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卷 误入红尘  第二十六章 新春

章节字数:4903  更新时间:08-04-13 14:3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一晃便是新年了。

    这段日子,朝堂上风平浪静。众臣都偃旗息鼓,默坐静观,不结交各位王爷。毕竟这鹿死谁手尚未可知,大家都不想压错了宝。

    只有卫元琛颇为后悔,早知如此,当初真应该完全按照随心所说,就把神谕写明白些,直指卫元诚,就不会弄成这样了。如今却又添了许多变数。

    随心自然也知道了梁帝的圣旨,她倒是不在意,反正武帝宝库的秘密她知道,实在不行的话,把它说出来就是。只不过目前她还不想说,反正这事暂时不急,她手头多一点筹码,自己和燕十三的安全也多一分保障。

    自打那日自己和卫元朗把话说开后,卫元朗又时常上靖王府来陪伴于她。她虽然觉得卫元朗好像还是没完全死心,但是一来卫元朗不再提起这样的话题,二来她失了人身自由,的确很寂寞,也实在舍不得开口赶走他,或许卫元朗也是吃定了这一点,才会如此肆无忌惮。说实话,如果不是担心卫元朗还放不开,她其实很高兴有他来陪的,卫元朗总会弄些好吃好玩的东西来,他怕她寂寞,还特意送了张琴来,让她自娱。特别是听了几次她的歌之后,直说从未听过这般好听的歌,更是日日赖在她这里吵着让她唱歌给他听。害得她几乎将自己记得的歌都唱遍了,嗓子也唱得生疼,卫元朗这才勉强放过她。

    今日是新年,历来新年宫里都会设宴宴请文武百官。卫元朗早几日便已经告诉过她,今日他必须得到宫中赴宴,恐怕不能来陪她了。虽说她如今已是孤家寡人了,过这种团圆节只会更让她多添些感伤。但到底是过年嘛,除了她还有秀儿呢,总不能就这般冷冰冰的吧?随心左思右想,终于想到了一样可以让自己忙忙碌碌的事来:包饺子!

    原来,以前都是有人送饭来给随心,自从卫元朗时时来陪伴她之后,因卫他与卫元琛是两兄弟,不能说也差人送饭来,卫元琛便总要请他一起用饭,随心既不便相陪也不愿相陪,卫元朗又舍不得委屈她,于是干脆让人在东院又搭了个灶间,让随心自己单独使用,卫元朗更是说要品尝随心的手艺,便是卫元琛来请,也推脱不去。卫元琛也只限制了随心的自由,于这等小事,他自然不会落弟弟的面子,便任他折腾,所以这段日子随心便日日忙着伺候这位刁嘴的祖宗,倒也无暇寂寞。如今新年了,她便想起来包饺子了。

    她打发了秀儿出去买了各式配料,留下秀儿也真是不错,她不方便外出,许多事便让秀儿去办,秀儿也都做的妥妥贴贴,她颇为满意。卫元琛似乎也就是差人盯住她不放,对其他人倒不大在意。要不是还记挂着燕十三,而且也担心出去之后遭到追捕时无法自保,她真想让秀儿安排逃跑事宜。

    不过多久,秀儿就提了一大篮子东西回来。两人便忙忙碌碌起来。

    告祭过太庙,宫里便摆开了酒席。卫元朗等开了宴,梁帝作了番新春致辞后,略吃了些酒菜,他心里惦着随心,随意敷衍了几个大臣的敬酒,趁乱便悄悄溜了出来。来到靖王府,王府上也是张灯结彩,卫元琛此时正在宫中饮酒,顺便与百官交流感情,一时半刻的可是回不来的。因此除了当值的家仆,余下的也都饮酒取乐去了。整个王府显得很是冷清。卫元朗看了更是担心,怕随心心里难受。快步来到东院。进了院门,就听得房里随心在和秀儿说话。

    “公子,这就是饺子了么?”

    “嗯。”

    “咱们忙了一天了,包了这许多怎么吃得完?”

    “反正无事,忙一忙也挺好的。省得闷着难受。多的你一会送与门外的守卫吃就是了。唉,可惜,今日不是五日之期,要不然让十三也来一起过新年,也来尝一尝我包的饺子就好了。”

    “公子,燕护卫那自会人送饭去的,你就不用担心他了。”

    “人多也可以热闹些啊。”

    卫元朗想了想,又退了出来,来到西跨院。卫元琛将他主仆二人的住所安排的一东一西,是王府里相距最远的两个院子。

    来到西院,卫元朗对守卫道:“去,开门,将燕十三叫出来。”

    守卫为难道:“王爷严令,不得他的许可,不能让燕护卫出门。”

    卫元朗道:“今日是新年,就破例让他们主仆相聚一下,也是应当的。三哥那本王自会对他说明。有什么事也自有本王担着,断不会令你们受罚。”

    侍卫也知道二位王爷素来亲厚。有六王担着也确是不妨。遂点头应是。进屋去唤燕十三。少时,燕十三便出来了,见到院外立着的卫元朗,挑了挑眉。

    卫元朗道:“今日是新春,我带你去见随心,陪她一起过节,免得她孤单。”

    燕十三拱了拱手,诚恳道:“多谢王爷!”

