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那一瞬间的心动

章节字数:4095  更新时间:10-03-09 10:1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姚远是幸运的,那一刀并没有伤到他的内脏,因此他只在医院住了七天,等伤口拆线之后便出院了,他遵守当日的承诺,没有起诉胡林,胡林也不敢追究苏慕的恶意报复,除了留在腹部的那道伤疤,一切似乎都没有改变。

     在家静养的日子有些无聊,好在姐姐一直陪在身边,张晨他们这些家在本市的兄弟也时常来探望他,苏慕更是几乎天天都来报道,有一次还把女友杨维妤一起带了过来,年轻人在一起说说笑笑,日子倒也并不难熬。

     春节就要到了,S城充满现代气息的高楼大厦在大红宫灯的点缀之下平添了几分古典美,姚家姐弟不大打算回家乡过年,毕竟那里已经没有他们的安身之所了,更何况,姚远的伤也没有痊愈。但过年总要有个过年的样子,姚芊到市场上买了一堆涂料,打算亲自将店铺粉刷一遍,新年就要有新气象啊!姚远好几次下楼想要帮忙,都被她赶回去休息,幸好后来苏慕来了,这个从小养尊处优的大少爷居然对刷墙这种平民的事情产生了莫大的兴趣,一整天都没有放下手上的刷子,丝毫不在乎自己身上的那套名牌就这样废了。

     姚远时常会从楼上下来监工,顺便调侃一下看上去有些笨拙的苏少爷,时间在吵吵闹闹中流逝,等天黑的时候,两人终于将店铺粉刷一新。

     从来没有干过这种体力活的苏少爷,疲惫的爬上二楼,准备到浴室梳洗一番,然后躺在姚远的床上好好睡一觉,他已经没有力气回家了!路过厨房的时候,透过半掩的门看到里面忙碌的身影,他微微一笑,双脚不受控制的走了过去。

     姚远的身上穿了一个花布长围裙,从背影看去,像极了一个家庭主妇,苏慕斜倚在门口,看他熟练的处理各种食材,突然就想看看那张与围裙极不协调的纯男性面孔。

     姚远正经一条抹好材料的鱼放在笼屉上清蒸,听到动静,立即回头,在看到眼前的人时,微微一怔,那个始终干净清爽的大少爷,此刻被染了一身五颜六色的涂料,就连头发和脸都没能幸免,如此狼狈的模样却偏偏保持着一贯优雅的表情,怎么看怎么别扭,他终于忍不住大笑起来,直到牵动了腹部的伤口才不得不停下。

     “疼死你活该!”苏慕这样说着,却走到他的身边,担忧的看着他。

     姚远的痛慢慢缓和下来,抬起头,恰好望进苏慕的眼中,为他的担忧默默的感动了一把,说出的话却是毫不留情:“苏少爷是为了谁心甘情愿沦落为装修工啊?”

     “姚大侠又是为了谁敛去光芒洗手作羹汤啊?”苏慕的反击既快又狠,“我记得姚芊很讨厌吃鱼,而伤口未愈的人似乎也不能吃的,倒是本少爷非常喜欢这清蒸的味道!”

     “说的没错!”姚远边娴熟的处理手上的鸡肉边说,“可是冰箱里有存货,时间长了不怎么新鲜了,丢了怪可惜的,只好麻烦少爷你做一次垃圾桶了!”

     “算你狠,但愿我不会被你的鱼害死!”

     “别贫了,赶紧去洗澡,脏死了!”姚远一脚踹向身边的人。

     “哎呦,姚大侠,你可是伤患啊,小心别扯了伤口!”

     苏慕心情舒爽的出门,自顾自的到姚远的房间,轻车熟路的找到浴袍和未开封的内裤,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姚远开始为他准备这些东西,他第一次发现的时候还还小小的得意了一把。

     走进浴室,哼着流行歌曲接受温水洗礼的苏慕不由自主的想起那天的事情。那日,他从浴室出来,得意的凑到正在看书的姚远身边,戏谑的盯着他看,那人终于无法忍受的他的目光,放下书说:“不用太感激我!我只是不习惯身边躺着一个不穿内裤的人!”

     “你误会了,我没打算感激你,只是觉得有点小罢了,下次换大一号的吧!我说,姚大侠不会是穿这个尺码吧!”调笑的话就这么出口,目光若有似无的扫过他下身的某个关键部位。

     “当然不会,这是为你准备的,我的要大两个码!”

