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章 新娘变新郎(9)

章节字数:2976  更新时间:14-10-21 17:4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怪不得阮竹卿能够轻而易举地说出请广仁帝赐婚的话来呢,如果左右摆脱不了跟男人过下半辈子的命运,薛冉的确是阮竹卿的首选。

    首先,薛冉年轻且痴情,对他阮竹卿的的确确是一片真心,阮竹卿对薛冉也不能说是毫无情意,这在男女之间的婚姻上都是比较难得的,要不然也不会有‘易得无价宝,难得有情郎’这样的俗谚了。

    其次,薛冉的身份是亲王,就算没有什么实权,也比东郡王这个郡王的王位高上几个台阶,薛冉结交的人中皇亲国戚也占了绝大多数,真心力挺他的也有不少,太子兄弟且不用说,北郡王那一大家子也是真到用时都能帮得上忙的。东郡王要想硬抢阮竹卿,也得掂量掂量阮竹卿的分量,够不够让他跟薛冉撕破脸皮的。

    第三,让阮竹卿下嫁薛冉,必须是广仁帝下圣旨,这婚事才能名正言顺,这婚事是广仁帝一心想要维护的,就是他要下圣旨也要做好多预先的准备,让这门婚事不但名正言顺,还要堵住天下悠悠众口,别让人说他广仁帝胡作非为。

    事实上,广仁帝把阮竹卿扔进天牢的目的,就是打算让薛冉演一出痴情种子救情郎的好戏,引导民间的舆论,把这门婚事打造成天下少有的有情人终成眷属的典范。这样一来,再荒唐的婚事也会变得世人称颂,他广仁帝的形象也会变成有情有义成全有情人的月老。

    薛埴和薛墨今晚出现在薛冉的家中,就是来找他串供的,不把前期的戏做足了,这门婚事是成不了的。

    这也是薛墨让福伯通知阮家与阮竹卿断绝关系的用意所在,反正都是要嫁给男人的,阮竹卿在这个当口与阮家断绝了关系,以后阮家来个痛心疾首的表态,表示再也不承认这个嫁与男人的儿子,就可以堵住东郡王的嘴,让他以后不好找阮家发邪火儿。

    听完了广仁帝的打算,所有人都在心里骂了一声无耻,这就是典型的又想当婊子又要立牌坊,他广仁帝逼着永安王这一脉断子绝孙,偏偏要装出一副这是薛冉自己选择的驾驶来,坏事做绝了还一点儿骂名都不想背。

    可形势逼人强,就算是阮竹卿自己在这儿,他都得认命乖乖同意与薛冉的婚事,薛冉虽然有些于心不忍,那也总比让阮竹卿将来去伺候东郡王那个土埋半截子的老头子强,跟着他薛冉总算是还能有谋图后计的机会。

    薛冉已经在心中暗下决定,绝对不会强求阮竹卿做什么他不愿意的事情,事实上从薛冉认识阮竹卿到现在他也真的从来就没有强求阮竹卿做过什么他不愿意做的事情,这一点薛冉自己可能没有意识到,但阮竹卿对此是心知肚明的。

    几个人商定了解决问题的方法,直到半夜方才散去,接下来的日子就是考验薛冉演技的时候到了。

    *****

    阮竹卿被以伪造反信陷害永安王的罪名扔进天牢了,但明眼人都知道这就是广仁帝玩儿的一个小把戏。

    君不见永安王因勾结反贼的罪名蹲在天牢里俩月的功夫,广仁帝却从来没有安排过任何的官员审理这个案件,到最后永安王平安无事地踏出了牢房,却将三个与他有婚约的家族折腾得家亡人散元气大伤?

    同理可证,阮竹卿被扔进天牢后一样无人问津,根本就没安排任何官员审理案件,也就是说这广仁帝不知道暗地里憋着什么坏,也不知道究竟是谁家这么倒霉要在阮竹卿这子虚乌有的案子里被炮灰呢。

    于是乎,当薛冉卖力表演的时候,不知有多少人暗自端出了茶水点心,坐下来围观好戏,只要炮灰的倒霉名额不落在自己家的头上,看戏什么的,可一向是京城老少爷们儿最大的爱好。

    阮竹卿入狱第三天,薛冉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找出了一大堆的证据,在早朝上向广仁帝声情并茂地阐述了一番为阮竹卿脱罪的表白。

    什么伪造信件之人是魏庭仲啊,什么魏庭仲擅长揭画手艺啊,什么阮竹卿看魏庭仲乞讨可怜,收留他在自己宅院中做了帐房啊,什么魏庭仲究竟是如何获得自己亲笔字迹的过程啊,等等等等,甚至几次牵扯出了东郡世子木新航,种种证据都暗指他是魏庭仲背后的主使。

