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er of Set  (18)黎明的告白

章节字数:2949  更新时间:16-02-03 01:0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快要天亮时,斯捷列突然拿到了医院来的信,韦尔将军伤口已经治愈,即将出院。

    我看到,安德烈脸上露出了光彩的笑容,他完全放弃了杀死将军的打算。

    “我去看看将军吧,你公务比较多,又是修路又是粮食分配,就由我去转告你的祝福好了。”我穿上大衣,绕过椅子,刚想走。

    “我叫人开车送你过去。”安德烈站起来,朝司机斯捷列点点头。

    “谢谢。”我回头一笑。

    “金。”他又叫住我。

    “还有什么事?”我回头问。

    “没什么,我猜想,之所以苏军只是在郊区布军而不是进攻,是因为他们没有一个合适的借口,如果让他们找到借口,华沙将危在旦夕。”安德烈严肃的告诫道,“金,这些天,不要去惹苏联人,不要让他们找到开战的把柄!”

    惹事,拜托,避之不及呢!

    医院里,韦尔将军精神不错,这个快要退休的老人穿好洗净的军装,活动了一下手脚,突然朝我道,“金,我要去城外与苏军会面。”他将目光瞥向窗外。

    “他们不是敌人吗?难道你已经……”我一惊,就如一道晴天霹雳。

    “不错,我意识到,当今守着俄国,是坚持不长的,身在乱世,只有弃暗投明才有一条活路,你在这,我跟你说,希望你明白,也希望你能去劝劝我那傻副官,我先去莫斯科参加列宁同志举办的大会了,等回到华沙,我会接你走。”他一步步朝我接近了,一切来的是那么突然……

    “你疯了吗?你是俄派,你去苏联,那就是狼穴虎山呐!”我叫喊道,希望他能清醒一点。

    “金,你不相信我吗?”他脸色一变,猛的抓住我的胳膊,“既然不相信我,又为什么每天晚上都要来和我聊天?为什么只有你!你胡说,你明明喜欢我!”

    不,不是的,韦尔留什,真的不是。我的心底简直要抓狂了,该死的老流氓,快退休了还没个正经,要不是格雷希尔他叫我过来监视你谁愿每晚牺牲这么多时间过来陪你啊!

    “金,你没有骗我!我周围所有人都在骗我,可你不会!”他的声音突然悲怆起来,“从小所有的人只知道疏远我!盯着我!从来没有人这样和我说话!我从来没有这么跟人说过话!”

    也许,韦尔将军也是一个很悲哀的人,从小所有人只会紧盯他的地位,阿谀着,在他的权杖边缠绵着,却从来没有人敢正眼瞧过他,甚至他从来不被当做正常人……这样的人生,这样的权利,对一个有血有肉的人而言又有什么意义?

    “恕我坦言,韦尔留什,你这样做只会降低你的身份,让别人觉得你是手握拐杖的戏子!”我打断他,他对这句话感觉很愕然。

    “呵,呵,呵呵。”从他嘴里吐出阴笑,我一吓,感情是被我骂傻了?俄国老爷就这点心理素质?快回去找妈咪去吧!

    “没错,我是很可悲,可你如今只作为一个犹太人的奴才,难道你就不可悲?所以,你一定要跟我走!跟我到莫斯科去!列宁承诺不剥削我的财产,只让我放弃名号尊卑而已!”

    “金,想想吧,我可以满足你的一切,比你的愿望大出几十倍几百倍都可以!我会把你当成我的家人来对待,因为只有你不会胡说,只有你!”这是一个可悲而幼稚的老人,所有人都骗了他,导致他这半辈子一直活在幻想中的世界,直至今日,他依然幻想着自己腰缠万贯的麽样,事实是,真要到了莫斯科,下半辈子就在班房凑合了。

    就在这时,刺眼的光突然升起,照的我眼睛发酸发烫,比他所说更噩梦的到来了!天亮了!

    “你先放开,等一下到楼道里我跟你解释!”

    “不,我不放!金,我还是不明白,我什么都可以给你,你知道有多少贵族小姐挤破了脸都要见我一面吗?”他抓的更紧,根本没有放开的打算。

    糟了,我几乎已经感觉到身体火烧般隐隐作痛,像被滚烫的锅炉包围了一样,我想挣开,但浑身是愈发无力……

    第一次见到那么不要脸的男人!也许是生命中的最后一次……

    也许我很快,就会化成一滩水了吧?我这样想着,似乎也不是那么热了,只是感觉到意识在逐渐模糊……

    “啪——”“噗嚓——”两声极其微妙的声音划过我的耳畔,硬生生在我模糊的意识里塞进了感知,我感觉到,好像有一堆黏糊糊的液体粘在了我的身上。

    光线就在我有意识的前提下变暗了,有个好心人帮我拉上了窗帘,我睁开眼,好说歹说是还活着……

    “你没事吧?”这声音,这是安德烈!