     苏慕发誓那一刻,他看到了姚远唇边的奸笑,事关男人的尊严,不可不争,他扑过去扯姚远的浴袍,姚远当然不能让他如愿,两个人扭打在一起,直到惹来姚芊的狮子吼才作罢!

     苏慕关掉了喷头,唇边始终挂着一抹笑,他至今没能知道那家伙的尺码,还真有些遗憾呢!

     等苏慕从浴室出来的时候,姚芊将饭菜摆上桌子,很简单的家常菜,只是那鲜艳的色泽轻易地勾起了苏慕的食欲。

     “没想到姚远还有这一手!”以前来这里都是吃店里厨师做的菜,今天是他第一次看到姚远下厨。

     “生活逼得啊!”姚芊说这话的时候没有一丝的悲伤,今天的她已经可以云淡风轻的谈论那段艰苦的岁月了。

     “姚远就要毕业了,你们有什么打算吗?”从承诺姚远不再拉拢他进苏氏开始,这个问题就一直在苏慕的脑中盘旋。

     姚远恰好在这时端着一盘糖醋排骨出来,听到他的问话,径自回答:“我们结束这个饭馆,回家乡重新开始!”

     说这话的时候,他始终没有去看苏慕的脸,对于自己此刻的心虚,他有些莫名其妙。

     “是吗?”苏慕的声音淡淡的,听不出任何的情绪,也似乎并不感到意外,“谁都会眷恋自己的家乡,更何况G市的繁荣在国内也是出了名的,我相信你们在哪里都会成功!”

     对于他的回答,姚远有些意外,他抬起头看他的脸,温和的笑容,优雅的表情,充满信任的的黑亮双眸,找不到任何伪装的痕迹,姚远的心中划过浓浓的失落,不由自主的掏出一支烟含在唇边,下一秒,却被身边的人夺走。

     “既然是伤患,就该懂得自觉!”苏慕把烟扔进垃圾桶。

     姚远无奈的摇摇头,拿起筷子开始吃饭,只是却始终有些心不在焉,目光总是不自觉的看向身边的人,试图从他完美的表现中找到一丝破绽,但终究没有如愿,莫名其妙的就开始烦躁起来,他不明白自己究竟在气什么,又在期待着什么。

     “我吃饱了,先去洗澡!”

     他终于丢下饭碗,躲进了浴室,打开淋浴的喷头脱掉外套时,才意识到腹部的伤口根本不能接触水,正在犹豫的时候,听到了敲门声。

     “姚远,你不方便吧,我来帮你!”

     苏慕没等里面的人回答就推门走进浴室,顺手上了锁。对于他的擅作主张,姚远很是不满:“我让你进来了吗?”

     “怎么,害羞了?”苏慕用戏谑的目光打量着衣衫完整的姚远,“怕什么,我不是也让你看过一次吗?”

     “滚!”姚远恶狠狠的说,他知道自己是在迁怒,但苏慕那别有深意的目光让他心烦意乱,他关掉喷头,越过苏慕向门口走去,,他需要好好整理一下这莫名奇妙的情绪,面对这家伙,只能越想越乱。

     姚远伸手去拉门上的锁,却在同时听到身后水声大作,他下意识的回头去看,下一秒便被人抓住双肩,用力的压在门上,他有些发愣的看着苏慕不再优雅的脸,一时间忘了反应。

     “你究竟在气什么?”苏慕早已经注意到他的反常,只是碍于姚芊在场不好逼问,现在,他确信喷头洒水的声音足以压下他们之间可能会有的争执!

     姚远终于回神,想推开他,怎奈腹部的伤口让他根本用不上力气,只好放弃了无谓的挣扎:“苏慕,放开我!”

     “你先回答我刚才的问题!”苏慕隐约可以猜到答案,却执意想听他亲口说出。

     “苏慕,你搞错了,我没有生气!”姚远深吸一口气,努力压下那些乱七八糟的情绪,抬起头,平静的望着苏慕的眼睛回答。

     “姚远,你真的不擅长撒谎,骗不过我的!”苏慕毫不示弱的回视,两个人的目光纠缠在一起,谁都不肯服输,执意要让对方臣服。

     “对啊,你是撒谎的行家!”

