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四章 常有这种事

章节字数:2952  更新时间:14-08-15 15:0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难得薛冉霸气侧漏,除了阮竹卿还站在薛冉的身旁之外,一屋子的官员全都吓得苍白了脸色跪倒在地,却高度保持一致地谁也没有开口。

    开玩笑,刚才阮竹卿一通搬运,已经把各人看过的卷子全都混在一起堆放在薛冉的案头了,这会儿根本就分辨不清到底是谁看过的卷子,如果这时候有人站出来说那份错了一百多字的卷子是自己看过的,那不是脑袋进水了吗?

    “几位好精明的算计,知道只要不承认,就谁也洗不干净自己的身上的嫌疑,也同样不会把罪名通通包揽下来。不过依本王看来,若是你们之中若是有人舞弊,也必定不是主谋,各位当心,若是事发,你们难免会被人推出来当替死鬼。本王真心觉得不值啊!!”

    薛冉心知这些人根本不会承认自己有错,于是拿着那份错百字的卷子在自己手上把玩了起来。下面几个跪着的官员依然在死磕,最起码他们不会当着同样有嫌疑的人面前承认自己就是舞弊之人。

    “好吧,几位先起来吧,本王在这做个主,今儿晚上不用留下来阅卷了,这件事本王暂且不会报与皇上知道,各位都回家好好想想,该怎么办。明天早朝之前,我的王府大门不会关闭,随时欢迎各位大人来访。”

    薛冉虽然平时不管闲事,却深谙官场的处事之道,凡事不把话说死,留点余地,对双方都是有好处的。

    “且慢!王爷,案情有如此重大发现,应该扣押这里所有的官员,立刻上报皇上,您的作法是否有失妥当?”

    眼看着下跪的各人都站起来收拾随身用品,阮竹卿着急了,这要是都放回家了,岂不是放虎归山?犯人若是自己回家打行李跑了还算是小事,若是回去跟主犯商议过,想办法毁灭证据,这案子就不用往下查了。

    “竹卿稍安勿躁,此事还须再查,不过咱们也用不着跟各位大人过不去。往年会试,这种情况也都是有的,尤其是京中子弟,这种事更多。

    你需知道,京中的一些纨绔子弟,本身没什么本事,又不是家中长子,袭爵之类的好事也轮不到自己头上,家里为了他们日后生计着想,大多会想办法花钱帮他们弄个出身,以后依旧留在京中,放个小官小吏的当当以便养家糊口。

    这样的人一来做不了什么高官祸害不着国家,二来不会外放到地方祸害不到百姓,每次会试都会有这样几个鱼目混珠的,就连皇伯伯知道了也不会计较,你报上去有什么用?”

    说着,薛冉朝收拾东西的众官员眨了眨眼睛,立刻有好几个人随声附和:“没错没错,京城官员中的确有几个家里人丁兴旺的,做父母的人怎么也要替自己的儿女考虑考虑,成家立业处处都要为儿女们想周全喽。虽说所用方法有些不合律法,但也算是情有可原……情有可原哈啊!”

    “你们……你们就这样纵容恶习?你们怎么不替那些寒门学子考虑考虑?有多少人家境清贫却依旧认真读书?有多少人指望着能够在会试中脱颖而出,好改变自己的命运?就因为他们没钱贿赂考官,没有当京官的爹爹,就要被人压制,一辈子不能翻身么?”

    阮竹卿攥紧了拳头,气得浑身发抖。

    “状元公,您这话也说的不完全对,那些被人挤出榜单的也是自己水平有限,要不然怎么不挤别人单单把他给挤出去了?落榜了,就是技不如人,回去接着用功,以后再考就是了,用不着怨天尤人。

    就好像状元公您这样的高才,像榜眼郎探花郎这样的高才,用不着靠钱财,也用不着靠家世,不是照样获得了皇上的垂青,高居榜首了吗?您这样的才智,是不会被埋没的,这不就够了吗?”

    接话的是考官中的一人,他的话竟然换来了其他官员的一致认同,就连榜眼都跟着连连点头,只有探花郎在一旁似是而非的笑着。

    “你们!!…………”阮竹卿是标准的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许多俗世的想法他这是第一次听说,并且被这种无耻的论调给气到了无语。

    “好了好了,竹卿,今晚你跟我回王府,咱俩好好喝一盅。”薛冉挂着讨好的笑容,拽了拽阮竹卿的袖子并且再次向各位官员抛了两个媚眼。

    “对对对,状元公连日操劳,王爷是应该好好安抚一下状元公,下官等就先告退了。”薛冉的心思是满朝文武都知道的,即便有人不赞同,在眼下这种情形里,也会装作没看见,于是各位官员纷纷抱拳告退,离开了。

    薛冉很满意地看着众人的知情识趣,然后拽着阮竹卿的袖子,把他牵出了房间,并且高声叫道:“来人!调一队禁卫军来看守阅卷室!你们可仔细些,若是出了什么问题,本王唯你们是问!!”