    “金?怎么样?”斯捷列夺门而入,“呃,你的身上……”

    我往下一看,韦尔将军的脑袋被一颗六点二五毫米水银子弹击中。

    直接打成一地血肉模糊。

    当今世上,能有这种手速的,只有安德烈能够做到,也就是说……毛骨悚然的场景在我的脑海里重现了一遍,安德烈急忙赶到,以为韦尔这万年老处男要上我于是掏出枪毙了他,完事怕人看见把窗帘一拉……

    “你还是打死了他。”我一脚把老处男踢出老远,伤好了就来这出,真当这是乌克兰呐!

    “没错,还是打死了他,上帝啊,说来也好笑,前面千方百计都功亏一篑,没想到就是放弃了不到一个小时……”他忽然大笑起来,断断续续道,“金,这是惩罚。”

    我心里一暖,赶忙安慰道,“不,这个将军是叛徒,他与苏联的人有接触,这是他罪有应得,在波兰,叛徒就是这个下场。”我抖擞道,好有气势的一句话。

    安德烈听后脸色一变,“他跟苏联人?糟糕!”

    我突然也意识到了,这,这样苏联人不就有借口了吗?

    “没事的,没事的,那个,谢谢你救了我。”我赶紧安慰他,安德烈身上压了这么多重担,我真怕他坚持不住,也爆发出刚刚那种处男情节……

    “金。”他面色一暖,已不再铁青,如冬日暖阳照亮深山里的溪流,双眸释放出斑斓的星空印花。

    “安德烈。”我接近他,被他一把搂入怀中,透过他冰冷的制服,仿佛能感受到他那惊魂未定的,跳动的人心。

    “只要你没事就好。”他将我的后脑勺按入他的胸口,滚烫的体温在那一刻重新席卷了我的全身。

    冰冷的躯壳,颓废的人间,原来依然会生发这样渴望燃烧的真情。感情应该是一种不受限的东西,正因此,它们才总是那样虚伪。凡世既是因果,也都有不同的代价。

    “金,也许我们是被奥地利的花神祝福过的,因为再没有人比我更愿意相信那个童话的存在,我希望,你在给孩子讲的时候,可以适当修改一下它的结局,不要让故事听起来总是那样悲伤而虚伪。”他的声音变得奇怪的很,带着一股让人无法抗拒的诱惑。

    “但那依然是一个悲伤而又讽刺的故事,因为它诞生于一个荒谬的奥地利。”我再次提醒他道。

    “不,不要那么残忍,金,如果有来生,我好想降生在,你口中那个被花神祝福过的世界。”

    “我不记得你说过多少又多少次。”他灼热的胸膛炙烤着我的苍白,只剩下眼角一阵微微的刺痛还在。

    “所以,我会等你改变看法,让这样悲伤而又讽刺的事情从这一代结束,你和我也一样,总会在平静或辛苦的生活中,因这样美丽的故事而得到一点又一点微小而坚定的幸福。”他的手指停留在我的颊上,迟迟没有离开分毫。

    “一切都可以改变吗?”我问。人与吸血鬼不能相爱的戒律又再一次闪现在我的脑海里。

    “当然。”他笑如天使纯净。

    如果换是以前的我,一定早就哭了出来吧?不,安德烈,你不懂,那样美好的童话故事,终不过是悲伤而又讽刺的世人的捏造。

    “安德烈,其实你明白……”我反扣住他有力似钩子的手,“生在这样的地方,谁不会有太多的无奈,事实的残酷,早已烙在了我们的心底。”

    “哦,金,你怎么老是这样说?”听到这里,他的手指一颤,从我的颊上滑到了肩头,又用力的抓住我的两肩,“我印象中的金会讲美丽的故事,所以,我不希望看到你那样的神色,所以,你讲好你的故事,改成美好的结局给我听,好吗?其他的事情你都不用管,我会保证华沙市的未来,决不让它落入苏联人之手。”

    他的眼里闪着坚毅的光,仿佛被泪水洗净,过滤过颗颗永不灭亡的恒星,如一点又一点微小而又坚定的幸福……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