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厘头爆笑相声文集

热门小说

正文  第十五章 我要冲头条

章节字数:4627  更新时间:19-09-26 20:2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我要冲头条

    张文墨陈开德上台

    甲;时光过的非常的快,又到了我们哥俩的表演时间段了。

    乙;今天一定让大家“物有所值”。

    甲;那必须的啊,今天这到场的观众,绝对不一般啊,你听这“稀稀拉拉”的掌声。

    乙;要掌声来了,观众要是喜欢那要是发自肺腑的鼓掌,好的演员不用这一套。

    甲;是的,我就是借机讽刺了一下刚刚前面的几个相声演员,太不要脸了,一上来就要掌声,下次不可以这样了,你看我们俩个,什么时候要过掌声了。

    乙;你这要的还不够多吗?

    甲;好了,够了,很给面子了已经。谢谢,太感谢了。首先还是自我介绍一下,行不改名坐不改姓,相声小学生,张文墨。

    乙;陈开德

    甲乙鞠躬

    甲;阿德,知道我今天为什么从一个艺术家变成现在的小学生了吗?

    乙;你这从来不按套路出牌,了解你的人估计都牺牲了。

    甲;把我说的那么伟岸。

    乙;这还伟岸,这是危险。

    甲;以前的我太过高调,幼稚,见笑了各位。

    乙;可以啊,最近受啥刺激了。

    甲;没有谁刺激我,就是突然之间就长大了长高了。

    乙;快说,如实交代。

    甲;不是,你这审犯人了这是,我穿内增高了,你咬我呀,我跟你有仇啊这语气。

    乙;你欠我钱。

    甲;这是公共场合,给艺术家一个面子。

    乙;刚还说要低调,现在又吹起来了。

    甲;哎呀、家家有本难练的经,我不吹,我拿什么赚钱,我不吹,我拿什么养家糊口。

    乙;大伙别笑,墨哥说的没有错,相声演员靠的是嘴,他要是吹的不可乐,你们还愿意花钱买票听相声给自己找开心吗?

    甲;阿德,多少年了,你今天总算说了句人话。实话告诉各位,不要看我在台上吹的天花乱坠,下了台,我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小市民,地上要是有一百块钱,我也得弯腰下去捡。

    乙;废话,谁见了也得捡。

    甲;你让马云去捡去,你告诉他地点,一天丢一万,你问他捡不捡。

    乙;废话,马云还差那点钱。

    甲;王思聪,你让他去捡。

    乙;你还是叫他老子去捡吧。

    甲;还是叫你妈的去捡吧。

    乙;不是你这个说着说着怎么还骂上了。

    甲;你娘的去捡吗?

    乙;还不一样吗?

    甲;你妹的去捡吧。

    乙;还是叫你大爷去捡吧。

    甲;收,打平,再捡下去祖宗十八代就要冒出来了。

    乙;好,今天的主题到底聊什么?

    甲;低调做人,低调是做人成熟的标志,低调是美德,低调是生存的大智,想要赢得成功,赢得世人的敬仰,你想在你死后,你的墓地,清明节那天有无名人士去祭奠你,给你烧钱,没有办法,一条路,低调做事。

    乙;前面说的挺好,就是后面说的有点过了吧,墓地都出来了。

    甲;开玩笑,有的人死了,但他还活着,有的人活着,但是跟死了没有分别、、、、

    乙;打住,哥,这句我听懂了,你是说我每天都面对着是你的尸体是吗?

    甲;去去去去、、、你就这点领悟。

    乙;那你的意思是?

    甲;我都被你带蒙圈了,我也不知道我想干什么了,反正就是一定要向我学习、、、、

    乙;不,你的意思是,我要像你学习低调。

    甲;对啊,怎么了。

    乙;你都开大奔的人了,低调的了吗?除非你砸了他,我告诉你,到时候我们直播,你借着这个机会再火一把、、、

    甲;滚,我钱给烧的是吗?

    乙;不是要低调吗?自行车出行啊!

    甲;你还不太理解,你这没文化,太可怕了,还砸车,我是阿标啊。(陈光标)

    乙;既然说到阿标,我觉的他虽然不低调,而且非常非常高调,我觉的这个是好事。

    甲;这个是意外?

    乙;意外?

    甲;例外,反正就是好人。做好人好事必须高调,你想低调都不行,因为我们这些艺术家、、、、

    乙;演员

    甲;因为我们这些“戏子”

    乙;嚯,一下子回到解放前。

    甲;像我们这些戏子,在给这个社会宣传正能量,到处募集捐款、我这样说是不是有点别扭,听着。

    乙;何止别扭,我都想抽你。

    甲;还是演员吧,毕竟我那么多影帝影后的朋友,对不对、、、、、

    乙;哥,别说了。

    甲;忘了,低调,情不自禁啊刚才。刚才说到哪了,我这贵人多忘事?你提醒我一下下。

    乙;我也忘了,我也挺贵的。

    甲;不跟你说了要低调吗?还提。

    乙;还不是你自己一个劲的提吗?那有说自己是贵人的。一天到晚找机会上头条,你还能低调的起来。

    甲;哦,今时不同往日,对不起,怪我以前高调习惯了。

    乙;对,那简直高调的闻风丧胆,丧心病狂,屁滚尿流。

    甲;可以了,还屁滚尿流,难怪你脸色发黄,我这有纸,擦一擦。

    乙;去去去,不用,我知道你想干什么?我说的还算轻的了,大家相信都听过“青岛天价虾”吧、、、、

    甲;怎么了,我特地去吃的,我有的是钱,你不服吗?

