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篇章 是谁改变了谁  第23章

章节字数:2575  更新时间:09-12-05 08:0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很久以后破晓的天空不知何时,下起零碎雨滴,打在玻璃窗上‘啪嗒啪嗒’。

    轻轻的推门,

    暗光透过纯色窗帘偷偷进来,散开这一室还在沉睡的朦胧。

    依稀间,看见还在脸上缱缠轻饶的发。她就像一块精美的璞玉,剔透蜿蜒。那张美丽的脸已削尖了下巴,更多了份成熟的妩媚缭绕于心,迷乱人的神眼。

    她本盖着的薄被子已被踢了大半。现在的她,就像是一个孩子,含着丝丝的脆弱。那总是蜷睡着的身,依旧未改。

    没有了昨日的剑拔弩张,对她的安静,宿玥脸上也不禁柔和了几分。一步步走近的距离,他可以伸手可及,她额上渗出的细细微微的薄汗,甚至还能感受她渐有渐无的呼吸。

    他无声的笑了。

    这一次,是真实的。

    他不敢坐在她的床边,怕会吵醒她,也许就这样静静的看着也好。除了电视杂志上他还能看见这样的她外,也许她永远都不会这样对他了。

    他忽然很嫉妒那个叫虞戈的男人,嫉妒的发狂,嫉妒能站在她的身边,嫉妒能融进她眼里的一切。

    伸出手轻轻拨落在她脸上的发丝,一根一根。皮肤轻触,贴合在一起的瞬间,让他感觉软软的,放松了全身。

    ...

    门,又被轻轻的带上。

    或许,

    是他放任她太久了,他喃喃自语。嘴角噙起的笑意,却几近了邪恶。

    雨水淅淅沥沥,由轻转重了。

    玻璃窗上附着的雾气,不真切了远方。

    ......

    醒来的黎人,撤开身上盖着严实的被子,当她再次来到客厅的时候,那里已经没有人了,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空气中,飘着淡淡的哀,滑进味蕾,久久不愿散去。

    泣泣的阴霾,她望着窗外下起的雨。

    ......

    间下间停,断断续续循环着,这会儿的天空又停歇了。

    花坛中的泥土有着淡淡的潮味,沁着股新鲜,冲刷了昨日的洗礼突显了不同。她踏着薄水的瓷砖地,轻轻闻过。

    也许有些东西逝去了,就再也找不回来了。即使真的回去,也不会再有原来的味道。

    天边又吹来的乌云,如同撒来一张巨大的网,就要被覆盖的严严。

    雨,又要开始反复了。

    她独自步行。

    ......

    喷头里的水流哗哗倾泻,微冷的温度让一片混沌的脑袋渐渐被激醒。没有雾气的浴室,能清晰的看到浸冲在水中已浑身湿透的人,身着衬衫西裤的他很显然并不是在洗澡,他昂起头,两手捂着面颊,看不清表情。

    ......

    在斟酌许久之后,她还是决定第二天就来了这里。

    头顶上清明的天空渐渐显露,吹散了黑云。慢慢光亮的的视线,眼前这栋印在眼瞳中的越野的别墅,它优雅挺立,高傲如尊的就如同他的人一样。一扇花型铁门,隔绝了它与自然的接触,独树一帜。

    前庭花园里的一处,盘遥而起的粗粗藤枝蔓了一圈一圈,缠上花架,紫中带粉饱满对称的瓣片,摞成一揪串串而垂,像极了鲜美多汁的葡萄,令人遐想。

    她知道,那是紫藤花。

    她不经意的颤动了睫毛,像只扑闪的黑蝶,摇摇欲坠。

    黎人抬手按动了门铃,不会儿就有人从里出来。

    “张妈”

    “你是...黎人?”一认出她,张妈面上立刻高兴的带了喜。

    “恩”看来张管家不在,否则以前来开门的总是他。边走边徘徊,这里的佣人也都全换了。

    “几年不见张妈都快不认识了,快点进来。张管家正好出门了,不然他也能见见你。”她忙打开门让她进去。“少爷要是看见你回来,肯定高兴的不得了。你等等,我去叫他。”

    一想到他竟也在家里,黎人忙叫住她,“张妈,我不是来找他的。”她摇头,“阿姨在家么?”

    忽的恍才想到了什么,张妈轻叹了口气,也是,怪自己糊涂了。“太太早上就出去了,还没回来呢。”

    “哦”黎人思量着,“那帮我把这个交给她吧。”说着就从身上拿出一张支票递到她手里。

    “这?”张妈迟疑着。

    “没事,你给她之后,她就明白了,我还有事,那我先走了张妈。”

    “呵,我可记得你今天没有通告啊。”嘲笑冰冷的声音直响在头顶。

    黎人一震。他怎么知道她今天没有通告?但她现在没有功夫去想这些。

    只见那人站在象牙白的回旋楼梯上,下身只随意的穿了条松松的棉质运动裤,还能分明的看见垮垮耷拉着没有系上的两根带子,他并未着衣,光裸的上身,露出健实的身体,头上顶着条纯白的毛巾,发上还滴着水。他慵懒的靠在扶手边,手磨搓着毛巾擦拭着头发。而目光并没有看向她。

    “少爷”

    “张妈,你刚不是说花园里的花要打理了么?”

    “哦,对对对,想起来了。”她再看看手中塞着的支票,想着还是把它放回黎人手里。

    “张妈你...”

    张妈轻轻的对她摇头,便走了出去。

    下雨天什么花这么精贵直到现在才想着去打理,明显的支开,黎人蹙眉中不善的看他。这种事情也从来都不是照顾生活起居的张妈该做的事情。不是有花匠么?

    久久间,

    他继续低头擦着发,她也沉默的不语。

    “我来把钱还你。”黎人终是出声,希望这是他们之间最后一屡没有剪断的线。

    还是安静,无序的擦动间,她看不清了他的脸。

    见他还是不说话,“那我把它放在这儿了。”

    “你以为这样就够了么?”他依旧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不带情绪的声线风淡轻云的悠悠传来。

    黎人不接话,径直转了身就要走出。

    “不准走”他终于抬起高傲的头颅,居高零下审视般的看向她。

    “我已经不欠你什么了。”她停下。

    他往下走,“没有交到我手上,这就是你的诚意么?还是?你根本就不想给我。”他的每一步,就仿佛踏在了她的心口,沉重的无以言说。

    黎人背对着他,却已感觉他已踱到了她的身后。

    “嘶,嘶,嘶”

    “你干什么?”黎人猛地转头就看见他手中已撕成片的支票,瞬间紧绷了下颚。

    他向她摊开手,渐渐张开的五指,碎片从指缝中飘落,他眼中却不带一丝怜惜。“我-说-不-够。黎人,你用这种方式就想了结了么?”

    宽大的毛巾下,她终于看到他邪意的笑起。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