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缘定今生 似水流年  第050章 容忍(六)

章节字数:2742  更新时间:09-11-07 00:4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破晓时分,荣连浩带着一支护行侍卫自京起程。

    穿山越岭,直奔边关。

    隆泰王朝的边关城,静静屹立在与契丹的交界线上,岁月的浮沉,历史的改变,即将发生在那里。

    当荣连浩踏上远赴边关的道路,从他跨上铁骑的那一刻起,这煌煌王朝的史书上,定会深深记下这段历史。

    人们亦会永远记得,这个流芳百事的传奇,这段为你凝眉的故事。

    *******

    正午刚过,镇北一个人骑着快马,一路奔驰,不远的前方,京城城门在望。

    他奉楚罹之命,亲自前往边关调查军情,将每个将领,乃至契丹大军方面的动静都摸的一清二楚。

    契丹皇族,本是在前朝内乱时期,帮助过楚罹父子登上皇位的人,可事过境迁,荣王爷一意孤行,过河拆桥,才导致两国决裂,战火连连。

    没有人有办法去阻拦,皇上也没有。

    因为当时的皇上年岁尚幼,还只是荣王爷手中的一颗棋子。

    咚……咚……

    他已听到皇宫中传来的鸣钟之声,想来这一声钟声响过,楚罹便要午歇。

    可他知道,楚罹根本无心歇息。

    宫门大开,镇北快马入内,无人阻挡。

    谁都知道,这是皇上的贴身侍卫,万岁正在等他回来。

    大殿外,偶有三三两两的官员悄声走动,这些下了早朝还留在宫中的官员们,在某种意义上,只能证明他们不是荣王爷的党羽,因皇上还能有事与之相商,他们在朝中重要与否,似乎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的心,向着皇上,他们心中对荣王爷的排斥,甚至和皇上一样多。

    不必顾及,这些只能办些小事的卑微臣子,在很多时候,都只是趋炎附势,见风使舵,他们根本不明白,什么是一臣不侍二主,根本不会懂,什么是至死不改的忠心。

    这样的局面,到底是因为皇上的无能,还是因为荣连浩太过出色?

    笼络人心,谁又比得上荣王府的人?

    无论是老奸巨滑的荣泰,青出一蓝胜于蓝的荣连浩,还是那风华绝代的荣王妃,都是笼络人心的高手。

    没有人不服气。

    镇北经此次远行而归,心中更加明白,荣家,注定是皇室的死敌。

    荣连浩与楚罹,就犹如那三国之时的诸葛孔明与周公瑾。

    既生渝,何生亮?

    这让镇北心里非常不是滋味。

    他这一辈子,打小就跟随在楚罹身旁,他的主子是个什么样的人,没有人比他更加清楚。

    楚罹的性情,根本无法与荣连浩相比,荣连浩心狠手辣,可楚罹,却在很多时候都会心慈手软。

    过了大殿,进入内宫,越往里走,越感觉到自己心中的忐忑不安,见到熟悉的一草一木,都透着压抑的怒气,自荣连浩被选定为边关主帅的那一天起,京城的上空,就再没见过晴朗,总是布满乌云。

    一名侍卫等待在书房前面,迎着行色匆匆,正往前走着的镇北:“统领总算回来了,万岁等得急,统领快这边请。”

    他指的,是另一面的小花园。

    镇北应了一声,转身换了方向。

    小花园是楚罹幼时经常玩耍的地方,在那等他,也没什么不寻常。

    他在花园门口停下,入目是满园的凋落,微微一怔,才定了定心神,跨入那毫无生气的院落。

    园子里堆积着薄雪,清冷异常。

    隔着一旁独自开放的梅林看去,楚罹独自一人,正坐在梅花树下,怅然饮酒,

    这寂寥的身影,是这大好河山的主人,是这天下万民共同景仰的神。

    多么讽刺的一种场面啊……

    镇北不敢延迟,连忙走过去站定,俯首道:“万岁,奴才办完事回来了。”

    楚罹从他一入京就得了消息,转身看他一眼,抿唇一笑:“回来就好,先不讲公事,过来陪朕坐坐。”

    镇北一怔,没敢上前,但见楚罹神色丝毫不似玩笑,正期待似的望着他,他也只好一咬牙,硬着头皮,坐到万岁爷的对面。

    楚罹看着他坐了下来,脸色稍稍好转,唇角挂着笑意,可这笑却又不达眼底,让人看不真切。

    镇北为楚罹斟了酒,也为自己倒上一杯:

    “皇上,您似乎心情不好,今日奴才就斗胆一回,陪皇上您喝上一杯。”

    “一杯哪够?”