    乙;就知道你想趁机出名,还有那黑龙江“天价鱼”、、、

    甲;我也去过,你砍我啊。

    乙;还有那东莞、、、

    甲抢话;打住,这个我没有去过。

    乙;有什么可以证明一下吗?

    甲;这怎么证明,我也没有必要向你证明啊。对了,你去上网查一查看看我是不是通缉犯。

    乙;通缉犯,真要是通缉犯就不是东莞什么事情了,那都干到云南去了。

    甲;嚯,你这话说的,以后还敢出门吗?云南人不得砍死你啊。

    乙;就是那个云南边境经常走私毒品的。不关云南人什么事,我女朋友就是云南的,大家自己人。

    甲;你看,我又救了你一命,不用谢,真的,不要给我发红包,这是我应该做的,能力越大,责任就越大,你有我微信吗?别发错了。

    乙;你这干大事的人,整天想着白菜萝卜的事。

    甲;太高看我了,我就是一个老百姓,我上厕所也看手机,别把我想的太伟大。

    乙;哥,以我对你的了解,狗改不了吃屎,突然之间想吃草,肯定遇到啥刺激了。

    甲;高,还是你这坨屎了解我这条狗,这样说你还满意吗?

    乙;我能做狗吗?

    甲;不行,我是狗,你只能是狗的排泄物。

    乙;那好吧,你都愿意吃排泄物了,那我还有什么好说的。

    甲;你给圆回去了,算了,都做人吧。还是你这个小人了解我啊。

    乙;人就人吧,又给我加个“小”子。

    甲;我问你,我们俩个谁大?

    乙想了想;你是指那方面?

    甲笑;你要死啊,还犹豫,把观众往那方面带。肯定是年纪啊。

    乙;那你肯定老不死啊。

    甲;算了,你也不用小人了,我也不想死。打平,怎么样?

    乙;好吧,你就说说,你到底受啥刺激了。

    甲;不是刺激,就是很雷人,你知道吗?

    乙;说说看。

    甲;前几天我们同学聚会,去ktv唱歌,我的初恋也来了,说他男友搞房地产,如何如何有钱,听的我啊,简直想一拳干过去?

    乙;你现在知道我的感受了吧。

    甲;他那个比我夸张多了,高调的都可以上珠穆朗玛峰了,跟她比我顶多只能去趟长城。

    乙;长城已经够可怕的了。

    甲;是吗?我刚还想说中央电视台来着,你知道那个造型,我这,裤衩我腿毛、、、、、

    乙;别说了,再说下去国家广电总局就要来了。

    甲;了解,刚才的掐掉。后来初恋男友来了,买单,我一看,啧啧啧、、一个老头,我一见马上遮住我的脸。

    乙;你遮脸干什么?

    甲;是我伯父。

    乙;啊。这么巧的事吗?

    甲;可不是吗?吓得我啊赶紧假装上厕所逃之夭夭。一会儿我又回去了。

    乙;你不是怕吗?又回去干什么?

    甲;我把伯母一起带过去了,所有人都走了,就剩下他们俩个。

    乙;啊,这不得打起来啊。

    甲;肯定的吗?伯母,绑住伯父的腿,对着我的镜头,小心、、、

    乙;镜头,你拿手机拍着了。

    甲;对啊,上头条啊,这机会。

    乙;啊,你这啥人啊!

    甲;我不是人,我是“神”。初恋抓你头发,伯父你的裤子破了,别扒裤子,注意尺度,伯父你这还丁字裤、、、、

    乙;嗨,你看的也太仔细了。

    甲;加油伯母,伯母咬他,汪汪汪汪、、、跟狗一样咬他,漂亮,对,初恋,你知道我这些年一直对你恋恋不忘、、、、、伯母,错了,这是初恋的腿,咬另外一条,我可压你赢了,放开我初恋、、、、、

    乙;嚯,你这人也太奇葩了,你就看着他们打啊。

    甲;那还能怎么办?都是我的亲人,我帮谁也不是,与其不知道怎么办,不如隔岸观火,游戏一下,生活太枯燥,开个玩笑。

    乙;你准备等死吧。

    甲;我还没有死,我伯母先昏过去了。

    乙;一个人肯定打不过两个人啊。

    甲;不是,是被我一脚下去踢昏的。

    乙;啊,为什么?