    木新航岂能坐以待毙,一番慷慨陈词把自己同魏庭仲的关系撇了个一干二净,但这过程中也默认了伪造信件的人是魏庭仲而不是阮竹卿,算是间接地帮助薛冉替阮竹卿做了无罪的证明。

    但是,无论这两个人在朝堂上折腾的多么热闹,广仁帝都无动于衷,对于阮竹卿获罪一事不置可否,只告诉薛冉回家去等消息,此事容后再议。薛冉不干了,在朝堂上长跪不起,还拼命磕头,闹得脑门儿上一片血红,可怜巴巴的。

    于是,广仁帝怒了,说薛冉你为了一个不相干的人这样的寻死觅活是闹哪样?不要说什么他阮竹卿是你家幕僚这样的鬼话,幕僚下属为主子舍生忘死是天经地义,可主子为了幕僚属下这样不顾体面却是大不应该,你到底是王爷的工作干腻歪了,还是刚出天牢不习惯,还想回去住两天?

    薛冉当堂大喊,我爱阮竹卿,此情此意至死不渝!!

    好吧,薛冉不可能这么直白,不过段落大意就是这个意思了。朝堂上一众看热闹的老少爷们此时才恍然大悟,敢情这永安王破罐子破摔了,反正也娶不上正常人家的闺女当媳妇,混个男媳妇也不错。还真别说,满京城划拉划拉,这皮相上能赶上阮竹卿的闺女还真是不多,有几家的确藏有绝色女的,惦记的都是皇宫里妃嫔的位置,打死也不会把闺女嫁给薛冉的。

    薛冉的真心表白一出,广仁帝龙颜大怒,勒令薛冉停职反省,然后拂袖而去。有心人又寻思了,这往常广仁帝责罚薛冉都是勒令他闭门思过几个月,停职反省跟闭门思过根本就不是一个意思好吗,看样子还有后招啊?

    果不其然,薛冉又弄了一个保释阮竹卿的奏折,领着六皇子薛墨两个人,将三品以上大员的家挨个走了个遍,一户一户地劝说人家跟他联合起来保释阮竹卿。

    有那想不明白的就问了,阮竹卿如今虽说罪名没定,还有保释的机会,可这些朝廷官员有一个算一个终生都是以揣测皇帝心意为职业的,朝堂上广仁帝的态度算是够清楚明白的了吧,这么明显的态度怎么会有人跟着薛冉凑热闹,搀和薛冉的这封联名奏折的呢?

    还别说,这联名奏折的的确确有人签名,而且是参与签名的人越来越多最后薛冉竟然林林总总拿到了近百人的签名,那上面的官员也不仅仅限于三品以上的官员,最后就连一些已经退休养老的老骨头都跟着凑上热闹了。

    最先签名的人其实心里很明白,薛冉之所以花这么大力气保阮竹卿,心里打的主意就是要跟阮竹卿成亲,这个面子他们当然要给,现在薛冉天煞孤星的名声这么响亮,好容易他想要自己找个媳妇了,谁还能拦着不成?就算这个媳妇是男的又能怎样?阮竹卿不下嫁薛冉,还能有人主动把闺女嫁给薛冉吗?不想自家闺女遭殃的,就乖乖在联名奏折上签字好了。

    非但如此,那些有闺女的官员们还表达了他们对薛冉最大的同情,并且对薛冉和阮竹卿之间的爱情表示了坚决的支持和积极的赞扬。总而言之一句话,让阮竹卿赶紧嫁给薛冉吧,别再让薛冉出来祸害别人家的闺女啦!!

    有了官员世家们的支持,阮竹卿和薛冉的爱情就变成坚贞不渝的典范了。也不知道哪儿来的一个说书人,专门为阮竹卿和薛冉编撰了一个说书的话本,把这两个人说成了曾经在天上相恋的一对神仙,因为感情不被天庭接受被贬下界,到了人间依然坚持自己的真心。

    这个故事曲曲折折婉转动人,最初只在一些茶馆儿里流行,后来被一些女书人学会,拿到了一些深宅大院儿里去说,感动的一票贵族妇女们梨花带雨痛哭流涕,更加让这两个人之间的感情获得了广大民众的认同。

    同是两个男人又怎样,这是上天给他们的试炼,只要他们能够坚守自己的感情,早晚有一天他们会回到天上,回到仙境,把他们的爱情永永远远地缠绵下去。

    这个话本也神奇地传进了皇宫,许多妃子在邀请皇上用膳的时候,都要抹一抹眼泪感慨一下,表示一下赞同,然后,太后娘娘默许了,皇后娘娘求情了,皇帝陛下也不得不释放了被关押的阮竹卿并下诏书将阮竹卿赐婚给薛冉,过完新年后择吉日完婚!!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