    楚罹笑着摇头:“怎么也要像咱们小时候那样,不醉不归。”

    几名宫女送上整坛的美酒和几道小菜,放在两人中间。

    镇北先敬了楚罹一杯,热辣辣的酒液入喉,胃先热了起来,随之,心也就热了。

    楚罹似乎想到了什么,饮下一口酒:“这几日,朕得空便来这里坐坐。这里的花草全败了,朕本来想,等明年开春,便将这里好好整顿一番,到了夏天,也能再次从这里见到百花齐放的场面,可是想来想去,总觉得不好,你说是吗?”

    镇北放下酒杯,坐直身体,小心翼翼的回答:“树枯了,可以重栽,花败了,可以重开,但过去的事,却永远不能再重来。”

    楚罹英挺的眉毛动了动,似乎想皱眉头,但立刻又放平了:“是啊,这个道理朕又何尝不明白?可是有多少次,朕在回忆起曾经的时候,居然希望一切可以重新来过。”

    他的话语里,竟隐隐透出缅怀的伤感。

    镇北没想到楚罹会忽然说出如此透露心声的话,既惊讶又跟着感伤,不知该如何应对。

    楚罹在他眼中,是圣明的贤主,虽然没能完全掌控大权,但毕竟是皇帝,是坐在龙椅上的万圣之躯。

    镇北低着头将自己的酒杯再次填满,微微沉吟,抬手一饮而尽。

    “其实我心里喜欢表姐。”

    楚罹忽道:“但我又忍不住的恨她。”

    镇北点头道:“奴才知道,皇上和瑶贵妃从小一起长大,情分自然不一样。”

    “可和她一起长大的人,还有荣连浩。”

    “贵妃娘娘到底是皇上的人,再说娘娘绝顶聪明,办事自有尺度,心终究是向着皇上您的。”

    “你用不着安慰我。”

    楚罹看他一眼,竟是微微一笑:“朕和表姐这么多年,还不明白她的心吗?她不害朕,并不是因为对朕有情,而是因为朕是她的亲人,仅此而已!”

    镇北一听这话,彻底愣了,正不知如何应答,楚罹已经笑着换了话题:

    “罢了,不说这个,朕让你去边关刺探军情,你可有收获?那主帅到底是真病假病?”

    镇北道:“是真病,据说病的严重,连床都起不了,现在代任主帅的是齐任远齐将军。”

    楚罹想了想,道:“齐任远是礼亲王的门生,如今礼亲王与荣王府做了姻亲,虽然表面上关系很好,这里面多多少少会有做给别人看的成分,而且依朕看来,光凭着礼亲王那点势力,齐任远未必会死心塌地的为荣连浩效力。”

    镇北点头赞同。

    楚罹今日似乎没有什么耐心谈政事,说了几句,就不愿再提。

    从椅上站起来,道:“你看这梅林,可还有当初的样子吗?”

    镇北随他站起,仔细向周围打量一番。

    都道是六么水调家家唱,白雪梅花处处吹。可眼前这梅林,却在寂寞中凋落了大半,只余星星点点的零碎红色开于枝头,让人越发觉得荒凉。

    寒风无声地吹来。

    楚罹却没有离开的意思,转过头和镇北一起看着梅林,许久,忽然开口:“小时候师傅就说,连浩聪明过人,长大了肯定有出息,没想到这话应的这么快。”话语中夹杂着说不出的苦涩。

    镇北暗自心惊,皇上和荣连浩亦敌亦友,有时真让人难以琢磨。

    偷偷瞄一眼他的侧脸,阴晴难测,隐藏着一种风雨欲来的宁静。

    也许是因为敌手的手段太过高明,楚罹在逆境之中不得不被逼着成长,镇北觉得,这几年的皇上,也在不知不觉中变了。

    时常给他一种无形的压力和陌生感。

    “荣连浩的事暂且搁置,朕到要看看,他还能玩出些什么花样。”

    镇北犹豫片刻,试探着问:“那皇上,这段时间,我们还需要做什么吗?”

    (PS:第一卷结束,各位亲爱的,有票的投票,有橄榄枝的投橄榄枝,我全都想要~~~~~~~

    )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