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er of Set  (19)华沙迷梦

章节字数:1822  更新时间:17-05-16 00:2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绞死沙皇的的季节,红色华沙这有个闹着要投降的将军,闹着闹着,我亲爱的副官先生终于崩了他。

    因为用的是水银子弹,所以脑浆子都给崩出来了,这就是不忍了吗?从死相上看,倒像是这副官一直都想杀了他。

    “他死了?”我苦笑一声,“只是没有想到,一向冷静的你竟也会……”

    “也会什么?”他冲上来扼住我的手腕,用从未有过的力道,极力促使我与他的眼波对灼,灼热的日光汇聚成他水蓝的双眼,仿佛明亮的恒星。随着他的四指在我冰冷的手臂上渐渐收紧,紧闭的嘴角突然就漾起了一丝温柔的动容,“现在你虚弱的快要死了,还让我要怎么冷静?”

    “我很正常。”我解释道,我害怕我是吸血鬼这个秘密让他知道,现在他困惑的看着我,忽然走到窗边拉开窗帘,让阳光透进来,他笑的倒是一脸阳光,“冷了?晒一晒就会好起来的。”

    我这吸血鬼要是沾上太阳,就会化成一滩水,来不及解释,只顾保命而出。

    在走廊最阴暗的墙角站定后,我简直不敢想他被我甩在阳光下的表情。

    是那炽热的力量,还是残酷的阳光,好像都离我还遥不可及。

    我觉得他是怀疑,是害怕,害怕基督的惩罚害怕我是血族的事实,我们十指之间用十字画下的红线,鲜艳的就如同撒旦坠落了九个黄昏,混沌在怜悯与鞭笞的迷梦中。

    可是下一刻,他的腕徽就从我的腰间旋过,疯狂的扳住了我,在流泪的国度,把疲惫的浅色睫毛眨的灿若群星,这个怀抱给的是那么炽热,那么投入,那么的纵欲,仿佛放开就要阴阳不见。

    “没想到你冷成这样,就是开窗都不行了吗?”

    “是吧……”

    我又觉得我错了,一个男人哪有我想的那么聪明,不过在他怀里,确实比在阳光下现了原形要舒服的多。

    “那就让我搂着你吧,你会暖过来的。”

    他坚强的说道时,字里行间都充裕着令人振奋的铿锵,眼中的柔情优雅地荡出了阴暗的角落,清澈胜雪,同时掺杂着许多难辨的怜惜,让我惊愕的像是在梦里做了幻觉。

    “那是要搂到什么时候?”

    “不知道啊,”他的口气天真的像个孩子,“不过至少要到你的灵魂不再冰冷的那一天,我才会放开。”

    不再冰冷的那一天……

    “原来是想有多久,就有多久吗……”

    原来,他早就猜到了我是血族这个答案。

    所以,这个承诺给的无期无价,像恒星莅临我冰寒的世界,才会炽热的让人无法承受。

    “是冷是暖,只要是你,我全都不在意。”

    他的表情好像层层涟漪花折在月光下,在水绿色的湖面起着无际刺痛的辉芒,而不断迤曳的金色眼睫,有温热的气息在他的笑颜中流淌,宛如雪绒繁花开在极光雨下,融化了心里细雪的清寒,全部化为爱情的火焰绽放出来。

    而那些从原来就在心里要断的罪与分歧……

    原来,原来……

    在他的爱情面前,可以全都不在意。

    原来被宽恕的心情呢,就像描绘伊甸园的调色盘,即使是落在遍地充塞着鲜血与饥饿的焦土,也能旋开代表晚安的苹果花。

    只是这一刻,他好像若有所思,俊美的脸庞折一半在黑暗里,仿佛完美弧度的镜像,在我痴迷于他的侧颜之际,他忽然开口道。

    “要走了,过不了多久苏联就会越过铁路,指望那时再逃出华沙的希望将没有一分,你明白我的顾虑,所以我必须要赶快,只要来得及建立防线,不仅是我们,还有很多的孩子,就都能够自由了,这不正是我们希望的吗?奥尔佳……”

    原来他知道这个名字,我觉得他好像什么都明白。他用戴着手套的纤长手指在我的下颚轻轻的滑,雪白的像餐巾似的容颜轻轻的笑,仿佛只要重一点它们都会破碎。

    就像有时如昙花绽放般绚烂的下一秒,伴着终究只是须臾的芳踪,在水一方。

    在我还在因为他的勇敢而担忧时,如烟的晨雾把他坚毅清俊的容颜撩上了迷梦的纱,弯起笑容的红唇启出慰藉的私语,就仿佛是那鲜艳盛开在子夜里孤曳的昙花。

    “没有冰冷的灵魂,其实和人类都一样,你明白我的顾虑,我明白你,”就快要涌到眼眶的湿润,朦胧了这一片夺目的金辉,只隐约看见他的微笑仿佛雪绒花絮在流连在无际虚空,用模糊滚烫融化了心底最后的坚硬,看到了他闪耀的笑容,“所以我向上帝许誓,一定会活着回来见你!”

    你说的,是真的么?

    许诺是男人最慷慨的付出,而你是唯一了解我的人类。

    冥冥知道这不过是与亡命徒缔结下的约定,但你的这句话,就像圣十字塔上的钟声,声声敲进了撒旦在我心中的国。

    离别前我的灵魂里有了天堂的回答,仿佛太阳的炽热,在我心里燎原,终于燎尽了彼此的天性和各异的信仰,用倾心的爱慕完成了等价的救赎。

    “也许有一天,你和我之间,可以不分种族……”

    这个颇有些促狭的吻给在耳语之后,在他怀中,喃喃自语着一直以来想问的问题,却还是没能找到出口的机会……

    你若许誓我必守约,那会不会幸福?

    没有冰冷的灵魂,和人类一样……至少那时心中还有唯一的梦。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