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零八章 百里的远行(8)

章节字数:3042  更新时间:14-11-20 14:4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小九儿抖落两下身上的衣服,的确快已经揉成抹布了,就是昨天阮竹卿离开时小九儿身上穿的那一件。小九儿是薛冉的贴身小厮,府里的丫鬟把小九儿身上的穿着也当成了薛冉的脸面,说句实在话,小九儿在王府里这么多年,身上的衣服不说料子多么高级,可从来都是干净板正的,从来没像今天这么邋遢过。

    然而阮竹卿却耳尖地捕捉到了一句话:“你说你是在小玉离开后才睡下的?”

    “可不是嘛!!”小九儿认真道,“阮主子您留下的规矩,这院子里不许留旁的人伺候,小的可不敢怠慢!!小玉姐姐走后,我还特意出来关上了院门,回自己屋的时候,还不小心摔了一跤呢!!您瞧,我手掌心都蹭破皮了!!”小九儿无辜地摊开了手掌给阮竹卿看。

    “可我回来的时候,院门是半开着的!!那个小玉既然走了总不会再翻墙进来吧?”看小玉的样子并不像是习武之人啊?

    “那百里大人呢?会不会是他离开的时候没把院门关好?反正百里大人什么时候走的,小的是不知道,不过阮主子您让厨下熬的醒酒汤可挺香浓的,百里大人应该用不了等到早上就能醒。”

    对呀!!阮竹卿眼睛陡然一亮,那种事也不一定非得发生在女人身上,之前他只以为那些血迹是处子之血,却忘记了男人之间若是没有做好万全准备也是会流血的,那么多的血迹,若真是百里靖,只怕他伤得不轻。

    “小九儿,你去找府医过来,就说百里大人夜里伤风了,让他跟着我去西苑看看百里大人!!”阮竹卿决定去百里靖那里探探究竟,但愿被伤到的人是百里靖,虽然他这么想有些不厚道,但总比那个小玉将来生下一个薛冉的孩子要强一百倍。

    “竹卿…………你都问明白了?”薛冉期期艾艾地站在房门口,低头看着脚尖,一脸犯错误了准备挨罚的模样。

    “我现在去看看百里靖,如果真的是他伤了,那基本上就可以断定昨晚跟你的人不是小玉,那咱们也就可以放心了。阿靖那里咱们怎么赔偿他都好,皇伯伯应该也不会怪罪,顶多也就以为是酒后乱性就罢了,一切还都有挽救的余地。”

    阮竹卿对着薛冉无法硬下心肠,从刚才小九儿的叙述来看,薛冉真心不是故意的,即便阮竹卿心地有那么一点点的微酸,也被他硬生生的给压下去了,现在他们的安危是最重要的,只要两个人都能平安无事,以后有的是时间找后帐。

    “那用不用我跟你一起去?…………”薛冉抬起湿漉漉的小眼神看着阮竹卿,他真的挺想关心一下朋友的。

    “你想去找打吗?”阮竹卿伸手拧住薛冉的鼻子,“邵玉楼是个什么样的脾气你不是不知道,他要是看见你了,绝对少不了你的一顿胖揍。”

    “哦…………”薛冉的脖子缩起来了,……貌似邵玉楼饶不了他是肯定的。

    “你坐这儿等消息吧。”小九儿已经找了府医过来,阮竹卿起身向府医迎了过去,“你们两个哪儿也不许去,把那些被单收拾一下,最好是烧掉---毁尸灭迹!!”

    阮竹卿起身离开院子,薛冉和小九儿乖乖地留在原地烧毁那些床单被褥,直到六皇子薛墨在没人通知的情况下突然闯进了院子。

    “哎呦!!我在外面就看你们这院儿乌烟瘴气的,你们在干什么?”薛墨昨晚从邵玉楼那里得了手,幸福地满心冒小泡泡,结果天刚蒙蒙亮,他的心上人就趁着他还没睡醒偷偷跑回家了,薛墨起床后想也没想,就追来永安王府了。永安王府毕竟是薛冉的地盘,来永安王府找人不跟薛冉打个招呼好像有些说不过去,于是薛墨脚下一拐弯儿,直奔了这个院子过来。

    “烧床单!!阮主子说了这叫毁尸灭迹…………”小九儿嘴快,话还没说完就被薛冉一巴掌拍在了后脑勺上:“你想吃哑巴药是吗?嘴这么快,什么都敢往出说?”

