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哨所三个兵》  第四章夜巡葫芦峡

章节字数:7294  更新时间:21-11-27 18:3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葫芦峡是一个宝葫芦,周围的山是天然的栅栏,海拔均在三四千米以上,最高处差不多达到了五千米,峡谷底部海拔两千七百米,要是不从葫芦口方向进来,在后面爬山进入葫芦峡,差不多累个半死,累不半死也得饿死,就是进来也得几天几夜,那些山连着山,而且山上还有常年不化的积雪,根本找不到上山的路。

    晚上十点整,两个人脚穿作战靴,头顶迷彩钢盔,身上穿着子弹袋马夹,魏强军的子弹袋里有20发空炮弹,九七式冲锋枪左肩右斜挂在他的胸前,身后背着一部小型的无线电信号检测仪,王远社的子弹袋里有20发实弹,他们都将水壶右肩左斜,挎包左肩右斜,挎包里面装着雨衣、指北针和手电,王远社身后还背着一部北斗单兵电台,电台的天线高高地超过了他的头顶,左手提着一根橡胶棒,魏强军站在王远社的对面,他的左边是坐立姿势的北斗。

    “出发前讲一下!”王远社向来就是这么认真,一切要按照正规的程序组织实施,别看哨所人少,程序从来不走样,他看到魏强军由稍息变成立正后,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稍息!今晚是这个月随机的夜巡,大家一定要遵守夜巡规定,无特殊情况不得使用手电,途中不准大声喧哗,要提高警惕,发现可疑目标及时隐蔽,按照日间巡逻路线,每行进五公里要潜伏十五分钟,进行周围敌情侦察,行军顺序是北斗在前,魏强军在中间,我在最后,前后距离不超过三米,要相互照应,次日凌晨一时我们要按时返回营区。魏强军还有补充吗?”王远社的表情是严肃的,他在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目光从魏强军身上滑到北斗那张狗脸上。

    “报告,没有!”魏强军又是一个标准的立正姿势,旁边的北斗两眼一直在注视着哨长,魏强军的动作一点也没有影响到它,仍然保持当初的姿势,这就是军犬,关键时刻也像战士一样,严阵以待,热血沸腾。

    “好,出发!”王远社将右手四指并拢,向着峡谷口指了指,从现在开始,所有的指挥口令基本上都要靠手势。

    北斗在前,魏强军在中间,王远社走在最后,从检查站的右侧巡山路开始向半山腰前进。由于路在周围的山腰上,有的地方岩石突兀必须绕行,整个一圈下来将近十三公里,夜间不同白天视线好,这个季节虽然天上的星星较多,但是今天晚上月亮不凑巧,而且阴天,周围比较模糊,如果是冬天有雪光的反射,反而视线相对好一些,就是有积雪路太滑不好走。

    北斗在前面,不断地用鼻子嗅着路边的气味,它绝对不是在寻找哪只母狗的味道,是利用嗅觉在探寻着前进的方向,在这条路上留下了它和主人太多的身影,虽然对它来说是轻而易举的事,但是今晚光线太暗。魏强军一直紧跟着北斗,又怕它走的太快,出发前他给北斗拴上了皮带,北斗平时从不拴皮带,但是夜巡让它带路,看不见的时候有皮带拉着也就放心了。魏强军左手攥着皮带,右手握着冲锋枪的枪托,头上的钢盔有时碰到了树枝,他就半弯着腰。王远社走在最后,靠着对山路的熟悉,并利用听觉基本上能判别行走的路线,他有时转身倒着走,魏强军就有可能把他落得远一些,他发出的动作手势已经没有用了,只能依靠魏强军的感觉,他跟不上,魏强军就把北斗拉住,停下脚步等等。

    这个时候,山沟里十分安静,连白天叫唤的昆虫也没有了力气。天空中能看到的几颗星星,在眨巴着双眼,它们盼望着早点进入梦乡,峡谷周围的山峦,在黑夜里高耸星空,像一块从天上垂下的黑布,抬头望天,似如井底之蛙,到达山顶感觉那么遥远。

    巡逻的山路其实就是绕着山腰逐渐上坡,一个不到两平方公里的山谷,它的巡山路达到十几公里,是因为巡逻的线路越来越高,山谷周围的山坡先陡后缓,巡逻路线差不多到了半山腰,靠近峡谷是悬崖,途中还有绕行的地方,夜晚虽然看不到,但是你会越来越感觉到呼吸急促,不知不觉已经爬到了海拔三千米左右。

