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中的微笑(已完结)

热门小说

《寒月明楼》  第13章

章节字数:4510  更新时间:09-07-03 23:4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十三章

    第二天一大早,寒潇一行人就整装上路,对于那个严守成的笑话寒潇是只字未提。离开云州城,下个目的地是哪里?烶轩倒是很自在,反正他说走到哪里算哪里,以前一心一意的守着赫连清辉欧,自回到这个世界以后,他基本算是足不出户。外面的世界和他两百年前初过来的时候相比,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虽然那时的他也没有多少自由。

    首先说寒潇以前的那个洞府,自他们两人离开这个世界以后,陆陆续续有些小妖为争夺那个地方大打出手,主人已经换了好几拨。也不是特意去探查的,只是偶然一天寒潇办事的时候经过上空,随意下去看了看。一切已经物是人非,如果当初不是遇到烶轩,说不定他现在还只是一条隐居深山逍遥自在的白蛇精。

    回首,已经是沧海桑田,一切已经不能回头……

    绕回来说说局势,两百年前,确实是一个多灾多难的时代,且不说突如其来的地震海啸,大灾过后干旱瘟疫接踵而至,整个神州大陆可以说是愁云惨淡,当时在位的皇帝也算是勤政爱民,积极拨款调粮赈灾,只是灾情太严重,又有不轨的邪教凸起,教唆难民煽动起义,顿时全国一呼百应。饿慌了的人根本就不管什么道理人伦,眼睛里看到的只有吃的。

    朝廷坚持不过五年就溃不成军,一败再败,最后皇帝以身殉国。

    这段历史鲜少有人知道,有记载的书籍文献全在国破之后全国搜集焚毁,赶聚众谈论者,一律按照扰乱民心妖言惑众论处,渐渐的谈的人少了,时间久了知道内情的人死得也差不多。现在流传的一段关于现在的王朝的来历是这样的:当时天灾人祸,前朝国君残暴不堪,苛政暴行,搞得民不聊生,怨声载道,忽有天神从天而降,解救万民于水火……

    这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寒潇听着沿途小孩子歌谣传唱歌颂现在的国君,就觉得好笑。烶轩对那些不是很关心,但是歌谣他也听到了,皱皱眉头,怎么和自己知道得不太一样。

    “怎么?”寒潇伸手去抚平皱眉。

    “大哥,我们去奉天好不好?”似是想到什么,烶轩脸上洋溢着就不曾见的灿烂笑容……还有几分兴趣的样子。

    “嗯,依你。”会意地笑笑,顺手整理一下烶轩的头发,丝滑柔顺,今天换了一个紫玉明珠冠,白色紫金绲边的衣袍,令人百看不厌。

    烶轩顺势靠在寒潇怀里,“大哥,吹段曲子。”

    “想听什么?”调整了姿势,让他躺的更舒服,自怀中取出笛子,通体晶莹透亮的笛子。还是赫连清辉当初用上好的冰晶石为他雕刻的,隐隐还流淌着赫连清辉的气息。

    “随便。”舒服的闭上眼,他是不是舒服过头了?郊游还有美人在侧,音乐美景。

    一曲悠远回环,诉不尽的衷肠……

    艳阳高照,又是一个好日子……

    他们并不赶路,所以走得极为缓慢,从云州到奉天大概有千里之遥,一路东去,要经过很多城市,很多山脉,不过在两人看来,似乎没有什么能让他们觉得困难的事情。

    走了一天,因为烶轩对路过的一处湖泊颇感兴趣,停留了一下午,在湖畔的树荫下,烶轩靠着寒潇浅浅的睡了一下午,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说话,所以,并没有在预期的计划里到达怀州。日落之前,随从们已经搭好两个帐篷,升起了火堆,顺便猎了一头麋鹿,晚餐和随意的围着篝火吃起了烧烤。

    这让烶轩想起了还没有出车祸之前,小的时候有一次太饿,偷了隔壁村子的土豆躲在田埂边烧火生烤土豆的事情,那土豆最后烧的黑漆漆的,里面一大半还是生的,那个土豆吃的倒是很开心,后来吃过很多东西,却不再有那次吃到的好吃。

    仆人们把烤好的肉切的美美的放在盘子里送过来,一点点地品尝,曾经有好一段时间他几乎失去味觉,什么东西放进嘴里都没有味道,现在想来,活着真好,如果赫连清辉也能顺利醒来,那么真是毕生再无所求。

    夹一块烤肉送到寒潇嘴边,那人微笑着张嘴接过去,好似什么仙丹宝果,其实烶轩自己也知道,现在的寒潇一身修为已是登峰造极,很久以前就已经是餐风饮露了,根本不需要这些人间食物。尽管如此,他还是每日三餐陪着烶轩,看着他吃饱吃好,这份体贴,他知道,一直都知道……

