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八章 二皇子寿辰(4)

章节字数:3009  更新时间:14-11-10 18:1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掌声经久不息,带头鼓掌最热烈的便是今日的寿星老二皇子薛垒,其他人就算对白冬儿的演出有了那么短暂的惊艳,惊艳过后却并没有留下什么值得回味的东西,且不说白冬儿最后那个媚眼抛的多失败,就是正经演出中的各种眼神和表情的运用也仍然流于表面,跟当初百里靖的投入和痴情的表现相比起来可是差远了。

    虽然今日的宾客们基本上都没见过百里靖原装的表演,可这些人哪一个不是人精?寻常与人说话还要咋么出三分滋味来呢,白冬儿如此浅显的表演自然无法打动这些人的心。之所以鼓掌这么热情,多半是看出了白冬儿和二皇子之间互动的潜台词,多半是酒不醉人人自醉了吧?这点面子还是要留给二皇子的。

    就在这热烈的掌声中,一双筷子重重地敲在桌子上,声音不大却恰好能清清楚楚地传进每一个人的耳朵,在一片逢迎的掌声中,这带着愤怒的落筷声是何等的突兀可想而知。大家不由自主地停下掌声将目光集中到了薛冉等人坐的桌子上,敢在这个节骨眼儿上跟二皇子作对的除了六皇子不做他人之想了吧?可是大家看到的站起来的身影却是熙宁郡王府的世子金凤宇。

    “白冬儿,本世子去年曾经说过,不希望在京城的任何一个地方再看到你唱戏,这话你都忘记了是吗?用不用本世子找人来提醒你一下?”金凤宇玉面含霜,双目闪着怒火的颜色,熟悉的人都知道,好脾气的金世子要发威了,这可是难得一见的奇景儿。何况这里是二皇子府,是二皇子的寿宴,金世子今天这是吃错什么药了,想要跟二皇子叫板是吗?

    “唉!!凤弟凤弟!!你这是干什么,他不过是一个戏子,你用得着跟他较劲吗?白冬儿,不管你过去曾经做了什么事得罪了金世子,现在,赶紧过来磕头谢罪,金世子大人大量饶了你这一遭就是了。”二皇子看到美人受了委屈泫然欲泣的模样,心头一热,竟主动出声替白冬儿讨人情。

    “二皇兄,就是一个戏子罢了,小金子甭管是要打要杀都不为过,谁让他得罪了小金子呢?不过过去小金子并没有跟白冬儿较劲,就是因为跟一个戏子较劲没意思也不值当,所以过去也一直只是说要把他撵出京城就算了,不跟他多计较。可如果这个戏子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重,一再违背小金子的驱逐令,那就不是看他顺眼不顺眼的问题了,而是他根本就没把熙宁郡王府看在眼里,你让人家熙宁郡王府情何以堪啊?”

    今日在场的几个皇子,老大老五没来,老三老四不明就里,能跟二皇子顶几句嘴的也就剩下六皇子了,有薛墨在根本就没有别人开口的份儿。

    “瞧你这话说的,到底是因为什么呀?堂堂的熙宁郡王府世子竟然跟一个戏子过不去?说出去也不嫌跌份吗?”一见老六一点儿面子都不给自己留,金凤宇更是硬着脖子好像没听见自己说话似的,二皇子多少有些觉得丢面子,所以说话的语气也越发的不耐烦了。

    “因为他倒贴,恶心着小金子了。”薛墨一脸理所当然地说道,他看向白冬儿的眼神就好像在看一只招人烦的苍蝇一样,倒是二皇子差点儿被自己的口水呛着,这大美人还用得着倒贴吗?金凤宇跟他爹一样惯做老好人装低调来着,什么时候这么受欢迎,成香饽饽了?

    “哎呀,他们这些唱戏之人,多少有攀龙附凤之心,无非就是想给自己找一个依仗罢了,也不是什么大罪过,用得着这么跟他较真儿吗?”薛垒的脸色有些不太好看,自己刚才还对这美人动了心思呢,倒是人家像甩鼻涕一样不要的,这让他情何以堪啊?