    甲;他不咬错了吗,一直咬我初恋,你也知道,爱情是很伟大的,尤其是初恋,刻苦铭心啊,想象当年那时候的我们,那一夜,狂风暴雨,我正在看四大名著《金瓶梅》。她刚好经过、、、、

    甲一脸幸福的微笑神往,然后嘴唇在那舔啊舔的,乙看不下去了。

    乙;嗨,别想了。

    甲;好汉不提当年勇,你也知道爱情的力量是非常大的,情急之下一脚下去伯母昏过去了。

    乙;赶快叫救护车啊。

    甲;我也想啊,手机被伯父抢去了,摔了。

    乙;你赶快去外面叫人啊。

    甲;我倒是敢出去啊?

    乙;为什么不敢。

    甲;衣服裤子全给拔了,裤衩都不给面子。我这张辨识度那么高的脸,我要是出去明天头条是必须的了。

    乙;那冲啊,好不容易有冲击头条的噱头。

    甲;但是我要是冲了出去,这演艺生涯就算到头了。

    乙;你这演艺生涯什么时候开始过。

    甲;讨厌,我这几十年相声白说了。

    乙;你冲出去,就没有白说,观众肯定会笑的发疯,你不自己说的吗?只要能让观众乐,这就是相声演员的宗旨。

    甲;是这样吗?

    乙;必须的啊,你不冲出这一步,谁知道你是张文墨。

    甲;你是不是再耍我。

    乙;我问你,马蓉,你知道谁吗?

    甲;知道。

    乙;要是她不出轨,谁知道她是王宝强老婆。

    甲;对啊,我就是知道了她出轨才知道这个人,看来,我今天是必须冲出去了。

    乙;肯定的啊,冲出去之后,到时候上街就真的要带口罩啊。

    甲;是啊,你放心,我冲出去你肯定也跟着出名,宋喆那小子不就是也跟着火了吗?

    乙;不用,你自己出名就好。

    甲;一起威风威风呗,虽然人进了监狱,但是至少曾经风光过。

    乙;不,我要低调,您的心意我领了,冲吧。

    甲;不用客气其实,都自己人,你说我到时候去拍个电影,干个导演,票房会不会也最少7个亿。

    乙;必须的啊,宝强《大闹天竺》你就《大闹精神病院》

    甲;精神病院算了。卡扎菲那小子那个国家的,他那些女保镖,那个可以闹一闹。

    乙;《大闹利比亚》

    甲;算了,还是《大闹台湾》那边现在有个娘们一天到晚不干家务活,连名字都那么走狗,叫什么英文的,我得去闹一闹、

    乙;好,应该的。

    甲;对,朱元璋身为一个乞丐都可以当皇帝,而我张文墨到现在还不是相声协会主席、、、、、

    乙;小心说话,容易让人拍死。

    甲;对,我讨厌那些占着澡堂不搓背的苍蝇,必须拍死。

    乙;你自己就是苍蝇。

    甲;你说什么?

    乙;口误,是你让他们拍死。

    甲;这还不是一样。我仔细思考了一下,我要是这样冲出去了,我想我的知名度还不太够,上不了头条,我想让成龙拉我一把。

    乙;你想让成龙怎么帮你。

    甲;我带着成龙面具光溜溜跑出去,大家以为是成龙,肯定会疯狂拍照然后跟着我,人山人海啊!

    乙;那肯定的,龙哥的知名度全世界都有影响力。

    甲;然后等他们围观的时候,我给他们来一个措手不及。拿下面具,怎么样?这个创意牛逼不。

    乙;然后你就自然而然上头条了。

    甲;对啊,而且你知道吗?就算成龙知道了也不要紧。

    乙;你认识他。

    甲;我认识他,他不认识我。

    乙;那你的意思。

    甲;我希望他看见了头条,希望他来告我,这样我就彻底火起来了,马蓉不是还在打官司的吗?现在还天天上头条啊,太吓人了那流量。

    乙;你太有才了,那还等什么啊。

    甲;可能是被理智、名利冲昏了头脑,加上又喝了酒,酒壮怂人胆,我戴着成龙的面具立马冲了出去。

    乙;效果怎么样?

    甲;啧啧啧啧啧、、、、我第一次感觉到了天皇巨星的感觉,那追着我的人,啧啧啧啧啧、、、、警察都来开道来了。

    乙;肯定的吗?到时候监狱长可能都会邀请您去拍武打动作监狱肥皂臀部片。

    甲笑;讨厌,要死啊你。还动作监狱肥皂臀部片,看来你深有体会。

    乙;去去去、、、、、

    甲;到了广场最密集的地方,我转过身,所有人都看着我,我自豪,我骄傲,我是超级大明星,我要进军好莱坞,我要拿金像奖影帝,底下的人都沸腾了,我张文墨扬名立万的日子来了。

    乙;拿下面具吧,让他们知道你是谁?

    甲;对,我拿下面具大叫;噔噔噔噔、、、、我是张文墨,谢谢大家来听我的相声。

    乙;嚯,最后怎么样了。

    甲;差点被他们打死。

    完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