    阮竹卿胳膊拧不过大腿,眼看着禁卫军的人过来用硕大的铜锁锁住了阅卷室的大门,不由得气闷地涨红了脸,然而更让他郁闷的还在后头。

    现如今会试已经结束了,可因为舞弊案闹得沸沸扬扬,原本预订在会试之后进行的给进士们安排职位的工作迟迟没有展开,连带着武进士们也被耽搁了,现在都挂名在隶属兵部的武备院里。

    虽然高中状元,可阮竹卿和阮浩两个人并没有另外单租房子居住,而是依旧住在会馆里面。阮竹卿困在宫里好几天,阮浩独自一人在会馆闲来无事,竟然跟武备院告假,到周边地区探访朋友去了。

    也就是说,突然被放假的阮竹卿此刻回了会馆也是孤身一个人。听到这个消息,阮竹卿郁闷了,薛冉开心了,这一回薛冉拉着阮竹卿回自己的王府,根本就没有遇到任何的抵抗,因为没有阮浩在,生活废人的阮竹卿首先说吃饭就是个大问题。

    回到王府,薛冉先是亲自给阮竹卿安排了地方和人手服侍他更衣洗漱(就在他的院子西厢房里),然后在花园子里备下了一桌精致的酒菜,准备两个人好好亲近亲近。

    这要搁在往常,薛冉沐浴是最能磨蹭的,回回都泡到身上起褶皱了,才会爬出浴桶。而今日,薛冉沐浴的速度可以说是破纪录了,秋艳刚刚预备好需要给薛冉更换的衣服,就看见薛冉从浴桶里爬出来了。也难怪,今天薛冉的心上人在嘛,怎么好让他的宝贝状元公久等呢?

    花园子里,桂花树下有一座精致的亭子,此刻已经摆满了酒菜,虽然菜碟子都不算大,有很多都是王府里日常备着的小菜,但因为都是王爷喜欢吃的,好歹也给状元公展示一下王爷的喜好嘛。

    当薛冉急匆匆来到亭子里的时候,阮竹卿已经干干净净但神情局促地坐在了桌子旁边。

    “王爷今日不是说,府上聘请了幕僚吗?何不请来一起吃酒?”

    阮竹卿一贯不给薛冉什么好脸色看,但今日因为自己孤身一人来访王府,反而显得浑身不自在,他不想跟薛冉单独喝酒,于是想起了白天顺耳听到的王府聘请幕僚的事。

    “阮大人,百里先生说今日有朋友要远行,他跟府里告假,出去送行去了。”

    经过阮竹卿的提醒,薛冉也想起了昨天和今天王府里新增加的两口人,于是回头看了看执壶伺候的秋艳。秋艳会意,也没用薛冉动问,便自动给出了答复。

    “哦对,今儿在南书房,皇上赏赐了银两,让兰玉班散伙了,百里先生和邵玉楼都是兰玉班出来的人,兰玉班要离京,他们自然是要去相送的。邵玉楼在兰玉班还有许多头面细软等物也需要收拾回来,估计百里先生是没什么东西好收拾的,不过是留在兰玉班与邵玉楼做伴罢了。竹卿不必等着他们,兰玉班若是明天就走,那两个人今日怕是回不来的。”

    薛冉一边说一边亲自给阮竹卿布菜,忙得不亦乐乎。

    “我早就说你身边应该配个小厮伺候着,你偏不听,非说有阮浩在就够了。现在好,阮浩不在家,你怕是花多少银子点什么饭菜都不知道,还不如暂且住在我的王府里,咱们也好有个照应。”

    明面儿上薛冉虽然是在数落阮竹卿,但话里话外的满足和期盼是如何也掩盖不了的。

    “不过是今日一时没人照顾罢了,你哪儿来那么多的废话?”阮竹卿红着脸争辩着。

    其实阮竹卿从家出来的时候身边是带了两个小厮的,可是走到半路的时候其中一个小厮病倒了,还病的挺厉害,为了不耽误行程,阮竹卿把另外一个小厮留下来照顾病人,并且留足了医药费,然后带着阮浩两个人就上路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