    “想要攀龙附凤是小事,没眼色就是大事,几次三番的没眼色更是大事中的大事,他这样的身份连自己能招惹什么样的人不能招惹什么样的人都分辨不清楚,不就是有眼无珠吗?像这种有眼无珠的家伙,咱们没挖了他的眼珠当炮踩就已经是手下留情了,逐他出京,也是想到了要给他留一条活路,只可惜给他活路他不肯走,偏偏要往死胡同里钻,这咱们要是再不收拾收拾,就会被人说咱们这些皇亲国戚不过是纸老虎,就会干打雷不下雨了。太有损威严了吧?”硬着脖子的金凤宇早就被薛冉抓着坐下了,倒是薛墨跟薛垒两兄弟一来一往吵吵得热闹。

    “表哥!!出什么事了?好端端的怎么就发火儿了?”木新航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钻了出来,一脸迷茫的样子。

    “这戏子是不是你找来的?”一看到木新航,金凤宇的火气就直往上蹿。

    他驱逐白冬儿的那一天恰巧是因为邵玉楼看见魏庭仲和木新航私下里见面,他才发现白冬儿在那家茶楼唱戏并且辱骂邵玉楼,当天他们翻遍了茶楼的各个包厢都没有找到木新航的影子。

    可事后不久,就有了木新航诬告薛冉害他下狱的事件,明显证明了那天木新航就是在那家茶楼跟魏庭仲见了面,而且从他手上拿到了那么多对薛冉不利的证据。既然那天木新航就在茶楼,那金凤宇驱逐白冬儿的事他就不可能不知道,甚至有可能是他收留了白冬儿。

    如今白冬儿光明正大的出现在二皇子薛垒的寿宴上,木新航这不是摆明了跟金凤宇叫板吗?金凤宇一家在京城,日子过得战战兢兢的,要想在京城这种地方不牵扯任何的势力纠纷,是一件多么不容易的事,金凤宇父子心知肚明。

    说句实在话,金凤宇忍耐得有些够了,他们家虽然不像在西郡的时候那样的风光,可毕竟还背着四大郡王之一的名头,被人这样看不起,欺负到头上,他还要忍耐的话也太没骨气了。

    木家不就是仗着他们现在还没有撤藩吗?以为京城跟他们东郡一样,是他们木氏父子只手遮天的地方吗?广仁帝可不是什么菩萨心肠,他留着东郡藩制的时间越久,将来木氏摔得就会越惨。这一点木家不是也知道吗?否则为什么突然想起巴结二皇子来了?他们这是把储嗣之争的宝都押在二皇子头上了吧?哼!!也不看看薛垒是不是那块材料!!

    “是啊,怎么了表哥?我听说这个白冬儿原来是兰玉班的二号台柱子,兰玉班散伙之后,京城的大小戏班子都拿不出像样的玩意儿了,邵玉楼虽然还在京城,可是也早就不唱了大家伙儿想听戏都没了好去处,这才费劲巴力的把白冬儿找了来,好歹让大家伙儿过过戏瘾。怎么,这白冬儿犯什么错儿了不成吗?”

    木新航心里也在懊恼着。白冬儿是个戏子,不唱戏他能派上什么用场?原本木新航觉得怎么说这也是二皇子薛垒的寿宴,以金氏父子缩头缩脑的处事风格,根本就不会在这种场合跳出来找白冬儿的麻烦,更何况白冬儿的演技在他的知点之下已经有了不小的飞跃了,跟过去那种上不得台面的德行已经是大相径庭了,没想到金凤宇不但认出了白冬儿,而且还当着二皇子的面儿挑了白冬儿的毛病,他这是一点儿面子都不打算给二皇子留了吗?

    貌似也不完全是这个样子,金凤宇除了找白冬儿的麻烦之外,根本就没跟二皇子对上,而一直是薛墨这个六皇子再跟二皇子一来一往的打机锋。金凤宇这是找到靠山了嘛,看样子以后金家是要站在太子、六皇子还有薛冉的那一边去了。

    “我说过要让白冬儿从京城消失,不想再听到他在京城唱戏。可是他把我的话当成了耳边风,我就是不明白了,究竟是他不把我当成一回事,还是你这个表弟不把我这个表哥当成一回事?觉着我们金家说过的话,也就是随便说说,用不着当真了是吗?”

    既然事情已经闹到了今天这个地步,金凤宇决定彻底跟木新航翻脸,木家已经表明了态度,金家要是不跟木家划清界线,恐怕是要遭到广仁帝猜忌的,金凤宇用不着跟父亲商量,就已经做出了最后的决定。

    “哎呦,表哥,你这是说的哪儿的话呀?一个戏子罢了,你不愿意听他唱戏就算了,小弟这就把这戏子哄走就是了,用得着你跟我翻脸吗?”还别说,木新航真不敢在这个当口得罪金凤宇。

    毕竟他们木家在京城没有什么根基,真到广仁帝要拿木家出气的时候,二皇子就会变成锯嘴的葫芦,根本起不了什么作用。要帮他们在京城联络人脉替他们说话的还得是金家。至于他们巴结二皇子的目的,短时间内是显不出什么成效的,除非有一天二皇子真的登基为帝,不过现在看来,这一天的到来还早着呢。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