    夜晚的荒山,是不安全的,不过那要看对什么人而言。

    寒潇自身自然的一股气势,远近的蛇虫鼠蚁都不敢靠近他们的帐篷。晚上山风呼啸,听起来还有点吓人,一如既往,烶轩依偎在寒潇怀里,他一向冰冷,寒潇一向温暖,都成了自己随身携带的天然暖炉了。

    帐外火光晃耀,帐内借着夜明珠柔和的光,映衬得烶轩犹如天人一般,美丽的大眼满满映的是寒潇的影子,看着看着,仿佛要把整个人都吸进去,小心翼翼的吻上,小心的怕一碰就随,双手紧紧地搂他在怀里,似要揉进自己的身体一般。

    烶轩嘤咛婉转,寒潇转而含住那温润的耳垂,引来烶轩一阵轻颤,手缓缓探进他的睡袍,“嗯”烶轩有些不知所措的手抵他在的胸口,寒潇顺势抓过他的手,十指绞缠,固定在他的身侧。

    吻一路下滑,所到之处无不引得烶轩原本就晶莹的皮肤染上粉粉的色调,“大哥……”头晕晕的……

    一声大哥,把寒潇惊得拉回现实,身下的烶轩已是衣衫半退,目光迷蒙,面色潮红。别过头不看,寒潇深吸一口气,把他的睡袍整理好,重新搂进怀里。

    烶轩也愣了一秒,最后埋在他的怀里,闷闷的说了句:“对不起。”

    “我知道,傻瓜。”说完亲亲他的额头,“睡吧。”

    寒潇的怀抱很温暖,淡淡的清香,衣服下隐藏的是曲线完美的身材,修长的手指宛如天成,随着修为的不断提升,模样渐渐的变化,越来越清越高贵,在雾隐山,已经是神的存在……

    但是这样一个众人仰望的对象,却永远只对一个人敞开怀抱,只对一个人微笑……

    最安稳的夜,就是在寒潇怀里的夜晚……

    这点,烶轩自己也是承认的,只是,想到赫连清辉……

    只能是对不起……

    本来无事,睡到后半夜,隐隐听到有女人的哭声,忽远忽近,凄凄惨惨,寒潇一向警觉,细微的响动马上就醒了。怀里的烶轩依旧熟睡,起身拉好被子,站在帐外,早在帐外等候的暗卫单膝跪地,“其他人呢?”

    “回主人,都在原地待命。”

    “嗯,别轻举妄动。”站在原地,神念开始搜索声源。此地温度骤降,阴气逼人,别太靠近烶轩才是,他可经不起这个折腾。他不是嗜杀之人,所以只是放开克制本身的气势,平时为了不引人注意,他是刻意的隐藏实力,现在只希望那孤魂野鬼知难而退。

    不一会儿,声音消失,那阴冷的感觉也瞬间消失,寒潇在夜幕里仔细观察,眼看着前方的黑暗,对还在原地跪着的部下说:“今夜让大家都小心点。”说完转身进入帐内,希望别出什么乱子,烶轩休息不好,明天脸色该很难看了。

    顺利地度过一夜,清晨烶轩梳洗完毕,用过早点,继续上路。今天烶轩坚决要求骑马,坐在马车里闷了好几天,就算在舒服的马车,也是马车。寒潇反对了两次最后终于投降,两人骑马并行。

    烶轩侧头看看寒潇,白衣如雪,超然脱俗,一支笛子,一时想起很久以前,在小说里看到的人物。那时候,满脑子幻想自己能成为行侠仗义的大侠,仗剑天下,转眼间,已经物是人非,他那个小小的梦想,怕是永远不能实现了。

    什么时候开始,他已经和虚弱挂上了钩?从他的落霞居爬到雾隐山顶,一般都要歇息两三次,记得刚开始的时候不用休息就上去了,后来渐渐的力不从心起来。大概外貌不老,这身体机能却真的不行了吧。

    早晨的阳光晒在身上暖暖的,官道蜿蜒,林子里的鸟也雀跃不已,放眼望去,就只有他们这一行人。一时兴起,纵马疾驰该是如何的快意?没等寒潇反应过来,烶轩已经跑出去一段距离。看他玩得高兴,寒潇倒是没有阻止,只是从马背跃起,御气飞在烶轩身侧。