    卫元朗并不回应,转身率先往东院而来。燕十三随后跟着,两名守卫也在后头紧紧跟随。

    来到东院,推门进去,就见随心与秀儿正在桌旁忙碌。桌上摆了许多白花花,似耳朵般的东西。

    听到门响,随心抬起头来。见到卫元朗又惊又喜:“六公子,你怎么来了?你不是在宫里赴宴的么?”

    卫元朗呵呵一笑,道:“我偷溜出来的,我还给你带了个人来。”说着,径自走到桌边,道:“啊,你这弄了一桌子的是什么?怎么又是从未见过的?看样子我又有口福了。”

    燕十三也走了进来。随心见了更是惊喜:“啊,十三,你也来了!”转头对卫元朗道:“六公子,可多谢你了!让十三来陪我过个节。”接着,又神秘一笑,道:“六公子,你溜出来陪我,我也不让你后悔,这可是你从未吃过的东西呢,保证不会比在宫里吃酒席差!”

    卫元朗本就正好奇着,听了随心这么一说,更是兴致勃勃,伸手捏起个饺子,仔细看了看,问道:“这叫什么?看着怎么跟耳朵似的?”

    随心先请他二人坐下,而后道:“原本这东西就叫‘姣耳’,不过现在我们都叫它‘饺子’。这可是我家乡过年时必要吃的东西呢。”

    这是随心首次提到自己的家乡,卫元朗与燕十三都来了兴趣,卫元朗更道:“‘姣耳’?好奇怪的名字,是不是有些什么来历?”

    随心点头:“是呀,据说它是位神医发明的。当年有个地方有疫病,许多人的耳朵都烂了,后来便来了位神医,他将各种药材用面皮包了,做成耳朵的形状,放在锅内煮熟,然后分发给大家吃,大家吃了之后,烂耳朵果然就好了。于是后来大伙为了感激他,便年年包了这饺子纪念他。”

    卫元朗摸了摸耳朵,故意做出一副苦相,道:“随心,你不会告诉我这里面包的全是药材吧?我的耳朵可是好好的呢!”

    随心“扑哧”一笑,指着一旁的馅料道:“怎么可能?早就换成别的了啦。你看,我今日包了三鲜的和牛肉的两种口味的馅料。”说着,目中又露出惋惜之意。“可惜不能出去,若是能去采些荠菜回来就好了,我最喜欢吃荠菜馅的了。”燕十三眸如深潭,看着随心。并不吱声。

    卫元朗忙岔开话题,道:“啊,那这一定很好吃,我已经等不及要尝尝了。”

    随心笑道:“还要再等一下,还有几个没包好,真高兴你们能来,这一日也不算白辛苦了。”说着又去桌边擀皮子包馅。随心负责擀皮子,秀儿包馅。秀儿到底是初学,手脚不快,不一会儿,桌子上便堆了一大摞子面皮。

    燕十三看了一会儿,便也上去帮忙。随心奇道:“你也会?”

    燕十三淡淡道:“不会可以学,这有何难的?”说着从桌上拿了一张皮子,包了起来。倒也似模似样,手脚竟比秀儿还快上几分。随心见了不由道:“十三,不错嘛,你还挺有天分的。”

    一旁卫元朗听了,坐不住了。也站起身加入其中,道:“想必包饺子也挺有意思的,我也要包。”说着,也伸手拿了张皮子。

    随心越发高兴,道:“那正好,我擀皮子,你们俩包,咱们分工协作,一下子就好了。秀儿,你就去烧水吧。”秀儿应声去了。

    没多久,随心就将余下的皮子都擀完了。燕十三与卫元朗二人正低头专心致志地包饺子,眼见饺子包得差不多了,她正要拍去手上的面粉,忽然童心一起,转了转眼珠子,伸出满是面粉的双手向他二人脸上抹去,口里还道:“哎哟,怎么找不着抹布?不好意思,借你们俩的脸用一用。”

    燕卫二人一个不防,立时便被随心抹了一脸面粉,随心见他二人的样子,跳到一旁哈哈大笑。卫元朗放下手中的饺子道:“好啊,敢耍我,看我饶不了你。”说着伸手作势向随心脸上抹去。随心大笑着逃跑,卫元朗便在后面追她。随心围着桌子躲来躲去,便避到了燕十三的身后,推着他向前做挡箭牌,口中得意道:“够不着,够不着。”冷不丁面上一花,被抹了一脸面粉。原来,燕十三放下手中包好的饺子,;转身将面粉抹到了她的脸上。

    随心一呆,薄怒道:“十三,你怎么帮他不帮我?”

