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浮巴黎  第十七章 你和我(2)

章节字数:2827  更新时间:10-05-01 09:0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安澜自觉这半辈子过下来,撇开顺风顺水这一说,到底还是清白颜面的。可是就在今日,大庭广众之下,众目睽睽之中,她连最后仅存的颜面也再不清白了——

    和一个男人一齐摔倒在葡萄盆里,还是被人这般压着,一身的葡萄汁浸染着她的衣衫犹如她的脸色一般,红了,黑了,紫了,仿佛是醋儿,酱油一泼沁在了一起,颜色委实生动。

    好吧,是她自作孽不可活,若非是她拉了一把,也不会害得两人一齐栽倒。可这样难道她就不生陆烬衍的气了吗?当然是不可能的!

    “安澜……”

    ……

    安澜自从换好衣服就把自己一个人关在客房里,偏是不理门外陆烬衍的敲门声,任着他站在门外一遍一遍叫,也故作不闻。她早说,她便是这样一个小气的女子,惹着了她,合该是要付出一些代价的。

    “你再不开门,我可就走了喽。”陆烬衍站在门外,身上的衣服也换了过来,耐着性子哄着安澜。可是奈何这次她似乎是铁了心不理他,半天也不开门,好脾气如他,也禁不住有些烦心。

    “哼,你要走就走,谁拦着你了。若非你管着,我今天也不至于会在这么多人面前出那么的大的丑!”

    安澜嘴里嘀咕着,耳朵还是忍不住竖了起来,听着门外的动静——原先的敲门声换成了有节奏地鞋踩踏地板的声音,然后空气里只剩下一片的静悄悄和她的呼吸声。安澜咬着唇,心中半是犹疑着,半是恼怒,可恨陆烬衍不肯再求一求她,竟然真的抛下她一个人在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

    “可恶!陆烬衍,你以后别指望我再原谅你!”安澜怒,起身就要出房。

    她本是为了气陆烬衍才把自己闷在房中的,这厢他走了,她自然也没有留下的必要。安澜打开门,外面果然是空空如也,那个人真的已经走了。一跺脚,仿佛是脚下踩得是陆烬衍那张带着笑的脸,安澜一步步走得异常用力,一身的气都洒在了可怜的地板上,依着不甚良好的方向感和直觉,东走西绕,到底还是回到了派对上。

    一杯酒毫无预兆的递到了眼前,好不眼熟,安澜一抬眼就看到了那张刚被她在脑海里践踏了千遍的笑脸。陆烬衍就这样站在那里,仿佛是料到她的到来一般,手中递过的酒杯一直悬在半空,不曾收回。

    “喝杯酒暖暖身子吧。”

    平淡的言语,既不是甜言,也不是谦语,一改往日的宠溺。这一刻,安澜才发现了一路走来所感觉的奇怪之处——陆烬衍似乎变了,尤其是对她的态度。

    默默接过酒杯,轻轻抿了一口,不是方才的黑品诺,安澜忽然有些不是滋味,又有些五味掺杂。从什么时候开始,她竟然已经如此理所当然的接受着她的宠溺,如今却为他的冷淡而恍然若失,一刻不想再待下去。

    “陆烬衍,我想回去了。”

    “派对还没结束,还是再等等吧。”

    安澜偏首,一口饮尽杯中的红酒,再看向陆烬衍的眼中也只剩下冷淡了。“我说我要走,而与你无关。”

    放下酒杯,安澜径直就往外走。

    “安澜,不要任性。”

    陆烬衍抓住安澜的手,手中的力道不轻不重,既伤不了她,也不放她走。安澜性子倔强,一向是吃软不吃硬的主,哪里能忍得了,反手就要睁开,可又怎么会是他的对手呢。只能怒眼瞪过去,硬声道:“放手!”