    穿过一片密林,前面是一块平整的空地,没有高大的灌木,只有没膝的杂草,这个时候,感觉天上星星的光芒稍微亮了一些,十步之内基本能够辨别物体的轮廓。

    王远社突然“嘘”了一声,魏强军拉住北斗回过头来,看到王远社用左手指了指前方两点方向,做出卧倒的动作,他又指了指自己,指向五点方向,最后做出是否明白的手势。魏强军又不是第一次夜巡葫芦峡,他明白王远社的暗语和手势,急忙拉起北斗偏离山路,走进右前方的草丛,先是示意北斗趴下,扔掉了手里的皮带,两手配合,在卧倒的同时迅速将冲锋枪由挂枪变为出枪,并打开了保险,眼睛和耳朵同时对周围进行侦察。北斗趴在那里,两只耳朵像潜水艇伸出的一对潜望镜,直崩崩地竖着,一向张着的大嘴也合在一块了,两个鼻孔不断地嗅着周围的气息,更夸张地是它的头,慢慢地从左侧转到右侧,同魏强军一样对周围进行扫瞄。

    王远社独自趴在后边的草丛里,他对着来时的方向观察,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听不见,但是这是战术,在来的路上,他时常倒着走,在战场上或者真有敌特分子偷袭,这样做是十分必要的。他趴了一会儿,感觉背后的电台还真有点重,压得他喘不过气来,就稍微斜了一下身子,其实背着电台没有多大用处,说是有特殊情况时可以给上级报告,今天也就是为了负重,所以电台一直处于关闭状态,手里的那根橡胶棒倒是用处多,挑一挑树枝,扒一扒脸前的杂草,看不清的地方可以拿它捅一捅,但是这一会儿为了静听周围的声音,还是一动也没有动。

    过了大约十分钟左右,王远社发现左前方草丛里有动静,虽然知道不远处有魏强军和北斗,但是他还是有点害怕,怕什么?他怕蛇,虽然这个地方是没有蛇的,但是他怕真的是蛇,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的后背已经浸出了冷汗。

    那个“沙沙”地响声朝着他爬过来,他又不好意思喊魏强军,只好握紧了手里的橡胶棒,两米……一米……半米……,他的头发快竖起来了,再不出手,这个东西就要朝他攻击了,不再犹豫,他立马抡起手中的橡胶棒砸下去,并发出“啊”的一声。

    “吱吱……”那个东西发出痛苦的呻吟。这个时候,北斗已经来了一个饿虎扑食,当王远社打出第二棒的时候,北斗已经扑在了上面,并用那锋利的牙齿连草带那一物死死地咬住,魏强军也赶紧跑过来,更夸张地是他用冲锋枪顶住了那一物,就差开枪了。

    王远社从惊慌中缓过神来,掏出手电准备看个究竟,这个时候,“吱吱”地叫声已经没有了,王远社抽出橡胶棒,用手电一照,发现是一只大老鼠,老鼠的两只眼珠子瞪的大大的,虽然挨了两棒子,但是由于草丛茂密,可能只是被打晕了,北斗用嘴咬着,吓得它一直在发抖,魏强军一看是只大老鼠,赶紧收回了枪。

    “我的个去啊,吓死我了,我还认为是条蛇呢,我再不打它,它就爬到我跟前了,要是再咬我一口,那就亏大了。”王远社心想,不怕来一两个敌特分子,就怕来一条小花蛇,结果来了一只大老鼠,把自己紧张坏了。

    “班长,你这一声,我还认为你遇到什么怪物了呢,怎么处理它?”魏强军有点想笑,但是没有笑出来。

    “那就把它处理掉吧,这个家伙也是个祸害,到处钻窝打洞,不是在外面草原上才有吗,怎么跑到这里来了。”像这种老鼠是草原上的祸害,到处打洞,毁坏草原,在草原上行走,有时不小心就漏进鼠洞里,骑马最怕这个。