    燕十三眼中闪过一丝笑意,面上去是一派淡然,道:“我不过是为自己报仇而已。”

    随心大叫:“太过分了!两个大男人欺负一个小女子,算什么英雄好汉!”说着抓了一大把面粉身朝他二人撒去。燕卫二人忙向一旁避开,也有样学样,抓了面粉还击。一时间,屋子里面粉满天飞,白茫茫的一片,眼睛都蒙了。随心以一敌二,很快便败落讨饶:“不玩了,不玩了。我投降,投降!”燕卫二人对视一眼,决定放她一马,大家这才休兵罢战。

    待停下来,三人看来各自的一身狼狈像,你望望我,我看看你,俱大笑起来。随心更是笑得直打跌,喘道:“太好笑了,好久没有这么开心了。”

    卫元朗与燕十三见随心一脸兴奋,均暗道:总算没有白白牺牲自己的形象。

    秀儿推门进来,一抬头见到三人的样子,惊呼道:“这都是怎么了?弄得一塌糊涂的?打翻了面粉盆子么?”

    随心笑道:“没什么,玩的呢。咱们下饺子去,你们俩也去抹把脸吧。”

    待卫元朗洗脸更衣,收拾妥当后,饺子已然煮好,端上桌了。桌上还有几样精致的小菜,卫元朗见随心发上还有面粉,道:“随心,你怎的不去收拾一下?这头上还沾着面粉呢。”

    随心嘻嘻一笑,道:“没关系,我抹过脸了,剩下的让它去,反正一会儿还要洗过的,呆会子再管它好了。”

    卫元朗不由又望向燕十三,见他也只是随心拍了拍身上的面粉,发梢上残留的面粉也未打理。他心头隐隐的有一丝不舒服。

    随心招呼他:“六公子,愣着干嘛?快坐下来吃啊,还有秀儿,也一起来,今天不要跟我讲什么主仆规矩。一起来吃,人多才热闹。”于是大家团团围坐。

    随心一人碗里夹了一个饺子,期待地望着大家,道:“快尝尝,看好吃不?”

    卫元朗率先将饺子放入口中,咬了一口,微眯了双眼,细细咀嚼:“唔!真的很不错,皮薄馅大。皮有韧性,馅料多汁,果然不输于宫里的酒席,看来我溜出来还真值了!”

    随心洋洋得意,头一昂,道:“那当然!”又转向燕十三与秀儿,“还有你们俩,怎么说?”

    燕十三微一颔首,道:“真是不错!”

    秀儿含了一嘴的饺子,直点头,含糊道:“好吃!”

    随心笑靥如花:“总算没有浪费我一日辛苦,来来来。好吃就多吃些。”说着,又指着各种调味品,解释道:“喏,这里是酱醋蒜姜等调料。尝过了饺子的本味,现在你们就可以根据自己的口味添加各式调料,就这样,蘸着吃。”说着,她做了个示范。

    余下三人照猫画虎。卫元朗最是嗜好美食,每种口味都尝了一遍,才放下筷子,道:“真是人间美味!”

    随心得了褒奖更是欢喜,眼睛闪亮,笑道:“还有其他的吃法呢,下次我再做给你吃。啊,还有酒呢,都忘了。”说着便要动手为大家倒酒。

    秀儿忙道:“我来。”取了杯子,将酒一一满上。

    随心举杯,道:“来,让我们大家干了这杯,希望新的一年可以万事如意!”其他三人一齐举杯道:“万事如意!”一饮而尽。

    接下来,四人推杯换盏,说说笑笑,吃喝起来。也颇势闹。随心许久不曾如此开怀,不免多饮了几杯,很快便有了几分醉意。望着燕卫二人呵呵直笑。道:“今日,我真的很高兴能有你们两个来陪我过年,六公子,谢谢你!来,我再敬你一杯!”说着摇摇晃晃地站起身,举起了酒杯。

    卫元朗扶道她坐下,温言劝道:“随心,别喝了,再喝就醉了。你明日酒醒可要喊头疼了!”

    随心展颜,憨憨一笑。道:“没关系,今日我很高兴,醉便醉吧。人生难得几回醉呢?六公子,这一杯,你一定要喝!”

    卫元朗没奈何,只得陪了她一杯,随心一杯酒下肚,更是醉得厉害,又要去灌燕十三,燕十三不肯,随心笑盈盈地举杯道:“十三,干嘛不喝?你难道没听过吗?‘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卫元朗见她已然醉了,扶住她,拿走她手中的酒杯,道:“好了,随心,够了,你已经喝多了。”随心不依,道:“我没醉,我还要喝。”卫元朗哄道:“酒已经没了,下回再喝吧。”随心又是呵呵一笑,醉态可拘地望着卫元朗,道:“酒没了就再去买啊,六公子,你也要我教你么?‘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你看,这是何等的肆意!”说着又大笑起来,笑得落下泪来。

    卫元朗见她落泪,有些慌了,忙唤道:“随心,随心,怎么了?”唤了几声,见随心只倒伏在桌面上全不回应。又等了片刻,卫元朗扶起她一看,见随心已昏然醉去,面上犹有泪痕。

    卫元朗轻轻抱起她往内室走去,秀儿连忙跟在后面。燕十三的身子微动了动,终究还是默坐桌旁,只取了酒给自己满斟了一杯,一扬脖,倒了下去。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