    烶轩倒是来了劲,马鞭一扬,似是要和寒潇来个比赛。

    寒潇笑笑,静静的跟着,只是不放心而已。

    身后的仆从,像是习惯了一样,没有大惊小怪,马夫很自然的牵过寒潇的马,一行人不紧不慢的跟在后面。

    “大哥,快点。”烶轩转头看离自己有断距离的寒潇。

    寒潇笑笑,干脆跃上马,把烶轩环抱在怀里,“淘气。”在他耳边轻语。

    烶轩久久没有这样开心,靠在寒潇怀里舒服的闭着眼睛,享受着疾风的凉意。

    今天不光天气好,什么都好,寒潇感慨地想。正在放松享受的时候,突然感觉到一股怪异的气息,四下观察,不远处一个女子晕倒在路边。烶轩也看到了,像过去看个究竟,寒潇一只手紧紧地扣住他的腰,不让他乱动。

    寒潇侧头说了句:“去看看怎么回事。”

    顿时空无一人的四周,跃出几个人,瞬间就到了女子面前。只见那女子紧闭双眼,脸色苍白,呼吸微弱,引人注意的还是她那隆起的肚子。其中一人向寒潇禀报:“主人,是一个昏倒的孕妇。”

    寒潇刚才就探查过,只是不放心,还没等他开口,烶轩已经跳下马,三两步跑过去,看着那人可怜,顿时心生恻隐,“大哥。”很可怜的看着寒潇,言下之意就是我们救救她吧。

    “嗯。”摸摸他的头发,见不得他流露出这样的表情。蹲下察看昏迷的孕妇,一摸脉,“别担心,只是饿晕了。”

    侍从把女人抱上马车,寒潇分派两人去照顾,他和烶轩依旧共乘一骑,不到中午,已经走到纷水镇,这里客站不多,找了一家大的,张罗吃饭。那女人还没有醒,请了大夫,大夫开了些宁神安胎补气的药,倒是没有什么大问题。估计就是受到惊吓刺激,又饿又累就晕了。

    带着个孕妇不宜赶路,所以下午他们也没有启程,就在纷水镇住了下来。正值三四月天气,桃花还在开,寒潇拉上心不在焉的烶轩漫步在河边,两岸稀稀疏疏的桃花和杨柳,河里一只大白鸭领着一群小鸭子快活的游来游去,远处还有几个小孩子,脱的光溜溜在水里打来闹去,倒是与世无争的地方。

    小镇很小,依水而建,倒是没有什么值得观光的地方,早早的就两人就回到客栈,烶轩始终不放心那个还在昏迷的孕妇。母亲这个词对他来说很遥远,没见过自己的母亲,小时候看着别的孩子有糖吃,有妈妈可以撒娇,他却只能蹲在角落。那时的他,听到世上只有妈妈好,就躲着一个人哭。

    做母亲不容易呢,身体要承受巨大的痛苦,怀胎十月,这十个月要把自己的生命分出一半给另外一个生命……

    看着那个昏迷的女人,让他一瞬间想到自己的母亲,曾经怪过,气过,为什么要把他扔在孤儿院门口,现在却觉得那个给他生命的女人真的不容易,真的很辛苦,光这一点就应该感谢她。而且,说不定不是他们不愿意养,说不定是遇到什么逼不得已的事情。

    刚走到门口,仆人已经来报那人醒了,只是神情恍惚。问什么都不说话,最后烶轩也不问了,大概又是一个伤心人吧,唉,吩咐厨房弄些可口小菜。

    “你好好休息,有什么尽管开口。”烶轩客气地起身,脚已经跨出门槛,却听那人绝望地说:“谁也帮不了我。”

    烶轩又退回来,“说说看。”

    妇人抬起头,烶轩背着光,站在门口,犹如天人般,面如冠玉,气宇不凡,说说也无妨。

    烶轩又回到座位上,静静的听。听到最后,烶轩气愤的大拍桌子,惊的外面的侍从飞快的地去通报寒潇,下一秒,寒潇已经站在门口,看着烶轩气愤的样子,一时觉得可爱至极,倒站在门口笑起来。

    “大哥。”正要去找他,烶轩迫不及待的要告诉他这个女人的可怜遭遇。

    寒潇走过来,拉起他的手,听说他刚才使劲地拍桌子,都红了,“别气,何必跟自己过去。疼么?”

    看那女人正奇怪的看着拉着手的两个男人,烶轩不好意思地抽回手,“不疼。”

    刚坐下,“大哥,差点忘记了,这位是辉城张子游的夫人,因为……”正要滔滔不绝地往下说,寒潇笑笑,“我已经知道了。你别着急,自有大哥在。”

    张夫人缓缓起身,“这位是?”越来越觉得自己遇到了救星,心里燃气点点希望。

    “寒潇。”微微点头示意。

    “大哥,我们去辉城吧。”

    “不去奉天了?”早料到他会这么说。

    “去看看风景也不错。”

    “好啊。”早在预料之中,他也安排人手去那边准备了。

    “你们真的要帮我?”张夫人不可置信的看这两个人。

    “嗯。”寒潇点头,烶轩在一旁笑得很开心。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