    “那我就再来两棒,让它见阎王去吧。”魏强军说着拿过王远社手里的橡胶棒,直接又补了两棒,就让那只老鼠在草丛中彻底睡过去了。

    草原上的老鼠胆子很大,每天上午太阳出来的时候,它们都会钻出洞穴,坐在洞口附近,摆动着大尾巴,不断地用舌头舔着两个前爪,一会儿用爪子挠一下身上或者头上,两只小耳朵机警地搜寻着周围的动静,就是看见了人或者其它动物,它也不会跑,有时还会直起它那小腰板,对着你张望,判断对它是否有危险,你如果拿一块石头投过去,它会立马钻进洞里,过不了两分钟,它又爬出洞口,如果周围没有危险,依旧安然地晒太阳。草原上老鼠泛滥,出太阳的时候,你站在那里,可以看到很多的鼠头蹿动,三五步就有几个鼠洞,牧民为了保护草原,也采取很多措施,这只老鼠可能就是从附近草原流窜到这里来的。

    “这个家伙胆子太大了,它是晚上出来找食吃的,我要不出手,它就把我当成美食了,再咬掉我的鼻子,后果不堪设想。”王远社看着魏强军把老鼠打死,心里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他的担心是对的,就是咬到哪里也不行,老鼠带有鼠疫病菌,一旦传染会要命的。

    “哨长,你胆子也太小了,要是我碰到这只老鼠,我就等着它靠近,越近越好,然后我就拿手捏住它的小脑袋,顺势一扔,扔到悬崖下面去,把它摔死拉倒。”魏强军说的这么容易,老鼠也不是吃素的,老鼠还有爪子呢,要是被挠到也不行,像狗咬着一样,必须打疫苗。

    “你小子吹牛吧,你还捏它小脑袋,到那个时候,说不定你早让老鼠把鼻子咬掉了,看你以后还怎么见你那亲爱的薇薇。”王远社知道老鼠传播鼠疫的厉害,以前草原上闹过鼠疫,连队还集体出动去灭鼠,投放捕鼠器,有的地方还投放了灭鼠药,官兵们都是全副武装,脚上戴靴套,身上穿防护服,再戴上超大的加厚口罩,包裹的严严实实,因为听说有一个牧民传染鼠疫死去了,上级领导非常重视。

    “哨长,你不相信算了,这一次是没有让我遇上,下一次我一定给你秀一下。”魏强军把橡胶棒又递给了王远社。

    “你就吹吧,本来我是想在这里潜伏一会儿,要利用无线电信号监测仪监测一下信号,中间出了这么个插曲,我们算是暴露了,主要是我的责任,应该受到批评做出检讨。我看这样,我们继续前进,到下一个潜伏点,一定要做好监测,我们尽量选择上方的道路,在九公里左右的地方,有几棵白杨树,我们再到那里潜伏,任务完成后,在那稍做休整,直接返回营区,我看休息的时间不能太长,否则回去太晚,影响明天正常工作。”王远社又把夜巡任务明确了一下,做出了如此调整。

    “是,哨长,那咱们出发吧,早点完成任务回去睡觉。”魏强军捡起北斗的皮带。

    “你就知道睡觉,行军时注意保持速度,也不能太慢了,后边的山路石头多,多加小心,从现在开始保持静默,尽量使用手势。”王远社又叮嘱到。

    “明白!”刚说完保持静默,魏强军又发出了声音,但是立马意识到了,说完又用手做出了“OK”的姿势。

    王远社稍微调整了一下身后的电台,然后伸出左手,五指并拢伸直,朝着巡逻的山路上下挥了两下。

    出了这片草地,山路继续向着树木深处延伸。北斗在前,魏强军还是拉着它的皮带,但是这次魏强军心中有了防备,刚才是只大老鼠,前面会不会让我碰上野鸡或者野兔什么的,这些动物倒是不伤人,但是猛然间从你面前出现,还是有点吓人的,当北斗带动皮带拉了他一下,他又想怕什么吗,有北斗在再凶猛的野兽也不怕,此时他觉得作为一名军犬训导员是多么的庆幸,带什么东西也不如手里牵着一条军犬。

    王远社始终是走五步,有两步倒着走,当他转身的时候,都会把手里的橡胶棒攥紧些,时刻准备还击,他走得有点慢的另一个原因就是背后的电台,虽然不重但是影响走路,而且电台的天线比他的头高出三十多公分,遇到茂密的树木,他都有点担心把天线折断,其实电台的天线是有柔性的,天线遇到障碍物自动折弯,穿过后又直立起来,魏强军还说他,把电台背在身上,又不开机,非得把天线拉出来,好像时刻与上级保持联系一样,没有这个必要,可他却说,今天是我们自己演练,就要养成一种习惯,把平时当战时,等到真的要求这样,我们不需要去改变什么,不会由于平时没有训练而忘记某个环节。