    “不放。”

    两人就这样大眼瞪小眼的僵持着,谁也不肯让步,分明是箭弩拔张的气氛落在外人眼里,却是像极了情侣间的打情骂俏。当然这外人仅限于听不懂中文的外国人,而不巧的是,这个酒庄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是地道的法国人。

    “Hi,Léon。”

    一道甜美的女声毫无预警地插入两人之间,两人同时回头,入目的正好也是一双男女,男的俊,女的美,恰是相映成辉。

    “hi,Clara,Jeff,好久不见。”

    陆烬衍松开手,笑着与二人打招呼。

    “是啊,自从去年万圣节之后,你就没再过来了。我们都非常想念你,当然最想念的是Clara。”依着他们彼此寒暄的气氛,安澜猜他们该是熟识,尤其是那个金发女孩看着陆烬衍毫不掩饰的目光,热情大胆的邀舞,还有对她刻意的忽视。

    “Leon,这位是?”Jeff问的是陆烬衍,可是眼神却是扫向安澜的,他想他是不会错看两人交握在一起的手,显然关系匪浅。

    “不好意思,我都忘了介绍了。这位是安澜小姐。”礼貌的用语,却仿佛一下子拉开了他与她的距离,陆烬衍继续对安澜介绍道:“安澜,这两位就是酒庄的主人,Jeff。和Clara。”

    “你们好!”安澜笑着点头致意,端庄美好的笑容一如那天她在陆家生日派对上的表现,让人挑不出一点错处,可她的心思却是极为冷淡的。眼前的这两人是陆烬衍的朋友,与她却是毫无干系,热情多了反倒易招人讨厌,尤其是对面那位一直对陆烬衍虎视眈眈的Clara小姐。但凭心而论,他们俩人站在确实是一对金童玉女的组合,甚为般配,谁又能说过错字呢。

    “美丽的小姐,能和我跳一支舞吗?”

    安澜回过头,Jeff站到她身前,微微欠了欠身,伸出右手,做了一个相当标准的邀舞姿势。

    而安澜也找不到理由拒绝,因为有另一位美丽的小姐对他的男伴发出邀舞的信号。看着陆烬衍自然传来的眼神,还有他微微扬起的嘴角,安澜毫不犹豫地将手放到了另一个男人手里。

    以安澜的成长经历,显然是难不倒她的,作为曾经的公主,她一向是舞池的焦点,舞技自然是毫不逊色的。而显然她的舞伴亦是相当的出色,顺着音乐的节拍,他俩的配合可谓是天衣无缝。

    “你曾经学过芭蕾舞吧?”由于动作的缘故,Jeff几乎是贴着安澜的耳边问的。

    安澜敏感地察觉的一丝异样的目光,顺着舞步绕了一圈,与他拉开了距离,但是她的脸上仍旧是那完美的微笑。

    “没错,我年少时确实学过一段时间的芭蕾,可惜我性子懒惰,吃不得苦,早早就放弃了。只不知你是怎么猜到的?”

    安澜十三岁的时候确实学过两个月的芭蕾,只是为了讨老爷子的欢心,费尽心机的学了一段胡桃夹子,博得老爷子龙心大悦才得了一次出国的机会。现在再回想起来,安澜都禁不住想要笑出声来。

    那时候的自己可真傻啊。

    “不是我猜到的,是你的腰告诉我的。”Jeff抿唇一笑,扣在安澜腰上的手一打开,安澜顺势一个旋转转了出去,却是被另一只手一使劲,扣在了他的怀中。

    安澜一抬头,就看到了那银丝镜架下晃过的一片的幽蓝。

    “怎么样,玩得开心吗?”

    “当然,Jeff是一个很好的舞伴,我们很合拍。你做什么来打扰我们?”安澜毫不示弱地回应着陆烬衍阴阳怪气的声调。再回头,她的帅哥,他的美女正好组成了一对,可惜美女偷来的目光太碜人,生生吓得安澜不敢多做留恋。

    “是吗,看来是我打扰你们了。要不要我再把你送回到他怀里去?”

    多温柔的笑,多体贴的话,可是折射在镜框上的眼神却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那是陆烬衍对怒火的压抑已经快到达极限了。如果安澜识相一些,可能她的下场会再好一些。

    可惜安澜打小就是一爱老虎嘴上拔毛的主,又是个倔性子,自然是不服输的。

    “好啊,我也不介意让那位美丽的Clara小姐再次回到你的怀里。”明明是甚为挑衅的话,可是从安澜嘴里冒出来,似乎一下子就又变味了,无端多了几分酸气。

    陆烬衍低低叹了一口气,模样似无奈,又似开怀,“傻丫头,你这是吃醋了呢。”

    ————————————————————————————————————————————————————————————————————————————————封推中,偶会坚持日更3000的,希望大家多多支持,不要吝惜你们手中的票票哦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