。

    “圣魂天然,发动。”

    天移,地移,平行变换,时间移动,空间转换。圣魂天然正是幻刀时移第一阶段的解放。

    布鲁赫家族,十大家族之一,一夜之间,整个家族都被彻底颠覆,古堡的大门上被鲜血描绘出了鲜艳的幻刃二字。

    回过头,宇雏看到了,金色的古文纹路像锁链一样将黑色的古堡束缚,古堡中的一切正在这诡异的纹路中发生着细微的变化,微弱到让人无法用肉眼察觉,金色纹路渐渐由强减淡,直至最后消失在原地。

    森林边缘,藜苣驾驶着马车已经恭候多时了,夜澈、弑迷、溯忱和宇雏的身影渐渐出现在了视野中。

    弑迷靠到了走在最后的宇雏身旁,较有兴趣的问道:“怎么样,遇到有趣的猎物了吗?”

    宇雏看着他的笑脸,波澜不惊的眼中似乎蕴藏了很多,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音量说道:“不要对我笑,我讨厌你那虚假的脸,只是机械般的重复而已,。”

    并没有被人看穿的愤怒,弑迷仰望着夜空笑的更深了:“呐,你的眼睛真的能看透一切吗,夜澈是第一个,你是第二个看透我的人,你说得对,笑是什么?早就忘了那种感觉了。”

    “无聊。”宇雏看到弑迷在那一瞬间卸下了虚假的面具,虽然只有一瞬间,但宇雏还是看到了,在那张脸上只有恨与不甘,只是宇雏没有时间去探究,也不打算去探究。

    “时间刚刚好”藜苣举起写字板将大家迎上了马车,两个身穿黑衣服的小伙子从马车中出来驾车,夜澈和弑迷坐一辆马车,其他人上了另一辆马车,两辆普通的马车又慢慢地回到了夜古街的街道上。

    “喂,你觉得宇雏怎么样。”夜澈看着街道悠悠的问道。

    “呐,很不简单呦。”一提到宇雏,很自然的就想到了那双同样的赤色眼眸。

    夜澈向弑迷伸出了自己的左手:“你不觉得她和我有点像吗。”

    “是吗?也许吧。”弑迷抓住夜澈伸过来的左手,微笑着将袖口向上卷起,舔舐了几下眼前这个白皙的手腕,露出两颗尖牙狠狠的扎了进去,甜美的鲜血顺着道路流进了那饥/渴的身体里。

    帝谷云雾公会内,还在正常的营业中,只是这个时间,实在是没有什么客人。

    柜台后,两位会员正在悠闲的喝着红酒看着书。

    其中一位少年虽然在盯着书,但似乎很困的样子,那双琥珀色的眼睛都快要眯成一条缝了,棕色蓬乱的短发给人一种很懒散的感觉。

    另一位会员身材小巧,俊美的样貌加上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实在令人很难猜测他的性别。

    “言,文,任务完成了吧,辛苦了。”夜澈一进来就看到了这两个引人注目的家伙。

    “夜澈哥哥,你们可算回来了,再不回来老哥就真的要睡着了。”千苍文厥个小嘴发出十分中性的声音,听得出这身体正在发育阶段。

    文拉起快要睡着的千苍言:“各位哥哥姐姐,既然你们回来了,那我和老哥就先回去了,不然老头子又要罗嗦了。”

    “嗯,回去吧,你们也不能出来太长时间。”夜澈道。

    在擦肩而过的那瞬间,宇雏感到了纯血的流动,和夜澈他们一样纯正的血液,恐怕只有现在的四大贵族才能拥有这样的血液了吧。

    “对了,你是新来的宇雏姐姐吧。”走到门口时,文突然想起来了什么,回身看着宇雏说道:“这次来得匆忙,时间也不够了,下次来时,小文一定给姐姐带礼物。”说完还附送了个大大的微笑。

    “好了,又结束了一个,外面的残党也被言他们清除了,我先去休息了。”话毕,弑迷大大方方的走去楼上了。

    “喂,四大贵族的爵爷不会都是你幻刃的成员吧。”忍不住心中的好奇,宇雏还是问了出来。

    “bingo,答对了,出了一个以外,其他的都是。”夜澈回到。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