    魏强军在前面走,有时他感觉离哨长距离大了就拉住北斗,有时他感觉这段路比较平坦,就把王远社落的远一点,甚至他还想象着,再让王远社遇见个什么动物,看看他害怕不害怕,他也早已习惯了这种状态,这条山路自己也不知道走了多少次,主要是因为今天光线太暗,否则的话,北斗早就跑到前面几米远了,有时山坡上面的石头,它也要爬上去,嗅一下有什么异味,顺便再撒点狗尿,这条路上除了魏强军和王远社的脚印,就是军犬北斗的尿骚味。

    从葫芦峡这个名字上,我们也能够想象的出来,底部不仅大,而且应该是一个圆的,最起码是个椭圆形状,所以这条巡逻的山路从整体上来看,也算是一个椭圆形状,只要沿着这条路一直走下去,最后就会走到峡谷的最窄处,也就是第二道岗哨处——检查站,这一圈下来十几公里,如果要是再把葫芦峡上半截也算上一块巡逻,那又得多出一个两三公里,其实官兵们只围绕着重点要害部位巡逻,已经足够了。

    魏强军虽然背的无线电信号监测仪不重,但是经过长时间的行军,再加上高原缺氧,脸颊上也早已渗出了汗珠,他估计着快到刚才哨长说的那几棵杨树那里了,这个时候北斗一直是拉着他走的,由于这段路高大的树木不多,再加上比较平缓,所以他就走得快,把王远社落在五米之外,当他隐约地看见那几棵杨树时,心想终于可以休息了,本来他要往前跑的,他想还是再等等哨长王远社,看看他还有没有其他手势信号。

    王远社发现魏强军停下了,就紧走几步,并向周围环视了一圈,他用手指了指那几棵白杨树,又指了指魏强军的身后,然后又指向天。魏强军明白是让他到那几棵白杨树后面隐蔽,并利用背后的无线电信号监测仪,监测周围无线电信号,所以他朝着王远社点了点头。

    魏强军没有立即前进,而是蹲下来,用手势做给北斗看,最后他松开了皮带,只见北斗迅速卧倒,两耳直立,低姿匍匐,一分钟不到,就爬到了那几棵白杨树跟前,又对着树周围观望了一会,确认没有什么异常,这才坐直了身体,对着魏强军来的方向吐出他那个大舌头,“哈哈”喘了两口气,就把舌头吸进嘴里,再吐出来。魏强军也是按着战术行进动作,低姿蛇形前进,冲锋枪由挂枪变为端枪,并打开了冲锋枪的保险,当他发现北斗发出一切正常的信号后,他也已经到了树跟前,借势一个卧倒,迅速出枪,北斗也在此时由刚才的坐姿变为卧倒,趴在了主人的旁边。

    魏强军的战术动作做完后,便关保险收枪,卸下身后的监测仪,熟练地打开了电源,待自检过后,屏幕上就开始扫描,屏幕用纵横线分成九块区域,如果有无线电信号,屏幕上就会出现一个红点,同时左下方一个红色指示灯闪烁,如果打开了声音报警,还会发出尖锐“吱吱”的声音,根据分布的区域,可以大概判断什么方位,利用最边上小格子的数量可以换算出距离,如果没有无线电信号,屏幕上的那条白线一直在扫描,十分钟后进入屏保状态。本来在这里就是要休息的,所以魏强军就让监测仪一直扫描,那一点点亮光正好映照着他的脸庞,可能由于爬山热了,脸蛋红红的,这个时候,他摘掉了头盔,好想在草地打个滚,肩膀有点酸酸地痛。北斗看着主人这个样子,虽然它不会完全放松,趴在那里好似多么累一样,但是两只眼睛不敢偏离主人,时刻准备执行战斗命令。

    王远社这一次没有再趴进草丛里,而是找到一块大石头,躲到后面去了,魏强军跑到白杨树后面,他也隐隐约约地看到了,后来魏强军打开监测仪,发出的那微弱的亮光,他也看到了,而且他也知道魏强军没有扫描到任何信号,这会肯定是趴在旁边休息,他就想逗一下魏强军,也正好检测一下仪器是否管用,他打开了电台的电源。

