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五章 强盗入室案

章节字数:3103  更新时间:14-08-16 14:2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俗话说得好,穷家富路,出门在外钱财上总是要预备的宽裕些的。可那个小厮得的是重病,看病吃药花费实在不少,加之阮竹卿也是富家少爷的出身,衣食住行一概不能凑合,所以一路到了京城之后,许多原有的预算就都被取消了。

    比如说他们原本到了京城之后单租一个小院子居住,再花钱雇佣个厨娘,雇个洗衣服收拾屋子的粗使丫鬟等等等等,这样的预算就都没有了,两个人只能一直呆在会馆里面,等着家里再捎些钱财过来。

    阮浩自小就是当成护院来培养的,服侍阮竹卿衣食住行这方面原本就粗心,他们来到京城之后薛冉替他们打点了许多,但阮竹卿始终坚持不把薛冉的人留在身边伺候,现在,阴差阳错,阮浩不在阮竹卿的身边了,阮竹卿这个生活废人也彻底毛爪儿了。

    在宫里这几天,阮竹卿吃得不好,睡得也不太舒服,好容易出了宫,本想着让阮浩帮他好好张罗一桌酒菜,没想到阮浩居然没在家。

    薛冉这里的饭菜的确好吃,宫里的东西跟着比起来基本上就是喂猪的货,但是有薛冉坐在阮竹卿的身边,瞪着两只大眼睛溜溜地看着阮竹卿,他是真心的难以下咽,太尴尬了有木有?

    对于阮竹卿,薛冉一贯都是滔滔不绝的,更加擅长没话找话,可是对于薛冉,阮竹卿却变成了锯嘴的葫芦,根本就是无话可说,要说薛冉其实也挺精通诗词歌赋的,但是在专读经史子集的阮竹卿眼里,薛冉所精通的诗词歌赋没有一句是正经读书人应该会的。

    阮竹卿想不明白,世界上为什么会有薛冉这样奇葩的人类,读书人十年寒窗,最初的梦想无非都是为国效力,科举仕途不过是他们为了实现最初的梦想需要的必要途径而已,而薛冉从一出生开始就站在了最好的位置上,他却不思进取,只想吃喝玩乐不愿为国尽忠。

    想到这里,阮竹卿更加不屑于薛冉的为人,这样的狗屁王爷,不过是尸位素餐罢了。阮竹卿嘴里吃着薛冉亲手夹给他的饭菜,心里蔑视着薛冉的为人,整顿饭吃下来一个字都没说。

    薛冉对阮竹卿的表现毫不在意,对于他这样的身份,别人有想方法,他也拦不住,而自己的想法,大约这世界上根本不会有人明白,也不会有人想要明白,就随他去吧。薛冉也不管阮竹卿表现如何,自顾自地忙活着伺候阮竹卿用饭,最后这顿饭就在薛冉剃头挑子一头热的情形下吃完了。

    饭后,薛冉想要挽留阮竹卿在自己家住下,可阮竹卿刚刚那顿饭都已经吃得尴尬万分了,如何又肯留宿在永安王府内?他坚持要回到会馆去住,理由是怕阮浩半夜回来找不到他会着急。

    薛冉摇头苦笑,你家阮浩要不是因为你会留宿宫中也不会外出访友,即使半夜回来也不会着急到处找你吧?既然阮竹卿坚持,薛冉也就不好再挽留了,但薛冉仍然坚持亲自送阮竹卿回会馆去。

    小九儿驾着马车,郑铎跟车保护,薛冉和阮竹卿两个人一路上坐在马车里相对无言,只不过薛冉是含情脉脉,阮竹卿是尴尬得手脚都不知道应该放在哪儿了。好在阮竹卿居住的江安会馆距离永安王府不过两条街的距离,时间虽然有些难捱,却也很快就能到地方。

    难得和阮竹卿的相聚就这样被打断了,薛冉再怎么不舍也得放阮竹卿下马车,然后自己打道回府,但是就在薛冉的马车往回走到街角拐弯的地方时,江安会馆传来的一声惊叫划破了夜空:“救命啊!!杀人啦!!”

    薛冉心下一惊,连忙掀开车窗上的窗帘向外望去,只见江安会馆的门口,一个小二打扮的男子跌坐在地上,另有一个黑衣人正拿着一把大刀朝一个青衣人身上砍去,那一刻薛冉觉得自己身上的血凉了一半,今晚阮竹卿沐浴后更换的正是一件葛丝的青袍。

    “快去救人!!”就在薛冉发出命令的同时,郑铎已经化身一道灰色的影子弹射出去,几个纵跃跳到江安会馆的门前和黑衣人对打了起来,青袍的阮竹卿这才得了喘息的机会,靠在一边的墙角休息了起来。

