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零七章 百里的远行(7)

章节字数:2967  更新时间:14-11-19 17:4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想是没清理干净才会发烧,你别说,我这儿还真是预备下了不少好药…………”说到这儿邵玉楼的脸腾的红透了,他好几年不伺候人,早就没有什么药了。今天他身上带的药都是薛墨早起硬塞给他的,什么止血的消炎的,甚至连他不会用到的退烧药都给他预备好了,刚刚好这些药百里靖全都能用得上。“不过都是用在患处的药,小夫人暂避一下,我帮大人收拾妥当就好。幸亏不用找大夫了,那我回头也得去找薛冉算账。”

    邵玉楼根本没想到是平常老好人一样的薛冉把百里靖伤成了这个样子,亏得他已经有阮竹卿了,也亏得阮竹卿那么能吃醋,竟然还是没看住薛冉,邵玉楼没想到,薛冉竟然会对百里靖起了歹心。

    “别去找他!!”百里靖急忙阻拦,“昨夜事有蹊跷,他跟我…………的时候,嘴里分明叫的是阮竹卿的名字,还说要反攻什么的,我当时看他的样子分明就是神智不清的。而且不单单是醉酒,屋子里还有一股很浓烈的香气,似乎把人心勾得痒痒的…………情不自禁就…………”

    “那你的意思是这件事咱们大家都不声张,就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过?”邵玉楼撇着嘴很不满意的样子,“那岂不是太便宜他们了?”

    “我是个男子,本也不存在什么名节不名节的,只要不声张,过去也就没事了,这样于大家脸面上都过得去就行了。”如果可以,百里靖甚至不愿意让薛冉知道昨夜发生的事情他离开的时候薛冉还睡的很沉,只是自己伤重,怕是那边也留下了不少痕迹,想让那两口人不知道是不可能的,所以现在只能寄希望于他们也不愿声张此事,大家心有灵犀全都不再提起就好,反正自己过些日子伤好了自然不会有人知道发生过什么。

    “大人,阮大人过来了,说是听说大人摔了跟头,过来看望看望,还带了府医过来,大人现在能见他们吗?”小桃心里隐约知道今天发生了了不得的大事,所以做事格外的小心谨慎,就连通传也不敢进屋,只站在门外,高声通报了事。

    “不行,不能让他们进来,更不能让府医给我看病,你们两个快去拦住他们。”百里靖一时心急,拉住被头就要盖住脑袋,却不想抻到了伤口,痛叫了一声,可还是没拦住他用被子把自己藏起来。邵玉楼和袁氏对视了一眼,决定由邵玉楼出去答对阮竹卿,而袁氏留下来继续照顾百里靖。

    却说阮竹卿那边,他出门前其实也喝了不少酒,只是酒量比那两只好些又喝了醒酒汤才勉强看上去不像醉酒的样子,一路上他的脑袋也一直是晕晕乎乎的,又加上忙了一夜,更加劳累,下了马车,阮竹卿就只想早些回房去洗洗睡下,睡他个天昏地暗,天王老子来了他都不理。

    一行人到家的时候,天刚蒙蒙亮,家里的下人早起的还不多,只有大总管带领了几个小厮站在府门外迎接他们。袁氏回西苑了,阮竹卿也在大总管的陪同下一路向自己的院落走去。沿途,阮竹卿告诉大总管,今天府里发生什么事情都不用向他禀报,大总管自己能处置的就自己处置,不能自己处置的就禀报王爷,顺便给他在礼部那边也请个病假,总而言之阮竹卿今天是只想睡觉就是了,大总管都一一应下。

    走到院门口的时候,阮竹卿意外的发现院门是半敞着的,他不由得皱起了眉头。阮竹卿这个人一向磊落,对于院门他都要求想来都是要么大敞四开,要么大门紧闭,这半开不开的样子实在像是被梁上君子光顾过的样子,他实在不喜欢。于是阮竹卿一边推开院门一边叫着小九儿的名字想问个清楚,晚上这院子里应该只有小九儿一个人守夜,这也是他的怪癖之一。

    叫了半天无人应答,院子里安安静静的,没有一点声息。阮竹卿没来由的心中一紧,下意识觉得薛冉出事了,连忙甩开身后的大总管,快步向卧房走去,一进门向左手边一看,里间卧房的幔帐还好好地遮挡着,刚想松一口气,就看见了薛冉傻愣愣地跪坐在外间的榻上。