    魏强军的仪器进入了屏保状态,他闭着眼睛想着,要是在床上多好啊,就可以直接睡觉了,但是监测仪没有打开声音报警,只有那个红色指示灯在闪烁。当身上的热汗下去以后,马上就会感觉到冷了,山谷里温差比较大,最容易感冒,他突然打了一个冷战睁开了双眼,看到红灯闪烁的同时,立即翻身点了一下屏幕,屏幕退出保护,发现左后方不远处有无线电信号,他不用算几米远,就知道是哨长打开了电台,他有点窃喜,便学着猫头鹰的声音叫了两声,不到十秒无线电信号消失,王远社收到了魏强军的回复,证明监测仪功能正常,就关闭了电源。

    山谷里有点冷了,虽然没有风,但是感觉凉气往衣服里面钻,必须赶紧行动,让身体运动起来,才能够产生热量保持温度。王远社这会儿从草地上爬起来,简单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装具,走到魏强军三步远的地方,用手势命令他,快速跟上,让他带北斗走在后面,因为还有几公里的路程,几乎再也没有高大的树木,而且基本上都是属于下坡路,视线稍微好一些,能够辨别物体的轮廓,他想加快速度早点回去休息,这也正合魏强军的心意。

    魏强军其实是走在中间的,他把北斗的绳索解开了,北斗也很高兴,走上几米还停下来嗅一嗅,有时钻进路边的草丛转一圈,有时便停下来回头张望一下,保持着那种警惕,但是它始终不敢超越魏强军,属于战术小分队断后的一个,这就是军犬训练有素,主人的命令是不敢违反的,享受着自由,担当着责任。

    王远社在这段路上,好似打了鸡血一样,走起路来有点像小跑,落下魏强军大概六七米远,魏强军不由的加快脚步,好在是下坡,自己喘得不厉害,北斗根据他的步幅快也行慢也行,不断地调整着自己的脚步。

    再有不到一公里就到检查站了,隐约可以看到下面营房的影子,身上的疲惫减少了许多,不由的增加了力量。王远社走得更快,他想反正快到了,终于能够回去睡觉了,谁先回去谁休息,他落下魏强军更远了。

    “扑棱棱”一声响,突然在他右前方的草丛里飞出一只野鸡,吓得他倒退了一步,又一个毫无思想准备的突发事件,当野鸡飞远还没有落地的瞬间,他才反应过来。说是迟,那是快,北斗虽然离他那么远,但是像一只离弦的箭一样,直接飞奔过去,它要去捕捉那只野鸡,魏强军听到这声音,知道哨长惊动了野鸡,又没有什么危害,野鸡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不能让北斗去追捕,他吹了一声短促的口哨,本来是北斗那速度看上去是在草丛上飞奔,口哨一响,北斗的身子完全没入草丛里,稍后片刻就回到了主人身边。

    王远社着急走的想法没有了,就呆在原地等着魏强军和北斗赶上来,还是大家一块走吧,这样一惊一乍的心脏真有点受不了。今晚也不知怎么了,老是让自己碰上这些事,他最害怕的是那只大老鼠,真要是被咬到就麻烦了,英模人物邱少云为了不暴露目标在大火中纹丝不动,我呢?我难道被老鼠咬到也不能动吗?要是真的出了意外,我会不会被评为烈士啊?这在后来的聊天中,他和魏强军还经常提起此事。

    王远社感觉到魏强军这个家伙带着北斗真好,最起码有做伴的,北斗能够给他壮胆,遇到这些情况,北斗就替他解决了,哪像他每次都吓得魂都快丢了,不行,得让北斗走在前边。王远社等到魏强军赶上他,他就做出示意,让魏强军命令北斗到前面去探路,这样自己走在了中间,心里踏实多了。

    看着营房的影子,就是半天下不去。又过了二十分钟,大家终于拖着疲惫的躯体走下了山路,到了检查站,啥也不说了,赶紧回去睡觉吧。

    葫芦峡谷其实是一个无人区,在这个季节能碰上两只小动物已经不错了,到了冬天大雪封山,连乌鸦也不往这里飞,找不到觅食的东西,整个山谷里喘气的,估计也就是他们三个,巡逻也不用再上山了,所以说冬天是最难熬的。

    作者闲话:

    难舍的是那身军装,军营的故事时时刻刻在脑海中激荡,去回忆去畅想,这一辈子总在挂肚牵肠!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