    小九儿控制着马车想要调头,薛冉根本就没这个耐心等着,他直接跳下马车,快步跑向休息中的阮竹卿,急得小九儿在他身后直喊王爷,却不敢撒手不管马车。

    阮竹卿一边喘息一边在心里默默地感谢着九天神佛。要不是薛冉他们还没走远,还能够及时回头救他,要不是以前阮浩的奇怪师傅喜欢玩儿偷袭,连带着他的身手较之一般的读书人要敏捷许多,恐怕今天晚上这江安会馆的大门口就会是自己的葬身之地了。

    黑衣人跟郑铎缠斗了几个回合,深知眼前人是个高手,他不宜久留,虽然想要杀阮竹卿的任务并没有完成,但若是被人抓住了泄露了主家的身份,后面的麻烦将会更多。黑衣人迅速地做出判断,虚晃了几招,寻了郑铎一个漏洞,拧身飞上对面店铺的房顶,朝着皇宫的方向迅速逃窜而去。

    郑铎本来还想再追,却被薛冉大声何止住了脚步:“穷寇莫追,你追不出什么结果的。”

    郑铎这才心不甘情不愿地从房顶上飞身下来。他跟在薛冉身边好几年了,平日里薛冉人缘儿好,从来就没有仇家,他这身武艺也闲置好几年了,今天好容易逮着机会活动活动筋骨,还让王爷把人放跑了。

    “竹卿,你身上受伤了!!”薛冉二话不说开始撕扯身上的衣物,打算给阮竹卿包扎伤口。刚才的黑衣人刀刀奔着阮竹卿的要害使劲,幸亏阮竹卿从小跟阮浩一起带学不学地练出了灵敏的直觉,才一次次躲过了黑衣人的钢刀,只在身上划出了一些深浅不一的血道子

    “王爷,您身后就是江安会馆,麻烦您别跟自己的衣裳较劲行吗?我们回去会被秋艳骂的。”郑铎实在看不惯薛冉的笨手笨脚。

    “哦,本王忘记了。咱们赶紧回屋里说话吧!!”薛冉赶紧伸手去搀扶阮竹卿。

    “王爷!!您还是赶紧差人帮小的报官去吧!!那贼人是入室的强盗,已经有好几位出外访友的公子的屋子被贼人光顾了,其中就包括阮状元的啊!!”小二两条腿软得像面条似的,根本站不起来,说话也带着哭腔,这些书生要是让会馆赔钱,他们哪里赔得起啊?

    “哎呀!!我的孤本善本!!”阮竹卿身边的财物基本上都有阮浩保管,所以不存在有什么贵重物品丢失的问题,唯有沿途他收集到的一些书,在旁人眼里就是些发黄的破纸,在读书人心中却价值连城。

    一听说自己住的屋子被盗贼光顾过了,阮竹卿也不管身上还有伤口,手脚并用地从地上爬起来,就朝后院自己的居处跑去。

    “阿铎,你去帮小九把马车牵过来交给小二代管,然后你们去提督衙门报官,就报强盗入室即可。”薛冉看着皇城的方向,淡定地吩咐道。

    “王爷,报个强盗入室就可以了吗?”郑铎沉声问道。

    “就这么说,去吧。”要不然又能怎么样呢?薛冉何尝不知道这所谓的强盗入室,内里大有乾坤?

    真正的强盗入室,逃跑是应该朝城外的方向逃窜,他要赶在提督衙门封城搜索之前逃离才会安全。但是刚才的贼人却实实在在是奔着皇城方向逃窜的,这说明什么?这说明贼人是有备而来的,任由你提督衙门怎么查找也找不到他的头上,人家背后可是有来头的。

    京城里的各个会馆常年都会有人来往,但在会试期间,各家会馆里住的可都是应试的书生,而大部分应试的书生都会因为出门在外路途遥远,身上的盘缠花费许多而根本就不富裕。强盗入室,这些穷书生身上,他能偷到什么东西?

    就像阮竹卿这样的,即便在家时家境富裕,出门在外也依旧很节俭,他连租院子单住的钱都没有,更不可能随身携带什么被人觊觎的奇珍异宝了。这个入室的强盗根本就是奔着要阮竹卿性命来的。

    白天在阅卷室,阮竹卿对舞弊的事情那么反感,态度那么坚决,虽然在自己的劝诫之下没有当时就上报皇上,但当时阅卷室内的情形却清晰地显示出,阮竹卿被孤立了,那么舞弊案背后的主谋当然不会放过阮竹卿,就算薛冉的态度是要罩着阮竹卿的,他也不能把阮竹卿一辈子挂在自己的裤腰带上吧?

    这个黑衣刺客应该是在江安会馆里埋伏了许久,刻意在一些没人居住屋子里制造了强盗入室的假象,然后假装恰巧遇到外出回来的阮竹卿,制造抢劫杀人的假象。

    薛冉在心中冷笑着,原本他还想把这件舞弊案尽可能的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现在看来那些人根本就没把他放在眼里,明知道他在意阮竹卿,还敢对他下手,真是把老虎当成病猫了,尽管他这老虎平时也不大精神,但他应该教训教训某些人,病老虎的屁股也不是可以随便摸的。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