    “等等?这里面有事儿!!”薛墨听到了不寻常的气息,连忙冲着小九儿招手,“小猴子你过来,跟六爷说究竟发生什么事了,你放心,六爷肯定不让你主子动你一根手指头。”

    薛墨和薛埴两兄弟一直以兄长的身份照顾在薛冉的身边,小九儿早就习惯了自家主子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向两兄弟汇报,所以也没管薛冉的威胁就照直说了。

    “这里面有蹊跷啊?”薛墨摸着光秃秃的下巴寻思,“百里靖在你的永安王府住的时间比阮竹卿还长呢,以前也没见你们俩之间出什么事儿啊?看你看他都不像是彼此动情了的样子…………冉儿,你说说昨天晚上怎么回事?”

    “还能是怎么回事?昨天喝酒喝多了呗!!”薛冉很委屈,“昨天我睡觉睡到半夜,突然觉得又热又渴,叫人倒水,喊了半天也没人理我,我就只好自己下地去找水喝。喝过了水,一回头,就看见竹卿蒙着被子睡在榻上,我就想,好像睡前听说竹卿要出去来着,想是回来晚了他不忍心打扰我,才会睡在榻上,一时就觉得心里痒痒的,去找竹卿胡闹,然后就…………早起身边没人了,我看见床上全是血,心里又有些发怵,不知道把竹卿伤成了什么样子,可却看见竹卿穿着外出的衣裳从门外回来,我的脑袋就嗡的一下子懵了,昨儿晚上身边睡的是谁,我都不知道,这下子要出大事儿了…………”

    “小猴子说昨天晚上你屋子里点的是静香?静香是宫里出的东西,最是提神醒脑,不应该出现你说的这种稀里糊涂的情况啊?”薛墨想不明白,“走,咱上屋里看看你那香去!”

    薛墨和薛冉回屋,留下小九儿继续‘毁尸灭迹’。

    “这那是什么静香啊!”薛墨扒拉扒拉香炉里余下的灰烬,从下层捏起一撮凑到鼻子跟前闻了闻,“这是巫族流传在外最广的情香,某些个楼馆最喜欢这东西了,巫族用情香挣了不少钱呢。可见这是那个名叫小玉的姑娘做的手脚。”

    “你是说那个小玉是巫族的人?”薛冉皱起了眉头,他也没招惹过巫族啊?难道是姜玉超那边派过来的人?

    “这可说不好,情香虽然价格昂贵,市面上却不是买不到,贸然断定小玉是巫族的人有些武断了,不过她肯定是奸细这是跑不了的。”薛墨拍掉手上的香灰认真地说道,“也是你们两个大意了,院子里不愿意放人伺候,要是秋艳她们那几个宫里出来的丫鬟还在,凭她们的细心肯定不能出事,小九儿毕竟年纪小,又是男孩子,太毛躁,才给奸细找到了可乘之机。”

    “现在说这个也晚了,咱们该怎么办呢?”薛冉撇嘴,这事儿还不都是你老子逼得?

    “咱们去找百里靖,再商量个结果吧。”事到如今,也只能想办法补救了。

    *****

    阮竹卿到了西苑,却看不到百里靖,邵玉楼脸色很不好地把他挡在了百里靖卧室的门外。

    “…………府医来了,怎么着也该让府医给他看看,别耽误了病情。”阮竹卿一贯高傲在此时也不免要摆出低三下四的架势来。

    “需要处理的我都处理了,府医就别进去了,您的好意,我家大人心领了还不行吗?”邵玉楼难免空气强横了些,可依然记得百里靖说过的话,这事儿不怪阮竹卿他们。

    “这么说昨晚……真的是阿靖……?”阮竹卿内心非常激动,这下子他们可以放心一半了。

    “你们还想是谁?伤了我家大人你们很高兴吗?”邵玉楼勉强压住的小火苗腾地窜出了三尺高的火焰。

    “我不是这个意思!!…………阿靖毕竟是我们的朋友,于情于理,你也该让府医给他看看,你怎么说也不是大夫,万一有什么不周到的……”

    “你少在这儿猫哭耗子假慈悲!!左右我们这几天就离开永安王府了,你们这么祸害我家大人,我们躲你们远远的还不行吗?”可惜邵玉楼不能把阮竹卿逐出西苑门外,只好硬生生挡在门口。

    “…………小楼!!这不是你在这儿当看门狗就能解决问题的,来,到我这儿来!”薛墨对着邵玉楼招招手,真的好想在召唤小狗,气得邵玉楼对着他磨牙,这个坏人这么早来干什么?

    “滚回你的狗窝去,你来这儿干什么?信不信我咬死你?”你说我是狗,就要预备好被狗咬断脖子!!

    “我是来帮你们解决问题的。”薛墨使了个眼神,让府医离开了,昨天他塞给邵玉楼的那些药用在百里靖身上足够了,的确用不着府医在这儿让百里靖没面子,“你看在看竹卿和冉儿两个人乌眼儿青似的,后面的问题该怎么解决?还得我这个第三人来帮你们从中调和。昨天的事是奸细设下的圈套,怪不到他们两口子身上。”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