    “冉儿,这大清早的你怎么在这儿坐着,也不怕着凉?”薛冉上身穿着阮竹卿临走时给他换上的寝衣,下身用棉被团团围着。听见阮竹卿说话,薛冉抬起头来,阮竹卿一下子就望进了一双惊慌失措的眼睛里。

    “卿…………好像出事了…………”薛冉鼻音甚重,吓了阮竹卿一跳,连忙凑了上去。

    “出什么事了?乖,别怕,我回来了!!”阮竹卿伸手去抱薛冉,却不了薛冉一下子掀开了下身围着的棉被,眼前的景象果然把阮竹卿也吓坏了。

    薛冉原本穿着的寝衣长裤已经不见了,两条腿光溜溜地露在外面,此外还有阮竹卿熟悉的PP也露在外面,某个从来没在阮竹卿这儿用过的物件上沾满了血迹,被褥上也都有血迹不说,褥子上铺的被单也乱成了一团。

    阮竹卿的脑子里第一个出现的是百里靖家那个长相甜美可爱的丫鬟小玉,昨天他走到时候,袁氏把她身边的小红和小桃两个丫鬟都带出去了,整个王府只有小玉一个人是女的,而且还被留在这间屋子里服侍百里靖睡下,难道是薛冉把小玉给强了?

    他们把王府里所有的丫环婆子都撵出王府了,就连百里靖夫妇也将于近日搬离王府出去单过,这之前他们两个人花费了多少心思,去防止女人的接近,怎么到最后,就差临门一脚了,反而破了功?阮竹卿只觉得脑子里嗡的一声,险些晕厥过去。

    “大总管!!”阮竹卿脚下踉跄着跑出屋外,大总管还守着新主子的规矩在当院儿站着,没有进屋,“快,把全府的人都叫起来,给我找到小玉姑娘!!”

    “是!”大总管惊讶地看着阮竹卿,不明白这个命令究竟是从何而来。

    “小玉姑娘…………偷拿了王府里的贵重东西,别让她离开王府!!”事情究竟如何还不知道,阮竹卿也不敢说是薛冉真的把小玉怎么着了,只好编了一个理由让大总管派人寻找小玉。

    “是!”这下子大总管明白了。

    “小九儿呢?把他叫来我要问话!!”阮竹卿回身往屋里走,又停下了脚步道,“找到他就让他在这当院儿跪着,其他人都去找小玉姑娘,这院儿里不用人伺候。”

    回到内室,阮竹卿也顾不得讲究什么,只用屋里的冷水帮薛冉清理了一下,然后让他自己换衣服,自己到当院儿的凉亭里等着小九儿的到来,他要问清楚昨夜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小九儿其实也没在别处,这个院子里除了每天固定有人进来做清扫工作之外,院子里服侍的人就只有小九儿一个,他的房间就在正房右边后手的小耳房里,当小九儿被大总管拎着耳朵提到院子里来到时候,这孩子很显然还没睡醒,两眼迷迷糊糊地左顾右盼,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当小九儿看清楚阮竹卿就在凉亭里坐着的时候,这孩子瞬间就清醒了,噗通一声跪倒在阮竹卿的身前:“奴才该死奴才该死,今日竟然睡死过去了,就连阮主子回来都没有听到,奴才这就打水给王爷洗漱去!!”

    “王爷的事儿你不用挂心,先告诉我昨天晚上都发生什么事情了?”阮竹卿有些毛躁地抚摸这大拇指上的琥珀扳指,这是他昨天离开时为了向泷阳县证明自己身份特意带上的一件证物,扳指内侧刻着‘永安王妃’四个大字,是宫里难得专门为他这个男王妃打造的一样饰品。

    “昨天晚上?什么也没发生啊?”小九儿瞪着无辜的眼睛看着阮竹卿,见阮竹卿眼睛一横貌似要发火儿的样子,连忙把昨晚阮竹卿离开之后,自己睡下之前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交代了出来,说完之后还卡巴着小眼睛歪脑袋想了想,实在是想不出来究竟有什么不一样的。

    “…………就这些了,小玉姐姐昨天实在没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硬是要说的话,就是我昨晚特别的困。主子您是知道的,小的当奴才这么多年练就的本事就是觉轻,主子们没睡,小的也不敢睡,主子们没醒,小的就必须起了。可唯独昨天,小的硬撑着眼皮等小玉姐姐离开了咱这院子,就实在是扛不住,连外衣都没脱,沾枕头就睡着了,早上天亮了也没睡醒,就连阮主子您回来了小的都不知道。这不是被大总管拎出来,小的身上这身衣服,昨天睡下时什么样,这会儿可不还什么样么?”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