     “别转移话题,姚远!”

     被看破心思的姚远撇撇嘴,不再开口,苏慕的双手依旧紧紧的按在他的肩上,没有丝毫的放松,姚远皱起了眉头,他不喜欢这种受制于人的感觉,一点都不喜欢,所以他迅速的弯起腿,用膝盖撞向苏慕的小腹,苏慕敏锐的察觉到他的动作,抬腿挡下他的进攻,正集中精力准备应付他下一轮的攻击时,却见他突然捂着腹部蹲了下去,苏慕心中一紧,立即蹲在他的身边,托起他的脸,担心的问:“很疼吗?”

     姚远等的就是这个机会,他的拳头挥向苏慕的胸前,苏慕一时不防,摔倒在地上,姚远趁机扑了过去,狠狠的将他压在地板上,这一次,是真的牵动了伤口,他微微喘息着。

     苏慕抬头看着压在自己身上的人,刚刚那一连串的动作弄乱那头倔强的黑发,使他整个人看上去少了几分凌厉,被扯掉一颗纽扣的衬衫无奈的敞开着,暴露出主人小麦色的肌肤,弥漫在浴室中水蒸气将他的脸熏染成红色,再加上因刚刚的打斗而略显粗重的喘息声,这样的姚远,让苏慕眼中原本的怒气渐渐的被另一种情绪所替代,他不由自主的伸手抱住他,感觉到他的身体微微一僵。

     “苏慕……”姚远诧异的喊他的名字。

     “不要走,姚远!”今晚一直在刻意隐藏的情绪终于喷薄而出,虽然明知道自己留不住他,挽留的话还是说出了口。

     “苏慕!”姚远的身体又是一僵,那一刻,他所有的郁闷与失落烟消云散,他清楚的意识自己一直在期待的不过是苏慕的挽留,是啊,好朋友要走了,居然没有一点表示,太伤人自尊了,他伸出双臂回抱着他:“我以为你对此无动于衷呢,混小子!”

     苏慕微微一笑,果然是因为这个原因,自尊心受伤害了吧!

     “怎么会无动于衷呢,我是刚刚才决定要交你这个朋友的,你居然在这个时候告诉我你要走,早知道这样,我就不要你这兄弟了!”

     “我又不是马上要走,再说,G市那么近,苏少爷不会吝啬那点机票钱吧!”姚远用力的拍拍苏慕的肩膀,后者终于无法负荷,推开他站了起来!

     “你要去调查当年你父亲自杀的事情?”

     “果然瞒不过你,但是苏慕,我警告你……”

     “我保证,如果你不开口,绝不在暗中助你!”苏慕赶紧举手承诺。

     “好兄弟,果然了解我!”姚远揽过他的肩膀大笑。

     那一天晚上,苏慕依旧跟姚远挤在那张狭小的单人床上,只是却无法像往日那样迅速的入眠,只要一闭上眼睛,脑中翻来覆去的都是浴室中的那一幕,零落的黑发,裸露在外的锁骨,微红的脸颊,低低的喘息,以及那一刻自己明显加速的心跳。他终于认命的坐起身来,借助月光打量着身边的人,即使在熟睡中,那依旧是张坚毅的脸,只有那淡色的唇勉强能称得上柔软,这样的一个人,怎么可能让阅没人无数的他心慌意乱呢,但他无法否认自己那一刻的心情,他对他有感觉!那个时候如果不是姚远喊他的名字,那么他定会吻他。

     对这样的情况,苏慕倒也并不慌张,哥哥离家之后,他翻阅过不少有关同性恋的书籍,他知道在某种特定的条件下,人们会突然发现对身边的某个同性有感觉,这并不意味着你是同性恋,很可能是因为相处时间过长造成的一种错觉,自己对姚远,应该就是这样的吧!

     他从床头的柜子上找到烟,点燃,转头看着窗外,心思却始终在旁边这人身上,他曾经无数次的告诉过自己,苏慕的生命中没有意外,但遇到姚远之后,他却一再放弃自己的坚持,但是这一次,他不能再妥协了。苏慕的目光渐渐变得冷漠,他本不该有任何感情的,现在是时候回到原来的轨道上了。

     “姚远,你真的该走了!”

    天快亮的时候,苏慕对着身边的人轻轻地说。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